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74章:背负的折磨

    豪华包厢内,凯西的手指插在那头碎碎的金发中,幽蓝的眸子微眯,看着面前的特拓,笑意加深,手转动着打火机,“看来拓殿下,很想成为我的合作者。”

  “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再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特拓看着面前的白皮肤男人,其实有一点厌恶,但是他为了达到目的,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凯西赞赏的点头,打燃火机,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一口,“不过从这件事上,我似乎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我的合作伙伴从来不会吃亏,台北这边的黑道大哥,没有一个不是我的哥们。”特拓饶有深意的看着凯西。

  闻话,凯西霍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托起桌面上的威士忌到特拓的跟前:“Cheers!合作愉快!”

  特拓双腿交叠,轻轻地晃了晃杯中的液体,这才看向凯西,一饮而尽。

  …………

  佐伊精神恍惚的坐在教室里。班德去世已经有一周,可是她整个人根本没有从那失去的痛苦中醒过来,笔紧紧地攥在手里,用力的在白纸上画着一些凌乱的线条,笔划破了纸,刮到课上,发出一些刺耳的响声。周围的同学都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她立马低下头,搁下笔。

  放学时间,她打了电话让艾琳先回去,就到花店买了一束去班德和母亲的墓地,雪白的菊花放在两人的坟前,喃喃自语:“你们终于在一起了,祝福你们。”

  “我会生活得很好,即使没有你们的爱。即使我的存在,是你们之间的一道沟壑,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走好。”

  泪水不住的流下来,她昂首看着蔚蓝的天空,试图将泪水咽进去,却怎么也不能成功。

  手腕上被烙伤过的伤痕依旧还在,她那疼痛依稀记得,那是和失去痛相同的一种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对着班德说那番话,他会去自杀。

  就在她沉寂痛苦之时,一个巴掌突然打过来,她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闪躲,啪的一声!震耳欲袭,脑海里的脑浆都被打散了一般,她整个人不稳的扶住墓碑,随即是厌恶的撕吼声:“佐伊!滚出这里!你根本没有资格来祭拜我的父亲!”

  佐伊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狰狞的达纳,之前他不管多么的恨自己,也不会如此的打她,顶多作势要污辱她。现在!他的全身上下都透着浓烈的恨意,要将她剁成肉酱般。

  手指轻轻地抹去嘴角的血渍,抹去泪水,看着达纳:“父亲是自杀的,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所有的错都压在我的身上!”

  “那是事实!如果不是你,父亲会自杀吗?你好意思为我问什么?呵呵……佐伊,你在装什么傻!”达纳上前咬牙切齿,愤怒的说着。

  佐伊最后只是淡淡一笑,“嗯。是的,你的母亲,你的妹妹,你的父亲,全是我害死的,你杀了我,一了百了吧!”

  “一了百了?太便宜你,我会折磨你,一直到你跪地求饶为止!”达纳的手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很用力,疼得她的泪水直淌。

第074章:背负的折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