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两不相让

    他的嘲讽,她全瞧在眼里,也不免要叹息,这绝对不是他要的结果,她想要的是与他撇清关系,而非让他以为,她是故意在招惹他。

  她的天性之中,没有“好斗”的成份存在。

  “希望你不会以为白日里的那些话,是对你的挑衅,”她静静的坐在桌前,替自己倒了杯水,倒没有理会他,“若能井水不犯河水,那是再好不过的,也省却你我之间的麻烦。”

  唇,就着杯子,慢慢啜着,凉凉的水入了喉,滑下肚,让她的神智又清醒了几分。

  从头到尾,蔚迟恭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包括她喝水的模样。

  说实话,莫雪寻是个漂亮的女人,她也拥有一副美妙的身躯,十七风华,是清纯与成熟之间的岁月。

  她从小出生大家,举手投足之间是青楼女子不可能有的悠雅风情。

  蔚迟恭的确是意识到了,她不再是之前他的印象中那个胆小,看到他眸中就带着惧意的女人,她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那对我,就是挑衅,”他上前,一把夺下她的手中杯,也不管杯中水是否饮尽,他的力道半点也不温柔,这一扯一拉之间,杯中未饮尽的水溅洒了出来,落在他与她的衫上。杯子,被他重重的放在桌的另一旁,他的另一只手,直接提起原本安坐着的人儿,那力道,仿若她全身上下没有什么份量。

  事实上,雪寻也真的只能让他为所欲为,他的高壮与力道,不是她能反抗得了的。

  她被他扣在怀里。

  “你——,”心一紧,手,费力的抵在他的胸口,他的呼吸拂上她的发,他的气息,浓浓的充斥着她的感观。“你到底要做什么?”

  “尽丈夫的责任。”

  “你已经尽过了,”就在新婚之夜,“放手好吗?”深吸一口气,她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动怒,在他的面前动怒不值。

  他不是一个值得她让自己的情况大浮大动的人。

  一点儿也不值得。

  “夜深了,你千呼万唤,不就是为了让我回来陪你吗?眼下这一切,不正合你的意吗?”薄唇,微扬,他故意说得暖昧。

  她让他回来,可不是为了这一切。

  “你抓疼了我的手,”秀眉,轻锁。

  他的手,抓着她的手,恰巧是白天摔倒时,磨破的手,他的力道不小,着实疼痛,她已经用力的忍着了。

  “可真是个身娇肉贵的千金小姐,”黑眸闪过一道无解的光,蔚迟恭松开了她的手,但,并未随了她的意放她自由,他的双手一扣,她纤细的腰身便失了自由,“比起青楼姑娘,你可是值钱得多,蔚迟家早早定下了你,岂能让你放在一旁当摆设。”他的嘲讽又起。

  雪寻只觉得听了难受。

  “放开,”用力的一把推开他,他不放手,她便狠狠的踩向他的脚,突来的痛,让蔚迟恭松了手,雪寻也得已恢复自由身,她立刻退到一旁,“蔚迟恭,别把自己的喜乐强加到别人的身上,没有人有义务成为你的愉乐和玩物,真的想要让人奉承你,就回你的秦淮大街去。”明眸,染上水意,“也别把我与你的青楼姑娘相比,那不仅是辱了我的身份,更是辱了你蔚迟家的名声。”

  天底下有哪个为人夫的会拿自己的妻子与青楼女子相较?

  怕除了他蔚迟恭,便找不出第二个了。

  “若是你执意要留在这里过夜,那我离开,给你清静。”

  .............................................................

  朋友们,灵素的新文哦!正在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可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第十八章 两不相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