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第二十一节 我的鼻子很灵(2)

  夏童没料到苏冉会突然问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愣了半天,皱着眉头道:“我已经说过我没有住酒店,那个酒店有什么来历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冉命服务生倒了一杯热茶,轻轻滤掉杯中浮动的茶叶后轻轻一笑,“爱上一个男人必然会爱上他所在的城市,夏小姐口口声声说与我丈夫心意相合,怎么对这座城市一点热忱都没有?”悠闲喝下一口热茶后,她继续说道:“Hyacinthus一词来源于希腊,是希腊神话中受太阳神阿波罗宠眷、并被其所掷铁饼误伤而死的美少年。夏小姐住的酒店里一定放满了风信子吧?风信子的学名便来源于Hyacinthus,可以说,这是一家以希腊神话为背景的五星级酒店,一进酒店便能看到深邃的紫色风信子。”

  夏童的呼吸加促,“我可没心情听你在这里讲什么酒店文化,这跟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夏小姐身上还带着风信子的气息,这种一种气息很独特的植物,难道夏小姐闻不到吗?”苏冉笑得更加从容。

  夏童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低头闻了闻身上的气息,只是一个动作便泄露了她刚刚在撒谎的行为。身上什么气息都没有,除了她今早上刚刚喷上的香水味,见苏冉的神情后顿时恼羞成怒,“你耍我?什么风信子气息?冥禹家难道就不能有风信子吗?你又没去过冥禹的住所,凭什么在这里一副大摆道理的模样?”

  轻轻撩动了一下茶香,之所以点茶,苏冉不过是想让鼻子里干净些,闻言夏童的狡辩后倒是无奈一笑,好像是在笑夏童的孤陋寡闻似的,“看来夏小姐对这座城市的情况真的不了解。风信子因为气息比较独特,所以这座城市从来不会栽种,只有Hyacinthus酒店里才会有风信子。至于夏小姐说的冥禹住所有风信子的话——”她更是讥讽勾唇,“我的确没去过冥禹的住所,但很显然我比你更了解冥禹,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太过芬香的气息,尤其是风信子,他很小的时候就对风信子的味道过敏,所以说这几天他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呢?”

  因为爱他,所以她对他的过往都做了全面的了解。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你说我身上有风信子的味道,又凭着这个味道就断定我住在酒店,真是荒谬,我怎么就闻不到什么风信子的味道?”夏童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动物似的开始发起了反攻。

  苏冉见她的冷静尽失,更是淡定自如,点了点自己的鼻翼,“夏小姐,我的鼻子很灵的。”

  刚刚夏童的身子朝前倾,空气中早留下气息,虽说这种气息淡若游丝,又被浓郁的咖啡香遮盖,但苏冉还是能够闻得到属于风信子的气息,所以才从马上要溃败的逆境扭转过来。

  夏童猛地站起身,不悦地喝了一句,“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什么风信子的味道,我能闻到的除了咖啡香之外,还有就是我身上的——”

  “Frago香水的气息。”苏冉没等她说完,便笑着将她想要说的香水名称说了出来,这一次她的眼里除了自信还有早已经决定了胜败的裁决——

  “夏小姐今天用的是法国Frago香水品牌今年最新推出的一款“密爱”,这款香水是限量版,除了Frago品牌的高级会员普通人根本就买不到。”

  

第一章·第二十一节 我的鼻子很灵(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