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父子疏离,病倒在床

    永乐宫。

  寝宫里,建了一座小小的佛堂,佛堂前安放着一个灵牌,上书:天溯国英宗景丰帝楚沐远爱妃黎氏之灵位。

  堂前静立着一位已至风烛残年的老人,六十岁,两鬓已现斑白,身着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微微弓着身子,定定的看着那灵位,眼中哀思无限。

  “儿臣参见父皇!”

  楚云赫走至身后,端着托盘,轻轻的跪下,淡漠的开口。

  “怎么是你?”楚沐远未回头,却是语带不悦的质问道。

  闻言,楚云赫身子未动,低着头,唇角略微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嗓音依旧淡漠,不愠不火,“儿臣只是碰巧路过,香纸贡品在这里,儿臣不敢打扰父皇,这就告退!”

  语罢,径自站起身,将托盘交到一旁的太监总管路开明手中,然后一转身,向殿外走去。

  “云赫……楚云赫……朕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楚沐远的声音自背后响起,语气有些空洞,有些呢喃,又有些压抑中带着深深的苦痛……与矛盾。

  楚云赫步子一滞,身子僵硬的挺直,眼眸微闭,薄唇蠕动了几下,开口,嗓音清冽中带着故作的风轻云淡,“父皇可随意!”

  抬脚,迈出宫门。

  外面,天色还是那般昏暗,雨下的更大了些,狂风也还是那般的肆虐,楚云赫单手扶在宫墙上,遥望着天幕,紧抿了双唇。

  九重宫外,醉影笑惊鸿,何必心念……君临天下!

  然,父皇,你越是轻贱于我,越是恨我,越是不可能把这帝位给我,我便越要夺你江山天下!

  小栓子撑着伞急步走过来的时候,楚云赫已经出了走廊,只身置于大雨中,如雕像一般的挺立着,那平静的俊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雨水不断的顺着发丝留下,全身皆已湿透。

  “主子!您怎么淋雨了?”小栓子惊愕万分,慌忙将伞举高撑在楚云赫头顶上,满脸的急切,“主子,先去南苑九公主那里换身衣裳吧,奴才记得九公主日前给主子亲手缝制了一件袍子……”

  “不必了,出宫回府。”楚云赫冷声打断,然后抬脚向前走去。

  “主子!”

  小栓子惊喊一声,忙撑着伞跟了上去,更加焦灼的劝道:“主子全身湿透,等回了王府再更衣,会生病的!”

  “生了病岂不是更好?”楚云赫步子不急不缓,嗓音平平,听不出来一点温度,而越是这样平淡,却越令人心生寒意。

  小栓子握着伞柄的手抖了几抖,无力的轻唤一声,“主子……”

  “别废话了!”楚云赫一向少言,淡淡的说完,便再没有了言语。

  一辆马车,在雨幕中,缓缓驶出宫门……

  回了八王府,果然,沐浴更衣之后,楚云赫染了风寒,病倒在床,待雨停宣太医,已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太医诊脉开药,然后匆匆回宫复命。

  “启禀皇上,八王爷风寒严重,高烧不退,寒气已伤及五脏!”

  “什么?怎会如此!”楚沐远豁然捏紧了手中的茶碗,脸色渐渐发白,停顿了良久,才重重的吐出一句话,“太医院须全力医治,若八王爷有何闪失,尔等提着脑袋来见朕!”

  

第四章 父子疏离,病倒在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