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抓狂的男人

    整整一个月了!

  樊寂生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掀开厚重帷帘的一角,窥伺着樊家人工瀑布旁那个和他的大哥亲密相拥的女人,眼神透着冽杀,大掌紧握,直至掐入掌心中,指尖泛着骇人的惨白,他俊逸的面容早已铁青一片。

  此时正值春末初,人工建造的数丈的山壁色泽墨绿,从山壁上喷涌出一道道碧绿的潭水,明镜,清碧,两旁娇嫩的栀子花瓣随风飘落,随着涓涓泉水汩汩的流去,景色美不胜收。

  苏怜妤如同撒欢的小鹿斑比一样,从樊睿斯怀里脱身而出,在泉边盈盈蹲下,小手探进水潭,捧起一泓清泉,竟然低下头去啜饮,那娇憨可爱的小模样,令她身边的男人看的目不转睛……

  “寂生,你过来尝尝看,这泉水清冽甘甜,简直比上好的佳酿还好喝哦……”她开心的捧着泉水转身,将盛满甘冽天然冷泉的小手伸到他的面前。

  樊睿斯幽暗的黑眸望着她,眼中的深意更深。

  看到樊家的仆人们有意无意的向这里张望,各种复杂的目光令她的小脸一红,急忙想缩回手去,但是樊睿斯却猛地将她重重拉入怀中,大掌箍住她的纤腰,微微俯首啜饮她手中剩下的半捧水……

  温热的鼻息,吹拂过她的指尖,她双手轻颤,再也捧不住泉水,涓涓清流从指缝间,一点一滴的泄漏殆尽,而他并没有松开她,反倒以滚烫的唇舌,舔吮她纤白的指。

  “啊……”她羞怯娇呼,小脸更加通红,急忙想躲开。

  樊睿斯锐利狡诈的眸,划过别墅二楼那悄悄被拉开的窗帘一角,瞥到隐藏在暗处的那一抹高大俊挺的男人身影,笑意加深,强健的双手将苏怜妤搂的更紧,热切而霸道的覆上她柔软甜美的双唇……

  “砰——哐——”

  窗帘归位,别墅恢复原先的黑暗,墙上的壁挂式液晶数控电视,被暴怒的男人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踢得粉碎!

  这种诡异而令人抓狂的画面,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他强忍受着樊睿斯和苏怜妤在他的面前恩恩爱爱的模样。

  他的小老婆苏怜妤突然勾搭上他的大哥,外界的报道简直将他们樊氏的绯闻写的简直不堪入目,他一开始冷眼旁观,他樊寂生不在乎自己的名字臭名昭著,但是樊氏企业百年传承的清誉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樊睿斯是现任总裁,他等着看他亲爱的大哥的笑话,但是他精明的大哥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那些报社一夜之间,全部撤销了关于这件丑事的天花乱坠的报道,再也没有人敢胡乱撰写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内幕……

  他的母亲沈姿嘲笑苏怜妤是个万人穿的破鞋。

  她一直讨厌她那个懦弱丑陋的二儿媳,整天想着怎样让她赶紧消失,有人更何况是她一向嫉妒的杜雅琴的宝贝儿子樊睿斯接替这个祸害,这一盆脏水泼到樊家大夫人一家身上,她巴不得呢!

  顾昭儿最近变得更加黏人,几乎分分秒秒都不想跟他分离。他离开一会儿,她就神经兮兮的流泪,以为他要抛弃她,不是绝食抗议,就是故意折磨自己病重的身体,成心让他愧疚心疼,还让他在她面前发誓不能再苏怜妤接触。

  总之,她就不是不给他任何自由的空间,他觉得自己很累。

  杜雅琴虽然心疼苏怜妤,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宁可忍受各种丑闻,也要和苏怜妤在一起,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气得大病一场……

  

第六十七章 抓狂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