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重新出发

    五年了,她终于是有勇气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他的消息一直都不曾断过,任何能够得知的渠道她都不曾错过。或者……正如律所说,他是刻意让消息外露,刻意让她知道他现在的一切!

  五年了,她放下了一些过往,也得到了一些意外的礼物,那些生命中重要的部分!只是,再次面对他,她是否还会如此镇定?

  “怎么了,是不是有些感慨?”单薄的身子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些年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不论何时都如此依赖。

  “是啊,否则我也不会迟疑这么久,但是我可以全新看待这里所有的人!对了,宝贝呢?”转头看向他怀里熟睡的小家伙,长时间的飞行让这个闹腾的家伙终于是累了,此刻正恬静安然的沉睡。

  “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可有的忙了!”男人一手搂着女子的肩膀,一手抱着熟睡的幼儿,画面那么的温馨甜蜜。

  “律,你至今都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才肯回来?”女子轻柔的开口问道,这个问题虽然不是一次提及,但是她从来没有得到他确切的答案。

  “雪儿,有些事,以后你自然就会知晓,何必现在如此心急?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回来,好戏才刚刚上演,精彩的压轴好戏还在后面。”男人不失温柔地将女子带入一旁等候的汽车里,嘴角扬起的是久违的斗志。

  “哇!妈咪,这里就是你的家啊?好小一只哦!”

  “咦?妈咪,这个就是你的床啊?好小一只哦!”

  “啊!妈咪,这里就是你的……”嘀嘀咕咕的软软语调在房间里响起,不断挑起苏曼雪压抑已久的怒火。

  “樊苏,现在就给我闭上你的小嘴巴,OK?”苏曼雪双手叉腰站定在那个小家伙面前,冷淡的脸上是微怒的火气。

  小家伙嘴一瘪,不乐意的扭着小屁股往另个房间摇去,“爹哋,妈咪她欺负我……你去给我报仇!”

  略带哭腔的语调及时响起,甚至很配合的有着抽泣声,神泪俱下的控告着他母亲大人的罪状,但是他显然忽略了一点!

  “报仇?乖,爹哋现在没空,等晚上在找妈咪报仇,好不好?”慈父很和蔼的安慰道,虽然这话安慰意味很浓,但是对付这种小毛头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他似乎也忽略了一点。

  “哼!爹哋你又骗人,上次你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你没有!”小家伙似乎对这种事很有记忆力,典型有仇必报!

  寂静的办公室内,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出,首席位上的总裁大人今天脾气又不太好了!这几年,总裁大人的脾气似乎差了很多啊!

  “散会,明天所有部门如果不能拿出像样的报告,那么统统给我……走人!”到嘴的‘滚’字及时改掉,这个字从她走后,便一直是他心头的痛。

  待到所有人都出去后,坐在一旁的凌潇肃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白皙的脸上是淡淡的担忧,浅浅的叹了口气,“司徒,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那个……夏邑……好像在机场看到了苏小姐!”

  略显疑惑的缓缓道出,当他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也很吃惊。但是,夏邑拍着胸脯保证她绝对没有看错,只是……

  不意外的看到了司徒煜晟微变的神情,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便又恢复了正常,这么多年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

  只是……哎!

  凌潇肃没有再开口,有些事,必需等司徒自己去发现,毕竟当年的事他有一定的责任。只愿这么久过去了,他们都能够幸福!

  司徒煜晟仰靠在椅子后背上,闭上了双眼看不到他的心绪,只是交握在胸前的双手是死死地紧握。起伏的胸膛是压抑已久的怒气和不甘,五年了!

  她不曾留下任何的痕迹便悄然离开,任他怎么努力都不曾找到她的踪影,每天似乎都是在梦里才能见到她,只是从不曾对他展露笑颜!

  他刻意高调的出席任何场所,只为了能够让她得知他的消息,不管她是否在意!他不愿意在不知道她的情况下,错过任何遇见的可能,每出差到一个国家,他都曾用心留意,那个熟悉的背影。有时,他甚至会想象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陪伴,但是那种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心太痛了!

  苏曼雪,他这一生都难以磨灭的痕迹!那个清丽冷然的女子,时常萦绕在他脑海,却是无力触碰!

  当年的他们,是什么地方出错了?他的骄傲?还是她的骄傲?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她的心,当年如果他可以放下自尊,如果他可以给她更多的时间和耐心,如果他可以细细的跟她解释,或许不会如此!

  只是,现在她的心是否依然还在?那颗飘忽不定的心,是否还留有的位置?他们能否重新来过?

  以前他曾经自负的认为,他可以得到她全部的真心,但是……事过境迁,他有些迟疑了!那个美丽出色的女子,他是否还能够有幸拥有?

  司徒煜晟缓缓睁开双眼,迸发的是势在必得的决心,薄唇扬起了自信的高傲,“苏曼雪,你,我要定了!”

  凌潇肃看着眼前有些漠然的兰璇溪,唯有轻叹口气,“璇溪,当年的事我们都有错,但是,你没必要全部揽在自己身上,现在……她终于是肯回来了。”

  世界如此之大,要寻找一个刻意躲藏起来的人是很困难的,不论司徒花费了多少的精力和金钱,都是一无所获!现在,她终于是回来了!

  兰璇溪摇摇头浅笑,“我并没有在自责,当年的事我是有一定的责任,但是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两个同样自负骄傲的人,都不愿先低头,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过脆弱和单薄,基本的信任都难以存在!”

  美艳骄傲的下巴微抬,完美的侧脸照耀在阳光下,一如不可侵犯的女神!兰璇溪起身至窗前,双手背在身后,俯视着脚下的车流。

  和司徒一样,她也很喜欢这种高空俯视的感觉,也和司徒一样,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相同反而相抵触!或许,这就是他不爱她的原因!

  

重新出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