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8章:疼惜?

    越爵斯的手打玩着打火车,将真皮转椅转过来,平静的说道:“这是事实,她不得不面对。”

  大管家完全看不懂越爵斯此举到底目的何为,按理近期殿下对小姐,温柔了不少,可是为什么要这么间接的伤害她。

  “近期不管她要去哪里,都不要阻拦。心情不好,应该发泄发泄。”唰……打火车点燃一根香烟,双腿交叠,像一个王者,惬意的抽着香烟,薄雾缭乱,有些梦幻般的感觉。

  大管家接下命令,谦卑的退出了书房,眼神扫过蔷薇楼时,眼里透过丝丝的疼惜。

  …………

  佐伊的身体轻轻地靠在沙发上,双手紧紧地抱着腿,身体仍旧是不受控制的发抖,阿彩送了三次晚餐过来,结果她一口都没有吃。

  不吃不喝,只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流着泪水,看起来特别的让人觉得可怜。

  吱呀一声,门再次被人推开,“我说过我不吃,不要再进来了。滚!”她的嗓音有些撕裂般的咆哮着。

  来人不仅没有走开,反而将卧室的门打开,走到她的跟前,温柔的说着:“不吃不喝,是对自己的惩罚?还是对你父亲的惩罚?Honey。”

  佐伊看着是越爵斯,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追问:“越爵斯,你是不是搞错了!事实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妈妈最爱的是我,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这么狠心的抛弃我,让我来背负这一切的痛苦呢?”

  越爵斯捋过她的酒红色长发,将她整个人揽进自己的怀里,她的泪水沁过黑色的衬衫到他的肌肤上,他的心有过一阵颤抖,看起来多么坚韧的女人,原来如此的脆弱不堪。

  “勇敢的接受现实,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他知道,她是风雨不改,学习为第一。以前没有钱上学,现在有了钱上学,自然会好好的珍惜。

  佐伊轻嗯一声,站起身,踩着虚浮的步子走进浴室。门被带上,不过一会儿就听到了水声,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血色蔷薇。

  浴室的水声不断,半个小时过去,佐伊却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

  眉一凑,没有犹豫的推开门,却看到那个女人在浴缸里打起盹儿来,眼角还有泪水在缓缓地淌过。他蹲下身,拿过浴花轻轻地搓着她的身体,最后用浴巾裹着抱到床上。

  他寂静的倚在床柱上,看着床上沉睡过去的人儿,脸上的表情复杂,无人看得他此时是疼惜,还是在享受他制造的结果。

  佐伊轻轻地拧起眉,翻了一个身,呢喃:“妈妈……妈妈……疼……为什么?……妈妈!”

  他躺在她的身侧,紧紧地搂住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脸颊,在安慰做着噩梦的人儿。得到了安抚,佐伊的心似乎也稳下来,平静的睡在他的怀里。

  夜半!佐伊突然睁开双眼,手指轻抹过脸颊的泪水,看了看身侧的越爵斯,替他压了压被子,下床换了长裙,穿上鞋,拿过文件袋径直出了门。

第068章:疼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