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故意为难

    当天晚上,蔚迟恭回正阳楼过夜,谁也不曾提及他这段时日的不归家与在外头的李秋歌。

  雪寻早早就睡了,她没有等蔚迟恭,晚宴在桌上就花了近两个时辰,席间,蔚迟家的大大少少向蔚迟昊安问的事情还不少。

  与她全然不相干,她却不能失礼的起身先行离开。

  蔚迟恭的心情该说是愉悦的,这也是雪寻第一次看到他能与一个人这样聊天,可见,蔚迟昊安在蔚迟恭的心目当中,份量可不低。

  甚至连他的父母,也不能让这样的谈论。

  蔚迟恭回到正阳楼时,先行回来的雪寻已经睡下。

  楼里的灯,还亮着,也有丫环候着。

  “大少爷,需要沐浴吗?”伺候蔚迟恭的是蔚迟家专门的丫环,早在嫁入蔚迟家后一个月,雪寻便把立场说得很明白,不希望家大业大的蔚迟家还要使唤她带来的陪嫁丫头。

  “不用,你下去吧。”蔚迟恭挥了挥手。

  丫环依言退下。

  屋里虽亮着灯,却异常的清静,床上的人儿早就做着美梦。

  蔚迟恭眯着眼,双手背于身后,静静的站在床上睨着床上睡得香甜的人儿。

  心里一阵恼火。

  瞧着她在府里自得其乐的很,现在连丈夫也不放在眼里。

  “起来,”大手一探,原本裹着雪寻向娇躯的丝被全都被他扯了开来,如此大的动静,惊醒来沉睡的人儿。

  娇躯一颤,雪寻迷糊的起身,双眼有些不知情由的茫然。

  “怎么了?”初醒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沙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看起来好像整个人都被火烧起来一般。

  “你倒是睡得舒服,”冷酸的语气让雪寻清醒了些。

  脑子也能正常思考,其实不需要多想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在闹什么别扭。

  “你回来了,”她往床的里侧靠了靠,以往他们同床之时,她都睡在里头,而后,伸手,要揪起被子。

  “看见自己的夫婿回屋,你还有心情继续睡?”黑眸,凉凉的盯着她,犹如被冷血毒蛇盯着一般。

  雪寻心底里叹了长长的一声气。

  说来说去,他就是故意要找她麻烦就是了。

  “那你要我做什么?”她抬头,回视着他,他的刁难,她没有任何理由退缩的,“小月和香儿呢?”她们是专门在正阳楼侍候蔚迟恭的丫头。

  “我已经让她们退下,服侍我,是你身为人妻该做的。”

  “是,”雪寻起身,不想与他争得高低来,她还是应付完他,继续睡觉呢,昨儿个早起好把家书回完让人立即送回去,她下了床,立在他的身边,不用他开口,开始替他脱衣,“需要沐浴吗?还是马上睡觉?”

  蔚迟恭不语,只是死盯着她。

  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他不答,雪寻便自个儿决定,替他褪去外衫,拉着他在床沿坐下,替下脱了鞋,散了发,“好了,睡吧。”她再自个儿爬到床的里侧,拉过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晚安。”躺下,入睡,不再理会他。

  .............................................................

  朋友们,灵素的新文哦!正在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可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第三十八章 故意为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