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塞外之行七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雪儿在,楚颜都躲在屋子里和雪儿学梳头。

  自满人入关后,在满汉文化逐渐融合的基础上,主要的几种发式有“软翅头”、“两把头”、“一字头”、“架子头”、“大拉翅”、“燕尾”、“高粱头”等等,其间名称不同,形式稍异。

  对于在现代习惯了披发或者只扎一束头发的楚颜来说,感觉雪儿教的这些发式都太复杂了,这一年多来,她的头发都是梅雨或者红嫣帮忙弄的,所以现在她学起来有点笨手笨脚,惹得雪儿直叹气,以为楚颜在家时是个尊贵的小姐,万事都由丫环侍候的,但叹气归叹气,雪儿还是不厌其烦的给楚颜讲解。

  楚颜呢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几个,免得将来出宫了连头都不会梳,或者自己整的发型别人都当怪物看,那就麻烦了。

  胤禄差人给楚颜送来的精致点心,统统让楚颜报答给雪儿了,雪儿则对楚颜一个丫头能得到主子这样的荣宠羡慕得不得了。

  依然没有人给楚颜安排活计,楚颜落了个清闲自在,胤禄几次来找,楚颜都坚决不出去,要和雪儿学梳头,气得小家伙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得罪他的颜姐姐了,便一会儿派人送点心,一会儿派人送水果,但就是打动不了某女的芳心。

  楚颜就这样在屋里窝了三天,第四日下午,雪儿去侍候太后去了,楚颜一个人无聊,便拿了纸和笔,开始练字。

  以前念大学时,她参加过书法社团,虽然没练成多大的成就,但是还能看得过去,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古人的文字有很多都是繁体字,不是改革了的简化字,弄得楚颜也成了半字先生,好在唐诗宋词她还是很熟练的,就默写诗吧。

  刚写了一首杜秋娘的《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就听见屋外喊着“颜姐姐!颜姐姐!”

  刚喊完,人也就进来了,“又怎么了,小家伙?”楚颜头也不抬的问向胤禄。

  “颜姐姐,我们去骑马吧!”胤禄兴奋地说道。

  “什么?骑马?不去不去,我不会骑,也不敢骑。”楚颜摆摆手,心道,万一再遇上太子那个瘟神就太晕了!

  “颜姐姐,我们可以教你呀!就去吧!”胤禄拽着楚颜的一只胳膊,边摇边说道。

  “你不要勉强我嘛,我胆儿小,真的不敢。”楚颜没注意胤禄说的“我们”,一副苦瓜脸说道。

  结果刚说完,就听到屋外低低的笑声,“谁?谁在外面?”楚颜恶狠狠地喊道。

  居然偷听别人讲话,太不道德了啊!

  门一推,进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十三阿哥胤祥!

  楚颜一惊站起来,讪讪地说道:“十三爷吉祥!我刚才,不是,是奴婢刚才……可是十三爷您也不该在门外……”

  虽然楚颜吱吱唔唔的没说出个所以然,但在场的另外两人却听明白了。

  胤祥“哈哈”大笑,“你这个丫头,还是不称奴婢的听个顺耳,就你这胆子还敢说自己胆小?走吧,爷教你骑马。”

  到这份上,楚颜再不去,就有点儿不拾抬举了。

  “那就麻烦十三爷了!”

  胤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楚颜,点个头,“走吧!”

  三人便一起朝马厩走去。

  

第二十五章 塞外之行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