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死的赎罪

    “医生,他不要紧吧?”苏曼雪坐在椅子上紧张地询问着医生,虽然那把水果刀不是很大,但是当时血却是不住的流,吓坏了她。

  “放心吧,虽然伤口很大,但是并没有伤及到内脏。只要住院查看几天,拆了线就可以回家了,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稍有些年长的医生好心安慰道,看情形似乎是这个女孩子的男朋友。

  苏曼雪得知他并没有什么大事便放下心,虽然不想再看到他,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瓜葛,但是……今天的事,确实是他的仗义,就算是个陌生人她也会担心!

  “我没事的,你先走吧。”瞿静风惨白着脸静躺在病床上,麻醉已经缓缓退去,丝丝疼痛也渐渐清晰感受到,但是那又如何?比起心中的痛,这点算什么!

  苏曼雪抿嘴看着床上的瞿静风,本就羸弱的他现在是越发的虚弱,“瞿静风,今天的事我感谢你,就当……是你的赎罪,你、我各不相欠!”

  说完便淡然地转身,这种充满着药水的医院永远是她的噩梦,如果有可能她绝不愿踏进这里的。

  “曼雪,如果……如果我为你而死,是不是……可以为我留一点点的思念?”瞿静风凄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苏曼雪行进的脚步。

  “曼雪,如果,我用我的性命来为我当年的事赎罪,你是不是可以试着原谅我?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可以将我的罪过一并带走?”瞿静风睁开了无神的双眼,紧盯着数丈外的背影,声声的询问,却是句句乞求。

  苏曼雪缓缓地转过身,清冷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美丽的唇瓣轻启,“等你快要死的时候,再来问我,现在我无从回答!”

  “你这个女人,在说些什么!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你有没有良心!你是不是冷血!”周淑娴猛地推开了房门,怒气冲冲地逼问着苏曼雪,快步走至她身边,紧紧拽着她的手腕。

  就是这个女人,这个如鬼魅一般的女人,抢走了她的儿子,现在居然还要她的儿子去死!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妈,你放手!”病床上的瞿静风捂着疼痛的伤口,强行下床,试图阻止母亲的暴行。他是知道她的,撒气泼来,曼雪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静风,这个女人是魔鬼,会要了你的命,你还要护着她?”周淑娴扶着儿子的身体,对于他的执着她深感气愤。

  苏曼雪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对母子,不屑地撇撇嘴准备抬脚走人,却被身后的周淑娴拉住了手臂。

  “你想走?没那么容易,现在我儿子被你害成这样,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略显尖利的嗓音让苏曼雪嫌恶地皱起眉头,想要挣脱开手臂上的钳制。

  瞿静风努力地拉住激动的母亲,一阵阵的拉扯中刚缝好的伤口似乎是裂开了,不顾疼痛去劝解怒火中烧的母亲和渐渐冷厉的曼雪,“妈,好了!不要再闹了,今天的事是我心甘情愿的,不关曼雪的事!你……”

  尚未说完,整个人便缓缓的滑落,无力的半跪在地上,捂着腹部的手指缓缓渗出了血迹,惨白的面上看不出一丝的生气。

  “静风,你…怎么了?医生!”周淑娴看到这般情景,早已没有了刚才的跋扈,方寸尽失地拥住瞿静风虚弱的身体。

  苏曼雪快步至床前,按下了床头的呼叫按钮,转头却看到了司徒煜晟和凌潇肃站立在门口。

  一身漠然的司徒煜晟,让苏曼雪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和不安,那双幽深的双眸里是看不懂的怒气和妥协。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他为什么要有那种表情?

  静谧的车内,是不语的诡异。宽敞的空间却是压抑的气压,一路的无言让苏曼雪有些不耐,他将她强行塞进车里,却一言未发,这是干什么?他不语,她也不想开口,反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坐在前排的凌潇肃透过后视镜,只看到司徒煜晟微皱的眉头,镜片后的双眸是难得一见的担忧和不安。这样的司徒,让他感到担心!

  

死的赎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