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4章 仗势欺人

    淮阳因安南王坐镇,寻常的小老百姓与当地官府是没有胆子敢在淮阳做乱做大的,就算是想要为难一下小老百姓,也要做的非常的隐晦,省是一根小辫子冲天,让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揪出来。

  贪官,小混混在淮阳是不多见的。

  只不过,这种好的境况在近来这段时日发生了些许改变,淮阳是安南王的天下,这儿虽离京城最近,不过,凭着皇上宠信安南王,身为安南王的亲属,那就是两个鼻孔朝天也无碍,谁敢说他们半句。

  强硬的后台,连当地的官员,也要对他们小心亦亦的陪笑着。

  这些人不是别人,便是安南王司徒惑的“妻舅”。

  虽非妻,他纳进的是二十四方妾,将来若是哪一个能替他生下一儿半女的,正室的位置,便是为他未来儿子的娘亲准备的。

  安南王妃,多显赫的位置,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众女了瞄准的是那个大位,而非小小一名妾室。

  而安南王的那些“妻舅”更是仗持着有朝一日,他们的姐妹极有可能成为安南王的正妃,成为安南王世子的娘亲更是不可一世。

  安南王还在淮阳的时候,他们是服服帖帖不敢闹事,要闹也不敢闹大,若碰到安南王回京伴圣驾,他们可就嚣张了。

  寻常小老百姓有苦不能言,一肚子的苦水皆吞进肚子里,告诉谁去?人家后台够高够硬,他们可没有硬碰硬的本钱。

  经常在这条街晃的是安南王第三房妾室惊蛰居兄长,平时流里流气的就是个地痞流氓。

  “小娘子,长得这么漂亮出来卖菜可惜了,跟本公子回去,往后包准你吃香的喝辣的,只要让本公子舒舒服服的——”。下流的人,配上下流的声,下流的话,更显得这人下九流,假装风雅的执着一把扇,全然没有风雅之姿,倒是显得虎假虎威了些。

  自以为笑得迷人,却不知道听在旁人的眼中,就是奸笑。

  卖菜的小姑娘才十三岁,还是个未长大的丫头,因家穷,每天只得站出来抛头露面,为赚钱养活一家好几口。

  偏生有人不让她好过。

  “公,公子请自重”。小丫头都快哭出来了,却不敢叫唤,旁人都不敢得罪这个人,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安南王。

  安南王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自重啊?”似乎听到了多好笑的笑话,某流氓又仰头一阵大笑,“小娘子,随本公子回府,就知道本公子如何自重了,来人哪”。

  他身边几名家丁立刻熟练的上前,这种事情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了,“小姑娘,你就从了咱们公子,也让你家人好过些”。

  “这锭银两拿回家,你从了公子,家里有钱可用,若是不从,你家人可是没好日子过的”。

  威胁,加利诱,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又如何懂得应付这种场面,一双水汪汪的眼里早就盈满了泪水,嘴唇咬得死紧,只是一个劲的往后缩,不想让人碰触,却也无路可逃。

  ...............................................................................

  

第004章 仗势欺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