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是你的风筝?

    正是这躲闪的举动和毫不掩饰的信任,却让墨微敛下眼睫,颀长的身影面无表情的站到商栉风的身旁。

  生平第一次,他并没有打算要保护她。

  “你刚刚在做什么?”

  商栉风淡淡的开口问道,戴着墨镜的面容没有丝毫的表情,却直直的看向那才到他胸口的安琪。

  身旁一下子没有了可以依靠和躲藏的靠山,单薄的身影就那样生生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下,单凭感觉,她就可以想象到那副墨镜下如刀的眼神,正是那冰冷而威严的神色,竟让她哽了哽喉的,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扣着喉咙般的说不出话来。

  “安琪小姐··”

  眼见着对面的人呆呆的站着,墨微微的皱起眉头,却眼见着身前的人弯下他那高贵的身子,将垂落在脚边的纸鸢捡起来,细细密密的看了一番后,随即递到她的身前,

  “这是你的?”

  听了他的话,仿佛刚刚回过神来的安琪慌不迭的点着头,在纤细如青葱般的手指还没等接过近在身前的纸鸢,便蓦地瞪大眼睛,那伸出的手就那样呆立着的擎在半空中——

  那么完美的犹如演奏家一般的手指,竟单手将手中的纸鸢的支架卡擦一声的折断,那坚硬的竹子在他手中悲惨的变成一截一截的,就连那原本被做成一个鸟的形状的布料都会毫不留情的扯碎掉。

  竹质的声音如同藤条一般重重的抽在她的心上,望着那被扔在地上,早已面目全非的看不出任何样子的纸鸢,安琪吓得一屁股的跌坐在地上,纤细的身子像是怕冷一般的轻轻颤抖起来。

  “少爷,对不起。这个纸鸢是——”

  望着那瘫坐在地上的安琪,墨紧皱着眉头的上前一步,恭敬而急切的屈身说道,

  “我有问你话吗?”

  那低沉的没有丝毫波澜的声音让他蓦地一僵,随即恭敬的没有再说下去。身前的人那戴着墨镜的脸却始终直直的看向地上的安琪。

  “站起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商栉风冷声的命令道,随即淡漠的反剪起手来,表情冷的像高高在上的君王,不容许有任何人的反驳。

  听了他的话,安琪紧紧的叩着下唇,拼命的控制住眼中那已氤氲起一团的水雾,从地上爬起身来。只是那威严的面容却不敢让她在与他对视。

  “把我走时制定的家规背一遍!”

  那平淡的声音犹如吃饭聊天一般,却让她纤细的指甲紧紧的抠进手心里,拼命的遏制住身体的颤抖,小声的低喃起来。

  “大声一点,我听不到。”

  平板的声音依旧没有丝毫的波澜,但是那重复了一便的语调却暗示着他的忍耐已有些达到不耐。

  

这是你的风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