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仓皇而逃

    “你也不用这样看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今天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苏曼雪仰起头,将一旁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今天的红酒有些酸涩,不好喝!

  也不去理会瞿静风有何表情,现在的她是身心憔悴,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及任何人,这事,还真是要感谢凌潇肃!

  转身离开之际,转头不经意间却看到了那对男女,心是猛然的生疼。原来他是这般心急?刚刚结束了一切,便来庆祝了!呵呵……

  苏曼雪微不可见的冷笑,不再多做停留,翩然离去,却是转身之际眼眶泛起水雾。

  瞿静风立即掏出几张钞票放在桌上,连忙追赶上去,虽然她不想再看到他,但是现在这么晚了他不放心。

  “你,有必要这样吗?”兰璇溪紧抿着嘴看着对面的男人,虽然已经决定放弃他了,但是看到他这样,心还是会很痛。

  看到苏曼雪出了公寓,看着她将一箱子的东西扔掉,看着她上了瞿静风的车子,一路尾随着他们来到这里,甚至……利用他的身份让经理给他们安排从后门进来。

  这么容易被她注意的位置,是他可以安排的,只是为了让她可以看到他们,看到她和司徒煜晟一起用餐!真是费尽心思!

  司徒煜晟紧握着手中的刀叉,优雅斯文的切着盘中的牛肉,扬起薄唇浅笑,“只是带你来吃饭而已,不用想太多,不喜欢吃胡萝卜就不要吃了。”

  话刚说出口,却是一阵暗恼,该死的,他都在说些什么!

  兰璇溪苦笑的讲叉子上的胡萝卜片塞进嘴里,是苏曼雪不喜欢胡萝卜吧!他真是……细心啊,对于她真是用了心思了!可是,他似乎不知道,自己是不喜欢洋葱,否则也不会为她点了这道洋葱浓汤了!

  苏曼雪困难的咽下口中的药丸,是因为看到他们吗,所以才会消化不良?那个混蛋,怎么可以那样?

  鼻子一阵酸涩,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掉落,不要哭啊……苏曼雪不许哭!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吃完饭,会做些什么呢?虽然一再的告诫自己,但是脑海却老是冒出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和他结束了而已,很正常的嘛!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漆黑的屋顶,他现在在家吗?他现在回在对面注视她吗?

  “啊!”苏曼雪尖叫了一声,烦躁的在床上翻滚,抑制自己想他的念头。

  精神很不济的起床,头疼欲裂,摸摸额头有些低烧了,自己免疫力向来是不佳。简单洗漱后,下楼取了自己的牛奶和报纸。

  为什么又是他们?为什么报纸老是刊登这些无聊的花边新闻?占据报纸头版的正是昨晚司徒煜晟和兰璇溪在餐厅用餐的画面,两人似乎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都是一脸灿烂的笑意,男的俊,女的美,在苏曼雪看来却是那般的刺眼和痛心。

  狠狠地将报纸蹂躏,精准无误地丢进一旁的垃圾桶内,却是丢不开心头的疼痛。干涩的眼角又是一阵湿润,他凭什么这样?在将她伤的遍体鳞伤后,还那么的心安理得!

  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发烧的程度似乎有些严重了,额头是滚烫的触感,浑身也是有些酸痛,但是心所受的伤却是无药可医!

  简单的收拾一番,便出门准备去附近药店买些感冒退烧药,刚出小区大门便看到了搬家公司的卡车,在一旁指挥的人正是凌潇肃。

  苏曼雪昏沉沉的脑袋却是立即想到了怎么一回事,他是要搬家了吧!也好,都结束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在住在这里了,毕竟他当初会住这里,也不过是一场游戏必要的装备!

  苏曼雪绕过了繁忙的工人,准备从旁边绕道而行,却听到了凌潇肃的声音,“你们都小心些,这些都是易碎的琉璃还有水晶,当心些!”

  琉璃?水晶?她似乎曾经在兰璇溪身上看到了这些小饰品,也曾从夏邑口中听闻兰璇溪和喜爱收集这些,司徒煜晟也曾经花重金从拍卖行买下稀世天然水晶送给她。难道,他不是搬走,而是……她搬进来?

  第一次,苏曼雪有了做贼心虚的感觉,透过厚实的窗帘小心翼翼的观察对面的楼层,果不其然!司徒煜晟家里是一阵忙碌,来来回回的工人不停搬些东西上来,猜对了!呵呵……恭喜你们哈!

  眼角却又一行清泪滑过,沾湿了高领的毛衣,狠狠的合上窗帘,苏曼雪!你这是在干什么?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这般不堪!

  那个情场上的花花公子,为什么要沉迷在他的温柔之中?对,或许他曾经说过的话都是真的,但是……那保证不了一生!

  为什么要哭呢?苏曼雪,为什么要让自己难过?为什么心痛呢?苏曼雪,为什么要让自己脆弱?

  埋首在双臂间,低声的哭泣,压抑着崩溃的情感,为什么要为他流眼泪?不要再哭了,不要哭……

  离开他,彻底的离开!在这里,遇见他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遇见他们的机会是天天发生!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他们两人的幸福,她没有力气去对抗他们的甜蜜!

  “真的决定了吗?不会后悔吗?”握着签字笔的手停顿了,男子转头问向身旁的女子,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

  “你呢?你会为了今天的举动而后悔吗?”女子偏头浅笑,暖暖的梨涡浅浅的显现,温润的双眸里是狡黠的笑意。

  坐在他们面前的中年妇女有些疑惑,但还是以职业的笑容询问两人,虽然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是难保会有人临时怯场。

  但是,这两人之间似乎没什么问题了,男人一身温文尔雅的秀气,如神雕刻般的俊颜,举手投足间的高贵气质,言谈间的良好内涵,还有对女人的温柔眼神,这样一个男人太完美了!

  他身旁的女人则是温润如水般的清澈,浅笑的脸上是淡淡的温柔,如水的双眸是浅浅的笑意,整个人是说不出的淡雅。

  “God will bless you!”妇女起身微笑说道,遂转身将两人的档案收藏好。

  “今后,我们一道前进,共同面对!”男人温柔地执起女子的手,深情的与她对视,世界仿若只有他们两人。

  女子仰头一笑,是恍若春日里的阳光,整个人洋溢的都是耀眼的和煦,“好,我们,一起!”

  后悔?不,绝不!

  

仓皇而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