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0章 无端的气恼

    “常武,抱歉,真的害了你”。

  “下一次别害我就成了”。

  “呵呵——”,青衣失笑,觉得这个常武还真是有趣的很,“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一定会记牢常武兄的”。

  “千万别——”。常武顿住脚步,“我可不想再被聂管事骂”。

  “你为什么那么怕聂管事呢?”青衣不解。

  “他不仅是聂家管事,还是我同母异父的兄长”。常武叹息,于公于私,他都是小辈,被压得死死的,反抗不得。

  偏偏他就是有那个威严让人无从反抗。

  “呃——”。青衣再度失笑,那可真是太巧了,“这样吧,若是你哥哥罚你月俸,我补给你,要是罚你不准吃饭,我把我的送给你,到于罚你守夜,那就有牢你了”。

  常武侧目,瞪她,“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是人还是妖。

  青衣要用尽全力才能憋住笑。

  “你把你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不仅我知道,聂管事也知道”。

  常武未随青衣进玄月楼,青衣提着两大包东西入院,四周听不到一点声响,安静的让她有些怯步。

  她抬头,将玄月楼的屋顶扫了个遍,没有看到火云的身影,角落也没有,猜想他此时应该在房里。

  “失策,该先告诉聂魂一声的”。那人的脾气说暴发就暴发,他的身体又不允许他时时刻刻的处在盛怒之中,那只会让他更加的难受,偏偏,身为病人的他没有半点自觉,就算难受也要发火。

  犹豫了好一会,青衣才举步入屋,天夜不早,该是平时用晚膳的时间,房门开着,屋里很安静,不曾点灯。

  只有火云和聂魂在的时候,玄月楼通常是不见灯火的,聂魂看不见光,火云不需要光,他的双眼亮的很,就算是黑色中,也能将四周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青衣进了门,将手中的东西轻放在一旁的桌上,先点亮了屋里的烛火,才上聂魂跟前。火云在瞪她,那灼热清晰的视线差点烫掉青衣的一层皮。

  “大爷,我这就去准备晚膳”。

  “你还知道回来”。聂魂冷冷的道。

  “当然要回来啊,外头的事办完了吗?”他的脸色不妥,青衣看了火云一眼,“麻烦你去厨房找胖大娘把咱们的晚膳端来好吗?你一个人端不完,小玉会帮忙的”。

  火云看了主子一眼,见主子没说什么,他就一言不发的离开屋子。

  “先别生气”,小手抚上他的胸口,“呆会会更加气闷,胸口疼痛你会受不了的,先喝口水”。她倒了杯水亲自喂给聂魂喝,“我今天上了一趟文墨坊买了些颜料,上了一趟药铺询了掌柜些事,也顺道的置买了不少药材,平时会用得上的,一不小心回来就晚了些,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聂魂未语,随着她的手,一下又一下的缓合自己的情绪。

  他容易气怒,但是,他的身体却容不得他气怒。

  “那些事,可以交给聂府下人去做”。他仍咬了牙。

  “我也是聂府的下人啊”。青衣理所当然的道,“我也有领聂家的薪俸”,她也要用的,才不会清高的不要钱呢,反正,聂家也不缺她这份钱啊,“只是顺道,我留了记号,等我师父寻来,我怕他老人家担心”。

  “你在等他寻来?”聂魂神色一僵。

  “是啊”。小手继续轻抚他的胸口。

  “还等什么,你那么急切就自己赶回去”。该死。

  “又来了”。青衣低喃,“我之前说过的话可不打算再说一次,我师父不是不讲理的人,他知道我已经能自己做决定,大爷也不要说气话”。

..................................................................................................

  

第020章 无端的气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