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6章 谁下的毒手

  白薇冉刚刚走进客厅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玻璃茶几和地上到处都是空空的酒瓶,顺着视线望过去就看见了白西泽一脸怒气的坐在沙发上,那张隽秀的轮廓冷冽的吓人。

  “姐姐,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夜不归宿么?我倒是很想知道是哪个男人有这样的福气,可以俘获我傲慢的姐姐的一片芳心。白薇冉,昨晚你到底去哪里了,是跟男人待在一起吗?”

  冷冷的瞥了一眼沙发上的男孩,白薇冉装作没看见的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一个日渐壮实的身体就挡住了她的去路,白西泽几乎是质问的语气。

  白薇冉抱紧胳膊试图不让他看见自己身上的伤痕,现在连她知道都不知道是谁在戏耍她,若是白西泽看到了势必又要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她不以为然的抬眸冷哼一声,

  “这不是赫赫有名白少么,不住在山顶的别墅还回这间简陋的公寓做什么!姐姐?我可不敢当!我去哪里跟你有关系吗,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那天在学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都可以把你姐姐说的跟个荡妇一样,不是吗?”

  那位学长只是单纯的向她表白,可是白西泽却指责他想要上自己的姐姐,那一番凌厉的嘲讽白薇冉没有办法装作没听见,这就是她一手养大的弟弟,他就是这么回报她六年的养育之恩的。

  “对不起,姐姐!我那天是气急了才会口不择言的,你在我心里就像雪莲花一样纯洁美丽。在我的世界里就你一个亲人,我害怕跟别人分享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早的谈恋爱,那样我会感觉像是被遗弃了。姐,你昨晚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我都找不到你,我很担心你出什么意外。”

  白西泽上前一步轻轻的拽住她的胳膊,酒精的作用下那双冷厉的眼睛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凄楚的眼神更像是在祈求她。

  他眸底无形之中渗出的那股淡淡的忧伤让白薇冉看不明白,十四岁的孩子会有什么忧虑呢,还是他也会有很多她并不知道的苦楚。

  哼,差点忘了他白西泽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被她捧在手心里的弟弟了,而是让人闻风丧胆让高校间被血腥笼罩的白少,他会有什么难言之隐!

  “要让你失望了,我迟早会交男朋友也会嫁人的,所以你还是早点习惯我的不存在吧!我能有什么意外,不是好好的吗!对不起,我很累了,如果还当我是你的亲人就帮我去学校请一天的假,我有点不舒服。谢谢!”

  白薇冉吃力的忍着身上那股锥心刺骨的疼痛推开白西泽朝房间走去,那些鞭痕有的已经再次裂开,她甚至可以闻到那股渐渐晕开的血腥味,她不希望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现在她想要做的就是回到房间好好的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势。

  她略显沉重的步伐和四下闪躲的神情让白西泽看出了端倪,刚刚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并没有看到她一身的伤痕累累。

  白薇冉身上那条蓝色的睡裙已经被鞭笞的成了褴褛的布片,隐隐透出裸露肌肤上一样是触目惊心的血迹斑斑,白西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大力的将纤弱的她再次扯到了自己面前,焦急的询问,“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哪个混蛋对你下这么重的毒手,我一定要砍死他们全家!”

  “是……是我自己弄伤的,不用你好心!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不要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住在一起,你……”

  白薇冉极力掩饰自己的恐慌,下意识的想要挣脱白西泽的桎梏,许是过于激动带过了伤口,还没有说完她便昏厥了过去。

  

第016章 谁下的毒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