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他是自作孽

    暗夜中,后园一个死角两个黑影传来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声音里夹杂着怒气,“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一次性处理?现在张中守在水上居,你还有第二次机会吗?”

  “当时水太清,若见了血,必定会引起睿王怀疑……”

  “你不会说是女人来葵水了吗?”

  “这……这我一时没想到。”

  “没想到?你现在撒下这个谎,只能稳住睿王一时,若睿王舍不得杀那个女人,难保他不会去碰她,到时不就戳穿了吗?”

  “这你放心,睿王不会去宠幸不是完璧之身的女人,这是他一惯的做法,所以你得趁这段时间下足功夫,只要怀上睿王的骨肉,便是睿王府第一个孩子,母凭子贵,即使睿王饶过那个女人,但她的正妃之位便难保了!”

  “嗯,但那个女人的事情不解决,还是有可能露相的,得想法子让她真正不洁,明白么?”

  “嗯,真没想到今天会捞到这么好的消息,原来成亲三日,睿王竟没碰那女人,应是一早就怀疑了,那女人如能病死最好,但是听说睿王去了水上居至今没出来,你说那心思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这还用问吗?那女人现在对睿王来说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有味,不想要,又舍不得她死!”

  ……………

  水上居。

  抱着怀中的女人躺了近一个时辰,才感觉她身体的炙热渐渐的化为温热,心中一喜,忙用手抚上她的额头,烧退了!

  萧洛枫长舒了一口气,总算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了!欣喜的同时,自身的燥热却令他不禁低咒,小腹难言的情欲折磨了他一个时辰,欲望的源头坚硬不已,饶是他运动强压,也难以自持。

  迷蒙的眸子紧闭了一下,紧紧的抿着唇,为何心里排斥她,身体却一碰到她就起反应,当真是他禁欲了好几天的缘故吗?那么今晚他可不能再委屈着自己了。

  眼睛复又睁开,盯着那张仍旧发白的小脸许久,她睡的很安稳,不像是处于昏迷状态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轻轻的抽回手,才发现被她枕着的右胳膊已经麻木了,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他这是自作孽啊!

  起身下了床,甩了甩胳膊,为她捻好被角,欲走的一瞬间,邪恶的念头涌上,果断的掀起被子,捏住她丰盈的柔软,低头含住那粉红的蓓蕾,重重的吸吮,啃咬,待听到昏睡中的她情不自禁的娇吟出声,才满意的抬起了头,给她盖好被子快步走出。再不走,别说她可能会醒过来,就是他自己也会控制不住的!

  去偏厅交待了太医和丫环后,这才疲惫的返回大厅。

  “枫哥哥!”纪宁心一扑扑到怀里,委屈的直掉眼泪,“枫哥哥,你不管心儿了吗?”

  “宝贝儿怎么了?枫哥哥怎么会不管你呢?”萧洛枫轻皱了眉头,摸摸纪宁心的小脸,心疼的道。

  “就是你不管我了,我肚子好饿,你只顾陪你的王妃,哪里还记得我?”纪宁心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指控道。

  萧洛枫俊脸一沉,眼神锐利,“管家!本王怎么交待你的?”

  陈管家吓的“扑通”一声跪下,“回王爷,厨房早已备好了膳,是郡主说要等王爷一起用膳的,奴才……奴才劝不下呀!”

  

第六十三章 他是自作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