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么近的距离

    将她眼底的黯然不动声色的收入眼底,淡漠的眸光蓦地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神色,商栉风慵懒的拿过桌上的酒杯,轻抿着薄唇的小斟起来。

  “对了,在你所学的这些课程中,我预计着让你学2科新的内容。”

  修长的手摇曳着酒杯,似在思考一般的淡淡的开口道。

  “医学护理和近身搏击。”

  乍一听到那两个学科,安琪微微的怔了一下,就连漂亮的大眼睛都有些诧异的忽闪了一下。他向来将她按照淑女的方向打造,只是为什么会突然想让她学习近身搏击这种近似于野蛮的行学科?而且··医学护理?她根本就不能够走出蔷园,更加不会受伤,学这个又是为了什么呢?

  仿佛看出她眼中的疑惑,商栉风慵懒的啪的一声燃起一根雪茄,随着冒起的那袅袅的烟雾,她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只要是我商家的人,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全才。前几年你学习的那些东西,只是最基础的而已。我相信这两门学科,你会有特别的收获。”

  “那··教我自由搏击的老师,也会是女人吗?”

  安琪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对哪位老师感到不满意吗?”

  忽略那再明白不过的意思,商栉风反而微蹙起眉头,那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的寒光让她蓦地周身一颤,随即慌乱的摇摇头,

  “没,没有。老师们对我很好,我就是随口问一下。”

  其实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除了墨以外,这些年他不仅不允许她走出蔷园,更不允许她接触任何男人。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整条生命线都任由着他捏在手中,只安安稳稳的呆在他为她建造的笼子里,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日复一日的只为成长身体。

  “安琪,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懂吗?”

  像是看出了她的游神,商栉风淡淡的开口道,那意有所指的话语让她紧了紧手心,随即缓缓的点点头。只是,如果他真的不想要她身边有男人的话,为什么偏偏把墨安排在她身边··

  “跟我过来一下,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说罢,便淡淡的撇了一眼腕上那名贵的手表上的时间,随即率先起身的向楼上走去。

  在黑亮的尖头皮鞋刚刚踏上楼梯之际,颀长的身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般的淡淡的转回身子,走在后面正兀自游神的安琪冷不丁埋头便撞了上去!

  正当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差点因为突如其来的惯性后退一步,一脚踏空的时候,一双拦腰而携的手却蓦地揽住她那纤细的腰肢,单薄的身影只在空中漂亮的打了个旋转,便被稳稳的抵到了墙边。

  咚咚——随着那突突跳动的心脏,那么近的距离,就连两人间的空气都变得紧缺起来。

 他的脸颊就在她的头顶,而她却并不敢却推开他,只僵硬的身子的闻着他身上那淡淡的麝香味,半抵着他胸膛的手简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我差点忘记了,你都还没有告诉我,身上的这件衣服,你喜不喜欢。”

  随着低沉磁性的犹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那修长的手指轻触上她那银色鱼鳞状的胸口,随即来到她的锁骨处轻轻的徘徊着。那动作不经意的似在把玩着一块美玉一般。

  

那么近的距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