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第二十节 来者不善(2)

  安小朵似乎看出了点端倪,想要说什么却又被苏冉的眼神禁止了,只好拿过包包起身说了句,“好吧,你有事一定要打给我。”说完,又看了一眼夏童,皱了皱眉头补上了一句,“苏冉,如果你想赶苍蝇的话更要告诉我,我会给你买十大瓶的杀虫剂!”

  夏童不悦地看了一眼安小朵。

  安小朵也毫不示弱,冲着她瞪着眼睛。

  苏冉赶忙劝说安小朵离开。

  咖啡店外,雪下得更加厚重,大片大片的飞落下来,今年的雪看来少不了了。

  夏童自顾自地点了一杯东西后坐在了安小朵坐过的位置,与苏冉面对面。女人和女人很奇怪,见面的目的决定了两者的磁场变化,一对知己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往往都是身体向前倾,而一对冤家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很自然地用距离感来表达内心的排斥和抗拒,无论笑容有多么深,无论话有多甜,磁场的背离早已经决定了两人的态度和谈话的性质。

  人的肢体语言有时候比眼神更真实,更能精准表达出内心的想法。

  “厉太太闲暇的时候经常约上闺蜜吧?也对,有时候跟闺蜜在一起的确能够排解心中的郁结。”夏童笑看着她,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优越感。

  苏冉不难听出她幸灾乐祸的语气,拿起热奶喝了一口道:“这不应该是初见者要说的话。”而后美眸泛着淡淡的光,勾唇问了句,“请问你是?”

  小三和正室永远都是这样开始,谁又规定正室一定要歇斯底里口口声声骂着狐狸精?女人之间的战争大多数是围绕着一个男人,那么,就看谁更能沉得住气了。

  在这场婚姻和爱情里,苏冉不知不觉成了失败者,但不意味着她也要在情敌面前溃不成军,最起码,要为自己保留住最后一点点可怜的尊严。

  夏童闻言她的话后,先是一愣,唇角紧跟着勾起一丝讥讽,“厉太太还挺喜欢装糊涂的。”说完,从精致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女士香烟来,通体黑色的细长烟身,素净蔻丹的手指熟稔地夹起,刚要点燃又故作照顾对方似的问了句,“不介意吧?”

  苏冉没有顺着她的话回答,轻轻笑了一下,“介意,二手烟的危害远远高于一手烟的道理是个成年人都懂。”

  夏童许是没料到她会回答了这么一句,又微怔了下,修长的手指捻了捻烟身,眼里的攻击性开始转强——

  “看样子是厉太太孤陋寡闻了,这款女士烟对人体没有丝毫危害,点燃时会散发淡淡的清香,可能是因为产量较少不为人知吧。”她将一支长烟在苏冉的眼前晃了晃,勾起唇,“国内买不到这种烟,是冥禹知道我喜欢,特意从国外定制回来的。”

  火药味儿,因她这句很明显的挑衅之言变得更加明显,空气中原本淡淡的咖啡香也变了味道。

  女人的战争,会随着其中一个的方寸大乱而直接宣布失败告终,苏冉听得出她有刻意激怒对方的意图,唇畔一直保持着柔软的笑意,抬手指了指一侧的墙角,淡淡说道:“我看,你还是要遵守规定的好。”

  

第一章·第二十节 来者不善(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