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恨她亦宠她

    萧洛枫定定的望着床上那张惨白的小脸,心隐隐作痛,这痛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无法言明,只能默默承受。

  “梅兰,把退热的药一并煎好送来,其它人全部下去!”

  “是,王爷!”

  端起药碗,舀了一勺送到秦沐瑶嘴边,声音依然有些僵硬,“沐瑶张嘴吃药了!沐瑶?”

  没有任何反应,无力的盯着那张泛白的唇许久,毅然将药噙入自己口中,俯身轻嗫着她的唇,在唇瓣厮磨了一会儿,在她微张的瞬间,将药汁缓缓度入她的口中,看着她喉咙一动咽下了,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如法炮制,在梅兰的退热药端来的时分,基本上已经将小半碗药喂完了,梅兰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再一看萧洛枫嘴边的黑色汁液,蓦的明白了,脸色微红之际,不禁动容。

  萧洛枫没说话,接过药碗,挥了挥手,梅兰便知趣的退出去了。

  又用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才把药全部喂完,口中的苦涩令他难受,忙喝了两杯茶,待感觉好一点儿,又拿起一杯清水,再次以嘴对嘴的方式,一口一口喂入秦沐瑶的口中,而后细心的拿过锦帕为她为自己擦拭着唇角的药汁。

  因为高烧,原本惨白的脸渐渐涌上潮红,额上亦渗出密密的汗珠,萧洛枫大手再次探上,手心传来的炙热让他心里一揪,忙拿过毛巾为她轻柔的擦着额头,脑中回想起太医说的一个时辰,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她不能死,虽然他不屑要她,但是他既然对她动了心,哪怕他锁不住她的心,也要将她禁锢一辈子,让她顶着睿王妃的头衔,永远也别想和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而他,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手段向来是残忍的!

  思潮起伏间,床上的人儿动了一下,眉头紧皱,醒不过来,却整张脸纠结在一起,声音低不可闻的轻喃着,“冷……好冷……相公抱我……相公……”

  萧洛枫有一瞬间的怔楞,她真的在叫他?叫他抱她?一股难言的情绪涌上,起身朝外叫道:“竹菊,再拿一床被子来!”

  竹菊很快送来,为她盖好两床被子,又坐了一会儿便打算离开,他对她,真的是天大的恩典了,换作别的女人,顶着这样的身子敢嫁进来,那就是再找死!

  不再留恋的起身,但是衣角的末端却被一只小手下意识的揪住,依然如梦呓,却带着不安,“不……不要走……好冷相……相公……”

  身子顿住,相公?她当他是相公吗?想起同床共枕,她害怕躲闪的表情,在他抑制不住,想要抛却心里的结接纳了她时,她拒绝的话语,哼!她怕他要了她的身子后会发现她不是处子吧!竟然骗他说不记得了?该死的女人!

  双拳紧握,指甲几乎嵌进了掌心,抓起那只小手毫不留情的甩开,然后踏着重步走人。

  身子掠出院门的时刻,淡淡下了一道命令,“张中留下看守,着兰儿和竹菊一刻不离的照顾王妃,梅兰每隔半个时辰来詹宁居禀报本王一次,凡水上居奴才但有照顾王妃不周者,仗责五十!”

  

第六十章 恨她亦宠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