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不得安宁

    蔚迟恭双眼冒火的死盯着身边女人安稳的背,该死的她,怎能在他的面前如此安然的入睡。

  真当他是死人吗?

  “醒来,”大手再度扬起,不客气的将快要入眠的人儿捞了起来,下一刻,他,压在她的身上。

  身上熟悉的重量让雪寻非常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今天有些累,可不可以不要,”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明眸,直视着他的黑眸。

  她的请求,蔚迟恭并没有让她如愿。

  三两下剥光她身上的衣,强健的身躯覆了上去,而后,雪寻再也没有机会说上一句完整的话语。

  耗了大半夜的时间,屋外,静寂一片,偶尔有虫鸣声,再无其他。雪寻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和他的。

  明明已经很累了,双眼也快要睁不开,但,就是无法安然入睡。

  身边的男人满足了,早就沉沉的睡去,一条铁臂横在她的腰上。

  蔚迟恭是讨厌她的,正如她也不喜欢他是一样的。但,他并不介意在身体上与不讨厌的人亲昵。

  而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让他如愿,如了他的愿,她才不会闹他。

  她只是希望,这样的日子不要天天有。

  再躺了一会,确定无法入睡,雪寻小心亦亦的起身,将横在她腰上的手臂轻轻的抽出,没有惊动他,她下了床。

  找出白日四喜放好的家书,拿出来,就着烛火,开始回信。

  信上提及莫家新开通一条丝绸之道,南方的丝绸运到北方,关外,甚至更远的他国,都能卖个好价钱。

  只是,这路途遥远,价钱不低的丝绸往往是他人觊觎的目标,时不时的就会遇上打劫的人。莫家有专门的货运,不管是陆路,还是水路,有自己的车队,马队和船队。

  这一次,莫家与关外一个名叫“瓦烈族”的族群签定协议,将丝绸以公平的价格卖给对方,而对方将他们的药材,皮毛以最实惠的价格卖给莫家。

  相两一来,两边都有好处。

  瓦烈族是雪寻出嫁之前就开始联系的,所以,她知晓这件事,瓦烈族得到丝绸再将丝绸卖给族中的富贵之家或是别族的贵族。

  皮毛,药材到了南方也能卖出一个非常好的价格。

  这是一件好事,第一批货,已经在路上了。

  以上是莫父与莫家小弟的信,莫夫人信中提得最多的是平安之语,更是关心雪寻在蔚迟家过得不好。

  看了许久之后,雪寻才慢慢的放下家书,其实,收到之后,她已经看过不止一次,却仍旧一次次的再看。

  提笔,修书。

  只报喜不报忧。

  唇畔扬起一抹轻柔的笑,睡意已然全消,她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仍旧睡得深沉,便放心的开始回信。

  一笔一划,写得认真。

  全然不知,在她专注回信的一会之后,床上的男人转了个身,一双黑幽深眸,直直的注视着她,许久,许久——

  .............................................................

  朋友们,灵素的新文哦!正在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可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第三十九章 不得安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