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6章:不愿意面对的过往

    佐伊淡笑而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上了加长版林肯。

  越爵斯愣愣的看着佐伊的背影,她的神色告诉他,这个女人一定与凯西之间有什么,他不能直接,毕竟现在他处在被动的状态之下。

  平静的坐在佐伊的身边,她转过头看了看他肩膀处的伤,手指轻掠过,柔声说道:“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你怎么不问这伤是怎么来的?”越爵斯双眼紧紧地锁在佐伊的身上,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看穿一般。注意着她每一个细小的表情。

  佐伊没有转过头,只是平静的说道:“你愿意告诉我,就自然会说。你要不愿意说,我死皮赖脸的追问,你也不会说。”

  越爵斯的手紧紧地按住她的手腕,恰巧又按在她被烫伤的位置,身体不住的抖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时,他突然咬牙切齿的说着:“记得昨天那条疯狗么?被他咬的。”

  果不其然佐伊的心咯噔一下,手上的疼痛曼延全身,眼珠儿都在眼眶里打转,她蓦地抽回身,“怎么会这么的不小心。”

  “你在心疼我?”越爵斯看着她那番泫然欲泣的模样,有一丝的暖意,或许他误会她了。

  “凯西为什么不把你弄死,这样我就可以完全的自由。”佐伊出乎意料的昂起头,看着他笑盈盈的说。

  越爵斯并没有生气,而是将脑袋搁在她的肩头,言词暧昧:“我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瞧瞧你刚刚那小模样。放心吧,为了折磨你,禁锢你,我会好好的活着。”

  佐伊耸耸肩,并没有开口说话。

  越爵斯继而又说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的恨你的父亲,是因为他间接害死了你的妈妈?还是因为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佐伊的双眼蓦地瞪大,惊诧的看着越爵斯,眼里有过躲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私事似乎没有必要向你交待。”

  “其实你的父亲真的很在意你。否则我前面用的招数不会奏效。”越爵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佐伊说这些,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关心,他起了恻隐之心吗?

  “不知道。不要在我的面前提他,行不行?”佐伊的声音有些哽咽,那是一段她不愿意面对的过往,妈妈的去逝,这个无情的父亲突然的关心,都来得太快,她根本接受不了。

  而且达纳那天在墓地说的话,事情好像真的和母亲有关一般。慢慢地抬起苍白的脸,“越爵斯,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嗯?”

  “帮我查一下当年班德小女儿诗诗的死,是不是与我的母亲有关。我只想知道达纳恨我,是因为母亲害死了诗诗,还是因为母亲拆散了他的家。”佐伊有些矛盾,害怕知道,却又想知道。

  越爵斯的手指轻抚过她的五官,“既然不愿意面对,那就不要去面对,不要去想。你在我的身边一天,达纳就不会把你怎么样。而且你是真的没有感觉到,达纳的行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恨吗。”

第066章:不愿意面对的过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