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假如,那么

    “什……什么?”苏曼雪瞪大了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吃的正欢的儿子。

  “妈咪,我都说过了,明天叔叔和漂亮阿姨会来我家吃饭,是我热情邀请的!”小家伙挥舞着手中的小勺子,无比兴奋,全然没有看到母亲大人已经变色的脸。

  苏曼雪呆愣在原地,他口中的‘叔叔’和‘漂亮阿姨’,是司徒煜晟和兰璇溪吧!天!这个小东西,怎么一天到晚给她惹麻烦!

  “好啊,我们的宝贝很热情嘛,不错!”樊律宠溺的摸摸他的脑袋,转而看向那个失神的女人。

  “雪儿,这并不是大事,你们之间的事情,必需是要完全解决的,不是吗?”樊律柔声的安慰道,只是很想提醒一下他的娇妻——他的早餐,为什么还端在她手里,为什么还不给他!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是可以继续的?在经过那么多年后,彼此间的熟悉和依恋,应该早就散去了,此刻再相处,只有陌生的气息而已!

  可是,心底终是不甘心!

  凌潇肃真的是很不解,为什么他要来这里?如璇溪所说,那个小家伙只是邀请了司徒和她,为什么要拽上他呢?

  司徒煜晟给出的解释是——无所谓的,他们家也不会少你一副碗筷,况且,你和樊律还是旧识,应该不会有什么!

  但是,司徒煜晟很不解,为什么他们来这里,夏邑也要跟着?

  夏邑给出的解释是——既然,多余的凌潇肃都来了,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来,再说了我和他们家的关系,比你们任何一人都要好吧!

  当苏曼雪打开门,看到门外华丽丽站着的四人行时,着实是没有料想到,但是很庆幸准备的晚餐材料够多!

  “欢迎欢迎,真是荣幸,你们大家能够前来,真是令我们家蓬荜生辉!”樊律说着极为恶俗的客套话,眼神却是从他们四人身上扫过,最终定格在凌潇肃身上。

  司徒煜晟扯嘴微笑,目光从一进门便驻留在苏曼雪身上,那个一身素雅的女人,围着卡通围裙在屋内忙碌,心底泛起的是一丝丝的苦水!

  这里和五年前一样,大体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只是……屋内各个角落,散落的是他们三口之家的气息。快乐的三人照,甜蜜的全家福,幸福的夫妻照,该死的!没事,干嘛在家里放这么多无聊的照片!

  夏邑对这怪异的气氛终究是忍受不了,起身至厨房,“苏苏,我怎么觉得你家亲亲老公,对凌美人有……不一样的…怪异的眼神?”

  苏曼雪切着西红柿的手微微一抖,转头笑看着一脸疑惑的夏邑,“我觉得吧,过了这么多年,你的感觉倒是便敏感了!但是,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啊,或许是…只是他们比陌生人熟悉的缘故,所以你才会有那种错觉吧!”

  说老实话,苏曼雪也不是很清楚樊律和凌潇肃之间的事,上次也只是草草的说了下樊音,但是她并不像去深究,这种事还是等樊律主动开口比较好!

  “苏苏,我怎么又觉得,你和你家亲亲老公之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是夫妻间的深爱,反而更像是多年老夫老妻之间的依赖和亲情!”夏邑芊芊手指夹起案板上的西红柿,十分好奇。

  苏曼雪为她这大胆的猜测稍稍愣神,随即便轻摇摇头,“夏邑,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及其丰富,毕竟你是搞设计的,果真是思维及其跳跃!”

  兰璇溪真的觉得自己今天不该来的,这整个餐桌上的气氛实在是很诡异,每个人似乎都带着莫名其妙的思绪在用餐!

  “不知道樊先生,和苏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实在是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兰璇溪率先打破了沉默。

  苏曼雪放下了为小家伙擦嘴的餐巾,浅笑的看了身旁的樊律一眼,没有开口,只是继续用餐,显然是将问题抛给了他。

  “其实,我和雪儿的认识过程还是极富传奇的,甚至是很有缘分的!”樊律放下手中的水杯,双手交握在桌上,轻柔的开口讲述他们这段过往。

  司徒煜晟低敛的双眸中闪过一丝阴郁,那么亲热直接的称呼,让他难受!

  “第一次见到雪儿,是在五年前的那个冬天的机场,她一个单身美丽女子自然是惹得不少人的注目,但是…我注意到她却是那双心碎的眼眸!那么的脆弱慌乱,像是被人丢弃的宠物,却又是那么倨傲的坚强,浑身都是防备的刺!”樊律深沉的嗓音回绕在屋内,所有人都没有出声,连向来闹腾的小家伙也似懂非懂的听着,爹哋怎么现在就讲故事了,不是要到睡觉的时候才讲的吗?

  司徒煜晟握着酒杯的手指渐渐发白,幽深的双眸是越发的清冷,五年前的冬天,她一人独自的离开,带着怎样的心情,他从来不曾想象!今天,从樊律口中得知,竟是那么的心痛!

  “当时,我就坐在她身后等着登机,她一直垂着头看着什么书,我悄悄探头过去一看,居然是席慕容的诗集!席慕容的爱情诗句,总是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那么温婉哀怨,令人魂肠愁结、不能释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美丽清丽的女子会喜欢他的诗,后来,我知道了!”樊律深深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司徒煜晟,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毕竟那是雪儿和他的事。

  “假如爱情可以解释、誓言可以修改

  假如你我的相遇,可以重新安排

  那么,生活就会比较容易

  假如,有一天

  我终于能将你忘记

  然而,这不是随便传说的故事

  也不是明天才要上演的戏剧

  我无法找出原稿然后将你将你一笔抹去”

  苏曼雪轻声的朗诵出,一段早已烂熟于心的诗句,那些曾经母亲最喜欢的诗句!

  司徒煜晟压抑的那根弦,终于是断了,抬眼直视着对面的苏曼雪,紧抿的薄唇透露的

是浓浓的苦楚!

  猛然推开椅子,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将对面的苏曼雪拽起,轻车熟路的来到她曾经的房间,现在也是他们夫妻二人的房间。

  砰然关上的房门阻拦了外面人的侧目,也惊醒了苏曼雪飘忽的心,抬眼看着司徒煜晟。他整个人是凌厉的阴郁,像是处于暴怒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不安的想要后退一步,却是被他拉住手腕,猛然的将她拉入他的怀里,精瘦刚毅的胸怀让她的鼻头都有些发酸。

  钳制在腰间的臂弯,死死的用力,无力去挣扎,“司徒煜晟,你……”

  “不要说话,现在,不要说任何话,只要让我这么抱着你就好!”司徒煜晟轻声开口,嘶哑的嗓音是浓烈的压抑,只是一味的汲取着她的气息。

  “那个,我说,苏苏的亲亲老公樊大律师,你不去阻止吗?”夏邑目瞪口呆的看着在他们面前关上的房门,实在是难以接受,但是更让她吃惊的是樊律的反应,实在是很诡异!

  樊律优雅的端起面前的红酒杯,如水的双眸扫过房门一眼,温柔的浅笑,“不用担心,现在还是在我家,我想司徒先生是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而且,我觉得他们有必要将过往的事情全部解决干净,不是吗,凌先生?”

  凌潇肃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抬起一直低垂的眼眸,直视着对面的樊律,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不明意味的笑,“没错,过去的事情的确是要彻底弄清楚!”

  

假如,那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