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第二十一节 我的鼻子很灵(1)

  夏童见她脸色转冷,心中暗爽,更加认为苏冉不过是个怪胎而已,身子重新倚靠在椅背上笑了笑:“如果法律能够让你觉得有安全感的话,那厉太太最好多找几位律师,不妨告诉你吧,这几天我一直都跟冥禹在一起,在他的住所我们不知道有多恩爱,在你告我诽谤的同时最好也再告我个勾引有妇之夫的罪名,对于名声如何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冥禹而已。”

  话,已经说到明确得不能再明确的地步。

  牛奶,终于在杯中凉透了,如同苏冉的心一样,厉冥禹这几天的确没有回家,她曾也想过给他打电话,但每次拿起手机始终没有勇气按下那个名为“老公”的电话号码,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只觉得有时候期待也是一种希望,最起码没有亲耳听到对方给出的判决。

  但万万没想到,今天夏童竟然跑来告诉她,这几天冥禹一直同她在一起!

  心在绞痛,又像是被人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抽痛个不停,苏冉抬眸看着对面的女人,说实话这个夏童长得真的很漂亮,混血的轮廓总是勾着那么一股子诱惑男人犯罪的美,却又敏感发现她眸底深处窜过的一抹精光,原本疼痛的心倏然停滞了半秒,疑惑取代了疼痛。

  “是吗?”苏冉不动声色地将身子探前,深吸了一口气,仔细辨别还浮动在空气中的淡淡气息后,笑容又泛在唇畔,“夏小姐一向有幻想情结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天夏小姐一直是住在酒店里的,你并没有跟冥禹在一起过。”

  夏童一愣,“你什么意思?”

  “夏小姐住的是Hyacinthus酒店,我说的没错吧?”苏冉重新将身体靠回到椅背上,轻柔的语气透着绝对的自信。

  夏童死死地盯着她,呼吸也微微转为急促,半晌后狠狠说了句,“你跟踪我?”

  苏冉低笑摇头,“跟踪你?对不起我很忙的,我哪有时间跟踪你,还有,我有必要跟踪你吗?夏小姐这几天一直住的是酒店,却口口声声说跟冥禹在一起,夏小姐,你做小三也要做的称职点吧?有点职业操守好不好?冥禹是你用来对付我的工具,那么至少你也应该将谎话说得再圆满些才能达到目的吧?”

  “我、我撒什么谎了?我的确是跟冥禹在一起。”夏童的脸色转为难看,看着她又讥讽道:“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吧?你一定不知道冥禹在床上有多热情,今早上我们还缠绵了好久,冥禹说了,只有我才会令他有感觉,只有——”

  “知道Hyacinthus酒店的来历吗?”苏冉没有理会这番话,没等说完便轻声打断,语气像是平静的湖面,云淡风轻。

  如果只听着夏童说的这番话,苏冉肯定会难过死,但刚刚就在心痛得快要死掉的瞬间,她看到夏童眼中闪过得逞的精光这才拉回了理智,夏童既然敢主动找她,必然是做好了一切准备,这其中有真话也必然有假话,她当然不能只凭着她的一面之词?

  

第一章·第二十一节 我的鼻子很灵(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