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6章

    “不用”,司徒惑扯住她的手,“不过是一点小伤”。已经包扎,何需再让葛大夫回房一趟来瞧热闹。

  “真的不要?”

  “本王说的话何时变得如此起不了作用,让你一再的怀凝”。音一扬,半眯着眼的司徒惑,冷冷的睨着白净。

  “好,王爷怎么说就怎么办吧”。不过是点小伤,也死不了人,他还逞雄,就让他逞个够了,心情恶劣至次,也没有人招惹他,她替他将手帕扎得更紧一些,仍是把良辰和美景招进屋里。

  让她们准备些清水替他清理伤口使用。

  从头到尾,司徒惑都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好似谁欠了他大把的银两没有还给他一般,沉默的气息让人想要狠狠的在他的面前大吼一番。

  “夫人,现在怎么办?”良辰和美景也是胆颤心惊的,主子不悦,当下人的就不要想轻松到哪里去。

  “没事,你们先去忙吧,王爷这边还有我”。

  “可是,夫人——”,王爷这会心情正不好,万一,再发怒呢,她们都知道,王爷因何不悦,葛大夫也离开了,这事儿是勉强不来的。

  就算夫人没有怀孕,那也怪不得夫人的,王爷这火气,真不该冲着夫人来的。

  “没事的,去吧”。白净摇头,轻笑,“他只是心情不好,调适过来就没事了”。郁闷啊,娶了二十五个女人连一儿半女都没有。

  要是怀上了因为其他原因才没有的是另外一回事,但,一开始就没有怀上,这才真叫人锤心肝的。

  他是男人,可以在战场上运畴维握的男人,却在私事上败得如此惨烈。

  女人们没有问题,是否意味着,他有问题。

  是否意味着,安南王府,司徒家由他这一脉,天生该绝。

  “是”,两人即使再不情愿,也依主子所言离开了。

  司徒惑坐了许久,白净陪着她,一杯又一杯的茶水给他送上去,他不喝,换酒,酒他倒是喝了,又快,又急。

  房里摆着的两壶酒很快就见了底,但,很显然的是安南王一点也没有喝够。

  “再拿酒来”。

  “王爷,够了,为下的留着下顿再喝吧”。现在没有人可以帮她拿,良辰和美景已经被她遣走了,她可不愿自己去拿,让他醉得不醒人世。“这一回就到这里吧”。

  “拿酒来”。某人相当的坚持。

  “没酒可以拿,要是想喝茶的话,可以再给王爷倒两杯”。

  砰——

  硬拳直接击向桌面,而后,桌面硬生生的多了个洞,“本王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拿——酒——来”。

  “王爷,你可能忘了,这儿是净安院可不是酒楼”。白净爱理不理,看他心情不好,侍候他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多就没有了。“要喝上惑颜阁喝去,我让武义准备足够的酒水招待王爷”,免得喝得她净安院到处都是酒味。

  她上辈子可不是酒鬼,这辈子更不是。

  酒,她也喝,美酒,她也爱,但,看另一个人喝酒醉死在她的面前,那可不怎么美妙。

  砰——

  再一次,这一次,桌上不仅仅多了一个洞,整张桌子散了架,桌上的东西散落一地,碎了一地。

  “司徒惑——”。碎片差点就溅到她的手上,白净跳起来,惊呼一声,但,她的惊呼声才断,便被司徒惑直接扯进怀里,下一刻,他充满酒味的唇,直接堵上她的。

  “你这个女人从来就不知道柔顺为何物是吗?从来就不懂得别人的心情,我行我素惯了,倒是真的以为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治得住你了”。大掌,利落的将她身上的衣服剥个精光。

  白净恼了,白嫩的手巧劲一使将司徒惑推倒在床的另一边。

  “如果王爷真想教训白净,那就来吧,别在床上,来一次真真正正的教量”。下了床,快速的理好衣裳,冷静的眸,睁着床上虽喝了酒,却未醉的男人。

  “别恼羞成怒的只懂得欺负女人”。

  “该死——”。

  ................................................................................................

  朋友们:今天的第一章已更新!有票的朋友请投票没票票的朋友请记得留言关注哦!

  推荐《残夫:替身小奴婢》地址:http://www.xs8.cn/book/39190/index.html

  

第056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