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离儿被像拎小鸡一样拎回了自己家里,扔了大床上,再一次被他摔得七零八落,晕头转向。

  “你有病啊,只许你州官放火,还不许我这个百姓点灯了。”趁着酒意壮胆,她火大了,蹭的一下窜起来,冲着墨远宇就嚷嚷,一副张牙舞爪的小猫模样。

  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有这个勇气,这个胆量和他作对了,呃,也不是作对,而是他今天好过份,男人都是坏东西,都不好东西。离儿难过的想,眼泪差点落下来。

  墨远宇也没什么好脾气,他在酒店里看见她被男人胡来,他气得眼都红了,恨不得生吞了那家伙,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又不便发作,只好暗地里让那男人的手断了。后来更是把他扔进了蛇堆里,让下面的蛇处理了这家伙。

  只是没想到这一转眼的时间,他的女人就失踪了,连忙找了一下终于发现她居然胆大包天的去找男人,还开起房来,那一刻他气愤得想杀人。

  离儿见半天墨远宇没吭声,以为他心虚了,以为他知错了,于是得意洋洋的大胆朝他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让她吓得魂飞魄散趴回床上。

  墨远宇的表情铁青得吓人,青筋直冒,眼球暴突,双拳紧握,正死死的盯着她看,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剥的模样。

  “你,你,你不要乱来,这,这是个,法治的社会,你,你杀人是要偿命的,我,我才不怕你呢。”她的牙齿在上下打颤,一句话结巴上半天,明明心里怕得要死,脸上也是一副惊恐的表情,嘴巴却是十分的强硬,只是她的酒意早被吓跑了。

  其实她也忘了,这个法治社会对一条蛇王是没有用的,居然还跟他说杀人要偿命,她简直是太可笑。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他黑着脸俯下身子,俊脸差一点点就贴到了她的脸上,他摸上她的脖子然后才一字一顿的说道。小女人今天吃错什么东西了?平时柔柔弱弱的,对他一副惟命是从的模样,现在却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她哪里知道。离儿很想这样说,可是她不敢,她害怕,此刻的他看起来十分有可能把她撕碎。

  古人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连忙摇摇头赔着笑脸道:“不知道,我……”她很想说我错了,可是她错在哪里?明明是他不对,是他不理会她,是他光顾着和一群女人在一起吃喝玩乐。

  “下次,你还敢去吗?”他挑挑眉,对她的献媚视而不见,小女人可不能这样轻易放过她,要不然还会出现下一次。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不去了,不去了。”离儿赶紧摇头摆手,急切的向他表示她不会再去了,心里却暗暗的道,她的钱哪够多叫几次牛郎啊,要不是这次他逮她回来,她肯定破财了。

  墨远宇这才满意了,这次除了酒店里的那个男人外,那个牛郎倒是没有机会打她的主意。“记住,要乖乖的听话,不然,不仅不让你去上班,连房子也不让你出去。”

  他的占有欲是十分强烈的,他讨厌别人窥视她,痛恨别人打她的主意,她是他的,永远都是。

  “知道了。”嘟着嘴,她表面乖乖的应道,可是心里却气翻了,她明明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倒像是杀父仇人呢,要不就是和他有过节,人家报恩虽然也是以身相许,可是总是对恩人言听计从,或者是帮助恩人实现愿望啊什么的,他倒好,像讨债的。不准她这样,不准她那样,真的很过份。她干嘛要听他的,她有人身自由,行动自由,言论自由,不让她去找牛郎,她偏要去。离儿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墨远宇以为她听话了,一时大意忘了小女人有时候也是阳奉阴违的,所以居然没发觉她的口是心非。高兴之下,迅速朝她扑了过去。

  “喂,你干什么呀,快放开我。”她还生着气呢,是心里生着气,他居然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闭嘴。”他有些不耐烦,无聊了一个晚上,本来就是想去看看她是怎么工作的,当知道她的工作之余还要陪男人吃饭后,他立即施法编造了一个身份,马上就被恭恭敬敬地请去吃饭了。

  离儿有气无处发,只好任着他抱,任他亲,自己就像个木偶一样,一动也不动,闭上眼睛任人摆布。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蛇吻,被蛇暴了,好歹这次也是用人身,不像前几天,过得浑浑噩噩的日子。她既然不能明里反抗,暗地来总算了吧,她不配合也可以吧。

  墨远宇亲着亲着,发生她不挣扎,不反抗,也不像以前那样动来动去,或者是用双手推他了。好奇之下,看了她好一会,神秘的一笑。

  “你,你,过份……”离儿咬牙切齿从嘴里吐出这么几个字来,她好想叫,好想喊,可是她不能认输,特别是输给他。

  埋首在她身上的墨远宇不理会她,依然努力在做他的事情,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既可以让她不能出去工作,又不能乱来,又会乖乖的呆在家里。

  墨远宇想出的这个办法自然就是,生一窝的蛇宝宝了,反正王位总要有人继承,蛇族总要有人打理,然后又让她有事可做,一举数得,他何乐不为。

  幸好离儿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要非要吓得晕过去,她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识,完全被墨远宇操纵在他制造的波浪里。

  “我要去上班。”累得半死不活,时间到点了她还是要爬起来,“你以后离我远点,还有你还是回你的深山老林去吧,你恩报完了没?”

  离儿有些欲哭无泪,她现在是天天夜不能寝,被人折腾得死去活来,要生不能要死不行的,一点精神也没有。严重的睡眠不足不禁让她火大,脾气不好。

  “去吧。”奇怪的是,墨远宇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还懒洋洋的赖在床上,那里还有他们两个人的温度。“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过日子,这恩得你死了才能报得完,不对,你投胎在哪一世,我就跟到哪一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完。”他笑眯眯的看着她傻掉了,心情舒畅他就不和她计较了。

  跟这种人无法勾通,不对,人和蛇能沟通嘛?不能。尽管是一条已经成了人形,并且拥有强大法力的蛇王。所以她无语的起床,洗漱然后上班。

  “离儿,你昨天怎么走掉了?哎呀,连和撒总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跑了,太没有礼貌了。”一进公司,凌霜云就娇滴滴的批评她。

  这个女人还有脸说,本来答应了自己要去陪那个方处长的,可一见到墨远宇就像三魂没了七魄一样,魂都被男人吸走了。

  不想理会她,离儿便绕过她径直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虽然她十分想对她吼,背信弃义,还有就是见了帅男人就忘了那个老男人方处长了,好歹也有过一手吧。但是她什么都没说,毕竟还不想撕破脸皮。

  见离儿不吭声,凌霜云还嫌不过瘾,又巴巴的跟上来,一脸花痴的道:“撒总好帅,好英俊,好有男人味,好有魅力啊,他可是男人中的男人,我心动了。”

  凌霜云话里的意思是,苏离,这个男人你不能有坏念头,你不能有非份之想,你只能靠边站。他是她的,她一定要把他弄上手。凌霜云就是用这样的手段,凡是被她看上的男人她都会对其他女人发表一些声明,让别人不敢去和她抢。

  离儿朝天翻翻白眼,这条蛇有什么好的,如果可以,她爱拿去就拿去,她才不要稀罕,她才不要呢,现在她恨不得有人能取而代之,她盼着解放呢。

  “凌小姐,我一定不会和你争,你放手去追吧,祝你早日追上。”这句话绝对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可话才说完,一声尖叫让她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啊,撒总,您来了。”真是说什么什么就来了。

  “撒总……”一群女人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即又重蹈覆辙,像昨晚一样朝朝思暮想的男人冲去,生怕落了人后。

  “哎……”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说完人就来了,报应不是。离儿没有过去,她烦恼着早上没听到他说要到公司来啊,还有她还没问他,他和她公司有什么关系呢。

  “离儿,我来了。”墨远宇力排众人,朝她直直的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后,一脸温柔地对她说道。

  离儿有些愕然,被他这样的举动,他亲昵的语气,这分明是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关系非浅,或者说是有暧昧。他在搞什么鬼,让被众女怨恨目光分裂的她差点抗不住。

  “撒总,第一次见面,哪个,居然认识我,太荣幸了。”她一边在脑海里搜词,一边尴尬地说道,心里却气得半死,太过份了他。

  墨远宇笑眯眯的看着她心里明明气得要死,脸上却还装出一副不认识他的表情。突然觉得其实挺好玩的,反正人间的日子也挺无聊的,反正和她总是要过一生的,就陪她玩玩吧。

  “太伤心了,昨晚我还替你挡一杯酒呢,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他笑容满面的提醒她,算是放过了她一马。

  离儿舒了一口气,只要说昨晚才认识的,她就不会被这群妒忌的女人撕碎,当下便稳住了心神。

  “谢谢撒总,谢谢。”她嘴掘的道,松了一口气,但不敢大意,谁知道这条蛇什么时候又动了别的心思呢,简直就是喜怒无常,她还是小心为妙。

  此刻的墨远宇觉得越来越有趣的,小女子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头一回让几千年来生活枯燥无味的他觉得原来生活是那么的好玩,小女人小时候和长大后果然是判若两人的,无论是哪一个时候,依然让他心动。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