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指桑骂槐

    “吃啊……你吃啊……”

  小嫚将满满一大盘子新鲜的鸡肉,火鸡肉,还有牛肉掺杂在一起的食物,放到萨摩犬的嘴边,但是那条贵气十足的漂亮萨摩犬却瞧都不瞧一眼,肉乎乎的头,趴在锐利的爪子上闭目休息,根本不理睬她。

  小嫚都快急哭了,不由的在心里低咒,真是主人啥德行,狗也啥德行!

  因为这条狗的挑食,她医院商店来回不停奔波穿梭,无奈的将狗食换成人食,一趟又一趟的都快累瘫了。

  盘子里香喷喷的食物一道比一道鲜美,但是这条萨摩犬却动都不动一下,简直快把她给气炸了。她甚至想掰开这条狗的嘴巴强行塞进去,但是碍于阴晴不定的顾昭儿在眼前,又害怕萨摩犬尖利的牙齿咬她,她不敢……

  又一次将一块牛肉送到萨摩犬的嘴边,可能酣睡中的萨摩犬也被她弄烦了。

  它突然睁眼,张开血盆大口就狠狠的咬了小嫚纤白的小手一下,一股刺痛蔓延至她的全身,鲜红的血通过指甲大小的伤口顺势淌了下来,小嫚痛的惨叫一声,手里捏着的牛肉也滑落在地……

  “其实狗也认主人的呢!我的宝贝只让我一个人喂,其他人给它的食物,它不会动分毫!难道你不知道吗,人分贵贱,聪明的宠物也能清晰的辨别,对于不足挂齿的低贱阶层的人的喂养,它根本就不屑一顾!所以说,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不要肖想……”

  一直冷冷看笑话的顾昭儿,嗤笑的开了尊口,摆明了在指桑骂槐,将小嫚说的脸一阵青白交加。

  “那,樊少奶奶,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先下去了!”忍着屈辱,小嫚垂眸,强迫自己冷静。

  该死的贱狗,咬的还真疼,看来得注射狂犬疫苗了,总有一天,她卢小嫚会将这仇给报回来!

  “嗯……”床上的顾昭儿闭眸,看都不看她。

  当病房的门关上,顾昭儿突然从床上起身,用胳膊肘撑住自己薄弱的身体下地,她缓缓的从床头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瓶神秘的香水,当萨摩犬闻到这股淡淡的香水味的时候,立即从酣睡中醒了过来,情绪也明显开始变得异常兴奋……

  顾昭儿将几滴香水滴到那一盘鲜美的肉食上,然后搅拌了一下,放到摇尾乞怜的萨摩犬的嘴巴前,萨摩犬似乎突然变得很饥饿,立即扒着盘子,兴奋的狼吞虎咽起来……

  “我的乖宝贝儿,好好吃吧,再长大长壮一点……我养了你这么久,再过几天,就是你为我出力的时候了……呵……”

  她柔柔的抚摸萨摩犬洁白如雪的毛毛,脸上的笑容,那么美,美如雾霭,可又那么阴冷……

  *

  欧佛莱学院,音乐系,琴室。

  纯黑色的钢琴架前,坐着一个纤细的女孩儿,她浓密的黑发遮住了半个丑黑色的胎记,对着一个利落短发的清爽美女说着悄悄话。

  “飒飒,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幸福哦,寂生那么那么的宠我,我总觉得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美梦,很怕再次醒来,却发现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想……”

  蓝飒安慰性的拍拍苏怜妤的背,神色复杂,“怜妤,不要想那么多,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她也搞不懂,为什么怜妤竟然把樊睿斯误认为了樊寂生。

  他们兄弟俩是长得很相似,但是并没有相似到一模一样的地步,说她精神受了刺激吧,她又表现的和正常人一样,根本不像是失常的人,这……委实很怪异……

  

第七十章 指桑骂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