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4章 不满

    这偌大的房间为了让他更加的方便,可不曾置办太多东西,除了这张桌子和凳子,还有他时常躺着的长椅,之前被他拍成碎木的小桌,剩下的可不多。

  青衣刚说完不久,外头已经传来离秋的声音,她和小玉把聂魂未吃完的膳食给送过来了。

  两人算是胆子大的敢进这玄月楼,不过,大爷的屋里,那是除了主人家之外,就属火云和青衣还有总管可以进了,旁人是进不得的。

  “来了,我出去拿进来”。言罢,起身出门,跑了两趟,将两盅药膳端进了屋,青衣向离秋的小玉道过谢之后,她们就离开了。

  膳食微凉,会碍了药效,不过,不吃的话,就更失效了。

  “这药膳不能热,一热所有的作用都消息了,你只能在未完全凉之前喝完”。两盅就摆在聂魂跟前,“吃吧,再不吃,可就真的凉的”。

  聂魂手中持筷,旁边就放着瓷勺,刚才的吵闹他早就失了胃口,这会,既然这个小女人非得让他吃,威胁逼迫的话也放下了,他吃便是。

  食不知味的,食物入了喉。

  如墨浓眉因心中所思微紧锁,青衣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说实话,真的不怎么养眼,看起来,他是在吃毒药。

  “真的那么难吃?”

  “嗯?”

  “这药膳凉了只是药效打了折扣,味儿可不会差到哪儿去的才是”。原本还能入口的东西到他现在吃得这么痛苦,呃,她看得也很痛苦了,“不然我替你再重做一份吧”。说完,起身就要去厨房。

  聂魂手快,一把将她抓回。

  这女人,一定要说风就是雨吗。

  “不需要,只要还有药效就成”。为了让她相信,他三两下的解决药所有的药膳,“现在满意了吧”。他的肚子有些涨。

  “满意”。青衣很满意的点点头,收起药盅,摆放在一旁,打算一回送回厨房去。“不要皱眉”,纤指轻轻滑过他的眉,“人的心情最重要,上一次我师父来你没有瞧见”。他也瞧不见,不过,以后有机会的,“管事瞧见的,师父已经有八十高龄了,不过,光是从外表看全然看不出来,顶多只跟聂管事差不多年岁”。四十左右而已。

  八十岁的高龄,四十岁犹如明通一般的样,聂魂脑海中自动勾勒出一幅图来。

  至今,他尚未见过这样的人。

  习武之人,只要未过,不曾走火入魔,年过花甲犹如年轻人一样精力旺盛那是极为正常之事,只是,那仅是体力,外貌上,不可能有四十年的延误。

  “你还不能告诉我,你师父是谁?”他的眉,又皱起来了。

  她在聂家,而他,连她所居的白雾蒙在何处也不知,更加不知她那位高深莫测的师父。

  “不能”。青衣摇头,“这件事儿得让师父自己来说,我都已经把自己的事都告诉你了,可不曾瞒过什么”。

  “你说的太有限”。除了她姓什么叫什么,她就只有一个师父和一个白雾蒙而已。

  如此少的消息能让他了解什么。

  “那是因为我是一个简单的人啊”。青衣很高兴自己没有复杂的有说也说不清的身世,“简单就是幸福,所以,你也不用多想,就算不能像我师父一样,八十年岁四十样,比实际年纪年轻十来岁是不成问题的”。她很有自信。

  “你也比实际年龄年经十来岁?”

  “我今年十七岁,再年轻个十来岁不成了七岁”。她白他一眼,当然是年老以后再论这事儿了,她可不想一下子又回到没有遇到师父之前呢。

  ..................................................................................................

朋友们,要是喜欢《残夫:替身小奴》请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第044章 不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