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就是不在乎

    雪寻只想安静的呆一会,看看花,静静心思,但,眼角一瞄到往这边走来的李秋歌,她心里直叹一声。

  原来,想要片刻安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转身,加快脚步追上蔚迟恭,跟在他身边,至少不需要应付李秋歌,这一会,她可不想让旁人瞧了热闹。

  “小,小姐——,”一直往后张望的珠玉瞧见了,“你慢点走,”她急急的迎了上去,“小姐,怎么了,”看了雪寻身后一眼,顿时明白了,“真是的,她还跟上来干什么。”珠玉扶着雪寻,“小姐,你不要理会她就是了。”

  雪寻苦笑,“我就是没有打算理会她,才追上来,容儿和玲心呢?”

  “瞧,就在那呢,”珠玉手一指,可不就是嘛,不远处,正是容儿和玲心,容儿正与一个年轻人在说话,瞧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

  “嗯,”雪寻点头,跟着珠玉往前走,蔚迟恭与蔚迟昊安就等在那里,蔚迟恭凉凉的睨着她,“见鬼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鬼,只是不想给蔚迟家抹黑,若是让人瞧见你的妻子与你在外头的女人争着吵着,你的面上也抹不开。”她淡淡的回视着他,尽量不把他的冷言冷语放在心上,“我不想为了她吵。”

  “她找上你了吗?”蔚迟恭的眸光又开始闪着火花了,“凭你也怕抹不开面?我倒是不在意,你想与她吵就吵,想跟她打就打。”

  “子承,”蔚迟昊安头疼了,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来的,他们夫妻俩是不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别让旁人真的瞧了笑话。”

  “我岂会在乎旁人瞧不瞧笑话,”蔚迟恭冷扫四周一眼,他的神情让一旁瞧热闹的人立刻转身的转身,低头的低头,不敢再直视。

  是啊,他岂会在意,他若是在意,李秋歌就不会是今天这种不上不下的身份,他可以不去招惹李秋歌,他既然招惹了,就该把人娶回家。

  李秋歌不是楼里的姑娘,他岂会不知。

  “既然夫君不在意,雪寻也无话可说,一会李二姑娘若是再找上来,雪寻不走便是,细细听听李二姑娘要与雪寻说些什么。”淡淡的,冷漠之音,她的神情也很平静,视线没有落在蔚迟恭的身上,而是飘向他的身后。

  “蔚迟家的大少爷和大少夫人不合也不第一天的事,凤阳城中早就不是新闻,的确是雪寻多虑了。”微微一扯唇,却未成就一个笑颜,“三伯,今儿个是婆婆让咱们来替容儿瞧瞧适合的人选,现在还请三伯与我到前头去瞧瞧,此刻与容儿相谈的是哪家的公子,若然容儿有意,到时,就可行后续安排了。”

  蔚迟恭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蔚迟昊安的唇扯了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怪不得雪寻会受不了的,瞧她的脸色白了些,遇上这种事,谁能淡定如初,谁能做到真的不在意,莫雪寻不过是个继将满十六的姑娘家,算起来还是个孩子,都不如容儿般大,却比容儿还懂事。

  若是蔚迟家真的待她好,子承待她如妻,他相信,莫雪寻是足以担心蔚迟家主母之位的。

  “那位公子是城西李家的长子——,”蔚迟昊安朝雪寻点了点头。

  ......................................

  推荐好友文文《王妃要造反》相当的精彩哦。

  

第六十一章 就是不在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