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是阴谋吗?

  “二哥究竟有何物要与我小弟鉴赏呢?”

  厅内,丫鬟刚把茶水倒上,司空瑞凌厉的眼神从丫鬟身上扫过,丫鬟颤栗一下,便急忙退下。

  “二哥和你虽不是一母所出,可是这些年来二哥对你也不薄,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三弟能够应予!”

  摆弄着手上的扳指,司空瑞脸上似笑非笑。

  司空铄不语,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

  司空瑞见他毫无反应,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拿出一个方盒。

  司空铄紧盯着司空瑞手中的方盒,疑惑从心底冒出。

  掰开盒外的小锁,一把锐利的小刀浮现在他的眼眸中。

  司空铄大惊!这是华国出的袖刀,此刀只有华国有,而且华国律法严明不许出售与他国,二哥手里的这把又是从何而来?

  “三弟,我想着袖刀的作用你比我更加清楚,如果我国有了这袖刀,我想我国国力必定会增涨。”

  袖刀虽小却锋利无比,最重要的是袖刀见血封喉,华国的杀手凭借袖刀成功刺杀过不少别国大臣或是皇亲国戚。袖刀虽很有用,可是二哥从何而来?华国是一个恪守国法德国家,多少年来多少非华国人的想得到袖刀,却两手空空。

  想着,司空铄再次不解的看着司空瑞。

  “三弟一定很想问我,这袖刀从何而来?”司空瑞嘴角慢慢浮上,带着一丝丝自信的骄傲。

  司空铄不喜欢他的这幅表情,心底对他的厌恶感慢慢增加。

  “三弟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自信满满的语气,一双桃花眼微微上翘,眸子里带着点异样光芒。

  钱吗?司空铄讥笑,司空瑞你除了有一些臭钱你还有什么!你这辈子注定要毁在钱上!

  “二哥如果要收藏着袖刀,三弟无可阻拦。只是你为何说有事相求于我呢?”

  司空铄看着司空瑞的笑意,觉得非常刺眼。

  其实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司国所以大小进出口货物,都在他的统辖下。如果想要运一批货物,即使不用他亲自点头,但他下面的那些官员也要得到他亲信的允诺。因此,若他司空瑞想运一批袖刀,这么大的事情他的亲信是不会轻易决定,所以如果不的他的点头,城门的官兵是不会放他们进来的。

  司空瑞昭唇而笑。

  “二哥我并非只是想单单收藏,而是想运一批袖刀置入本国。让本国铁匠破解者袖刀制造之谜,所以请三弟给行个方便。”

  司空铄淡然一瞥,心底不由得想着。如果是其他人说要运袖刀来进行研究,或许我会相信!可你司空瑞,想都不用想你运袖刀进国仅仅是为研究他的制造方法吗?你,司空瑞叛变称帝之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何苦还在我面前惺惺作态。

  微微作揖,司空铄带着一丝歉意般对着司空瑞说着:“并非小弟不给二哥这个面子,只是袖刀乃华国之物且华国并不允许他国贩卖运输,要是我国运一批袖刀来,我想我国定会与华国引起一些不必要误会。”

  “这样啊……那是二哥欠考虑了。”司空瑞听完司铧铄的话,脸上略显落寞。

  司空铄眉峰微翘,想不到自己的二哥演技如此之高明!即使他现在不知道二哥来这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他来这里仅仅不是为了这袖刀之事,自己与他的关系从来没有好过,而且运一批袖刀是可以助他增强实力,这种事他明知道我不会同意可是却非要这么请求我。想来,或许他此时来这里是另有目的。

  司空瑞放下手中的茶盅,慢慢走到门口,微微看天。带着一丝自信的说着:“已经未时了啊,不早了。二哥还是先回府,不打扰三弟了。”说完,便对着司空铄一笑,笑容中透着阴谋的味道。

  “二哥走好

第二十章:是阴谋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