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第三节 尴尬

  厉冥禹因为醉酒也没站稳,直接压在她的身上。

  苏冉只觉得身上一沉,鼻息之间充塞着夹杂淡淡酒气的琥珀香,当然,那抹若有若无的女人香水味道被她刻意忽略,男人的鼻息落在她的耳畔,令她蓦然脸红心跳。

  她从来没有跟他这么贴近过,就算是新婚那晚也没有这样过。

  身上的男人气令苏冉慌了心神,黑暗中惶惶侧过脸,走廊中的灯光投射了进来,将厉冥禹的侧脸轮廓映得十分清晰,鼻翼如同被雕刻般的俊挺。

  苏冉忘了推开他,虽说娇羞万分,但还是被他的样子所蛊惑。美眸怔怔地看着他的侧脸,脑海中不由得忆起初见他的情形。

  几个月前,她被老总派到政府部门取一份有关承标的批示文件,直接负责人便是厉冥禹,只有他点头同意亲笔签字才能让文件生效。苏冉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脏狂跳的感觉。

  那天他刚刚主持完政府会议,人群之中他伟岸的身材显得鹤立鸡群,身上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上,边朝办公室走着边对身后的一些官员交代相关事宜,见她后只是抬手示意一下让她跟着进来,从始至终他的眼神都没有游离过,那么坚定稳重,语调温沉中透着过分好听的低醇。

  说实话,她接触到的政府官员也不算少,但各个不是挺着啤酒肚就是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但厉冥禹不同,他是政府议会最年轻最有前途的议员,相对于那些喜欢打着官腔的政府官员来说,厉冥禹哪怕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聆听,身上也有着不怒而威的权势之气,令人不敢小觑他的意见和行为。

  也许,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天生是领导者的料。

  苏冉的心在那一刻便瞬间融化了,却又在半小时之后又迅速跌倒了谷底。

  她没料到她的亲生姐姐会走进他的办公室,笑盈盈地挽住他的臂弯亲热介绍道:苏冉,他就是我跟你提到的mr.right,你要叫他姐夫哦。

  那一天,苏冉几乎是落荒而逃。

  那一个月,她几乎感受不到春天的温暖。

  身上的男人动了动,似乎察觉到她一瞬不瞬的凝视,微微转头看着她,淡淡的酒气和属于他的气息有些温热地散落在她的脸颊上,痒痒的感觉将苏冉拉回了现实,四目相对时,她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娇小的身子下意识挣扎了一下。

  “别动。”男人的嗓音听上去有些压抑和暗沉,惊得她不敢再动了,只是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头顶上的他。

  她和他的脸颊靠的很近,近到她可以清晰感受到他胸膛的热度,近到她可以呼吸到他的呼吸,忍不住颤抖着。

  她嫁给了他,他是她的丈夫,可新婚之夜他除了将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外没有碰过她一下,今晚他不会是想……

  呼吸开始变得紊乱,下一刻却觉得身上一轻,厉冥禹摇摇晃晃竟然站了起来,二话没说朝着浴室走过去。

  苏冉一愣。

  他的样子令她心生委屈,用力地咬了咬唇瓣,起了身,长长的卷发温顺地贴靠在后背上。

  “姐夫,呃,冥禹——”暗自责怪自己的嘴笨,马上改了口,轻声唤了他的名字。

  厉冥禹转身看着她。

  “那个……”苏冉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口的沉闷,轻声说了句,“我先给你备好洗澡水,你等一下。”

  厉冥禹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反对,她从他的身边走过。

  她的背影在朦胧的灯光中显得更加影绰,纤细的线条如一道最美的画卷,身上的淡淡清香又令他腾起熟悉的燥热,英挺的眉心下意识蹙了蹙,他再清楚不过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眸光沉了沉,就在她快要走进浴室的时候,他一贯低沉的嗓音扬起——

  “今晚我睡客房。”

  苏冉的后背僵硬了一下,没有回头,一秒钟后柔声说了句,“好。”

  身影消失在浴室,没一会儿,传出哗哗放水的声音。

  厉冥禹感到头有些胀痛,走到沙发坐下,这才环视了这间所谓的“婚房”。一切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来设计,就连床单被罩都是暗调的颜色,空气中似乎还浮动着苏冉身上的气息,很淡很淡,不是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香水味,更像是一种天然的清香,他不知道这是一种香气,只觉得,呼吸入肺十分干净。

  他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眼神深思、暗沉……

  ————————华丽丽分割线————————

  又一个月过去,十二月份入了冬,好在这座城市每天都是微风,外出也不会太过寒凉。

  路两旁的法桐早已经变得干枯,透着冬日阳光的耀眼轻飘下来枯叶。

  这个季节最美的便是落叶,满地的金黄,倒成了美丽的风景线。

  都市每天都是繁华而忙碌着,不管春夏秋冬,也不管严寒酷暑,人来人往将这座城市的奢华装点得更加丰富。

  苏冉将视线从窗外的车来车往中转移了回来,正好安小朵买完了咖啡端了过来,在她对面坐下后,捶了捶腿娇声说了句,“苏冉,我发现一个问题,人家都说女人过了25之后才会感觉时间过得快呢,我们两个才23啊,一上午才逛了两个商厦,这时间怎么一晃就过去了呢?”

  安小朵是苏冉交了十一年的好朋友,从上学到踏入社会工作了,两人还是无话不谈,应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知己。安小朵出生在台北,不过自小就跟着父母举家搬迁到这座城市,她出身医学世家,父母都是权威的外科大夫,正因如此才会被高薪聘请到这里来。

  安小朵倒是不大喜欢从医,许是自小见惯了父母拿着手术刀的样子,但还是拗不过父母的安排,也在这座城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做起了急诊科大夫,虽说平时很忙,但只要一闲下来就会约出苏冉一起逛逛街,吃吃饭聊聊天。

  不过苏冉跟她还有不同的地方。

  苏冉读的不是医学院,而是中文系。

  苏冉每次与安小朵出来逛街的时候很少买衣服,因为她家环境不宽裕。

  虽说苏冉有一个在全球资产排名能进前十的爸爸,但很小的时候,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便被小三破坏了,爸爸犯了有钱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在外面有了外遇,妈妈气不过便提出了离婚,法院将姐姐判给了爸爸,而她自小就跟着妈妈。

  再后来,爸爸娶了小三进门。

  再再后来,妈妈也另嫁他人。

第一章·第三节 尴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