下拉阅读上一章

黄金足环

    白皙的小腿被他握在手里,像是一小段莲藕一般,更加的显得她的白皙纤瘦和他那小麦色修长的手指,感受着他的那冰冷的手游走在她的腿上,一种奇异的感觉慢慢的涌上心头——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待到那足环的扣啪的一声合上,一直低着头的商栉风轻皱着眉头的抬起头来,正好撞上她那惊慌失措的眸子。

  “没,没有。”

  安琪有些慌乱的缩回小腿,纤细的小手轻轻的覆上脚踝上那漂亮的足踝,刚刚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徘徊不去。

  “那个··这个脚踝应该要怎么样才能打开呢?我是说在我洗澡的时候。”

  安琪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他会误解她不喜欢这样礼物。老实说,虽然她看到这件礼物的第一眼就非常的喜欢,但是她却还是比较怀念那被折断的风筝,不过,他应该不喜欢她放风筝吧?

  淡淡的望了一眼那金色的足环,商栉风最终站起身子的走向落地窗户,随着那‘啪’的一声,一支雪茄慢慢的萦绕出一片淡淡的烟雾。伴随着他身上那遗留在原地的奢香味,慢慢的萦绕进她小巧的鼻子。

  “这只足环是死扣。”

  听了他的话,安琪有些不解的皱起眉头。

  死扣?那是什么意思?

  仿佛能够预想到她的心事一般,商栉风淡淡的吸了一口雪茄,难得有耐性的开口道,

  “死扣的意思就是,只要戴上了这辈子都摘不下来了。除非——把腿砍断。”

  望着他那高大精壮,周身散发着森凉气息的背影,安琪蓦地一震,一种冰冷彻骨的感觉一点一滴的涌上心头,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突然泼了一盆凉水一般,从内到外的寒冷起来。

  想要拿下来··除非把腿砍断?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主人戴上了项圈,用绳子牵在手里的小狗,只要主人不放手,它就一辈子都没有自由呢?而这种关系——安琪抬起迷茫的眼睛,却依旧面对着他霸气而威严的背影,

  为什么她怎么都感觉,不像是父女之间的关系呢?

  ——————————————————————————————————————

  夜晚,屋内那柔软的灯光被‘啪’的一声关上,随着一天的忙碌和心悸过去,床上的安琪也困困的打了个呵欠,昏昏沉沉的陷入睡梦。

  忙碌了一天,她真的好累好累了,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她所做的一切都已经顺利的通关了。脑海中忍不住充斥着他那双幽绿色的眸子,让她纤细的小手暗暗的攒紧柔软的被子——

  夜晚从来都不在这里过夜的他,还有别的住处吗?亦或者说,在他这次回来以后,会打算长住吗?无关于希不希望,只是他眼睛里的慑人实在太让人心悸,只要一看到他,她就会克制不住的手脚冰冷到发抖。

  随着那越来越沉的眼皮,朦胧中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窗前闪过一道蓝光,随着那道光芒渐渐的减弱,一个高大的背影慢慢的朝着她走来,逆着寂静而皎洁的月色,她却看不清他的脸——

 

黄金足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