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2章:伪装的温柔

    佐伊扭过头,根本不愿意多看他一眼,怎么样,都摆脱不了那让人厌恶的嘴脸。

  越爵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下床,抱过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放在枕头上,看着一旁已经输完的点滴。他才意识自己做了什么事,接过丝被盖在她的身体,亲呢的压了压被角:“睡觉吧!明天我过来看你,Good-Night!”

  佐伊抱着糖果枕头一声不吭的将头埋进被子里,泪水从眼角肆意的流下来。

  就在越爵斯的脚踏出卧室之时,她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又对我这么的好,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越爵斯没有说话,当然也不会回头。咯咯的走下木梯。卧室里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佐伊的身体靠在床头,侧过头看着窗外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灯光。掀开丝被,静静的站在落地大窗前,看着满园的血色蔷薇,他的身体揉合在里面,让人心头一颤。

  …………

  佐伊因为身体不适,女佣阿彩就亲自将粥送到了房里去。她呆呆的坐着,手中的书还在昨天看的那一页,只是那页已经皱了,怎么也抚不平。

  门被人推开,越爵斯走进来就扫到床头柜上的粥还放在那里,眉头轻蹙,“Honey,为什么不吃早餐?难道不合味口,我叫人重新做。”

  佐伊抬起头,盯着越爵斯,恨不得将他整个人看穿一般。忽而抓过手边的书重重地向他抛去,他的黑眸中划过一丝的噬血,然,只是那么一下。手接过书,翻了翻,笑咪咪的问:“原来Honey对这一类书也这么的兴趣,你很喜欢么?我叫人把其他的四部也找其!”

  佐伊冷冷的勾起嘴角,“越爵斯,你在我的面前装什么?你觉得我会再相信你那张骗人的脸吗?”

  越爵斯坐到她的身边,用手探了探粥已经凉了,转过头对着佣人吩咐:“把粥热一下,再拿进来。”

  “好的,少殿下。”佣人阿彩走进来,拿了粥就转身离开。

  越爵斯伸出手欲抚她的脸颊之时,佐伊的手飞快的打住:“走!我不想看到你,滚开!”

  “如果你不乖乖的养病,难道你想自己也像小公主那样吗?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你愿意拯救小公主。你真的忍心看到一个弱小的女孩儿在你面前一天天的衰竭而死吗?佐伊,这就是你报复我的手段吗?”越爵斯双眼里全是认真,还有对艾琳的痛惜。

  佐伊听着,眼里有一丝的柔和。艾琳,那个对她毕恭毕敬的女孩儿。对佣人也极好,又受到人民爱戴的女孩儿。她……

  不想半辈子都担负那个罪孽。

  佐伊的侧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最后选择幽幽的说道:“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要自由,我想要出去。”

  越爵斯的脸色发寒,果然这个女人是不能宠。冰冷的光芒闪过,他的手突然紧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最后像一个王者冷冷的宣布:“给你三分颜色,你当真开起了染坊。得到一样东西都会付出代价,你也不在外!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过来!”

第022章:伪装的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