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气度

    老鸨冷言酸语的酸了几句,碍于雪寻是蔚迟家大少奶奶这个身份,不情不愿的入内唤人去了。

  好一会,才慢悠悠的扭着已经不太细的腰出来。

  “大少奶奶,这大少爷可是说了,他在里头忙着谈生意,让大少奶奶早些回家,这儿可不是良家妇女能来的。”老鸨是半点也不对自己的身份感到羞愧,甚至话中含话的隐射雪寻到了这种地方,便不是良家妇女一般。

  这也不能怪老鸨,这笑贫不笑娼的世风早有,蔚迟恭新婚翌日就上了玉春阁,入了玉春阁花魁的屋,上了她的床,大少夫人入门一日便已失宠。

  身份高有何用,再尊贵连个男人都留不住,还不如她楼里的一个姑娘,老鸨自是不会给什么好脸子让她瞧。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灵秀当场呛声,“说话就说话,干嘛还含针带刺的,以为自己是谁啊,”她恨不得一巴掌好好的掌掌老鸨的嘴,好让她清楚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

  “灵秀,别让小姐为难。”珠玉也气,但,气能怎么办,“小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总不能真的进玉春阁,那可使不得。

  老鸨的话,雪寻听了满耳,心里微酸,却不想因此在意扭头就走。

  “既然来了,断然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老鸨,你带咱们进去见见他,我有事要找他,”

  “大少爷可不愿意见你,”甩甩手中五颜六色的绣帕,鸨母可是不动如山,“大少奶奶还是不要不识相,免得惹怒了大少爷。”

  这整个凤阳城里谁人不知蔚迟家的大少爷那可不是菩萨心肠,一旦发怒,死人都得吓出一身冷汗。

  何况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家小姐。

  “我家小姐让你带路,你就带路,啰嗦什么。”灵秀又怒了。

  “灵秀,别恼,既然鸨母不肯带这个路,咱们就自己进去找吧,玉春阁也就这么大。”只要人还在玉春阁,就能找得到。

  言罢,迈步进入玉春阁。

  老鸨一怔,显然没有料及这蔚迟家的大少夫人有此一出,这莫雪寻可是南方莫家的掌上明珠,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更不可能去过花街柳巷这种地方,倒瞧不出是有好胆识啊。

  “站住,这玉春阁可不是女人能进的。”老鸨使了个眼色,守在一旁的妓院打手立刻拦在雪寻面前,不准她们再向前一步。

  “鸨母,”玉颜微正,语气淡然却隐隐含着压迫,“这儿可是蔚迟家的产业,说起来,你也不过是蔚迟家产业里一个做事的人,怎么,是谁教蔚迟家可以以下犯下,阻拦主子的。”言语清淡,却字字含着份量。

  老鸨被唬住了,她说得没有错。

  未来摆明了就是大少爷当家作主,那大少夫人岂不就是蔚迟家的当家主母,老爷和夫人总会有老去的一天。

  到时,大少再宠玉春阁里的姑娘,总是比不上明媒正娶的正妻。

  她这一呆,倒是给了雪寻足够的机会,她看向两个打手,“还不在前头带路,是要大少亲自来交代,还是要请老爷夫人来请你们?”

  谁敢哪!

  两个打手见老鸨一时没有说完,便立刻换了副模样,前头带路去了。

  “大少爷在二楼玉姑娘的房里,大少夫人请——,”

  .............................................................

  朋友们,灵素的新文哦!正在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可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第十一章 气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