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头最爱

    瞿静风看着坐在病床旁的瞿石青,久久两人都未曾开口,静谧的房间内只有加湿器轻微的响声。

  “静风,你老是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惦念着曼雪?”瞿石青顿了顿,终于是问了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瞿静风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瞿石青,“爸……你…知道!”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从他的眼神里,瞿静风便知道了原来他一直都知道!

  “静风,她是我的女儿,就算我们的关系再怎么差,都不可能连那种大事都不知道!当年,我没有说出来,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你!”瞿石青背着手站立在窗前,面向窗外的脸上是复杂的情绪。

  “爸……”瞿静风喏喏地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他又要提及?

  瞿石青转身面对着病床上的瞿静风,有些老态的脸上是淡淡的遗憾和赞赏,“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你的才干公司里的股东们也是认同的,你有能力接任我的公司!但是,只可惜,你不是我的儿子!”

  这是他唯一的遗憾,也是他最后动用的一招!

  瞿静风低垂着头,外人都以为当年瞿石青是为了他这个私生子,才和结发的苏茹素离婚的!但是,他却是周淑娴和前男友的骨血,不是瞿石青的儿子!这个秘密,他是懂事后便知道的,瞿石青也是一直知情的,他这么做只是当年为了和苏茹素离婚,为了已具规模的‘弘扬’集团!

  ‘弘扬’是瞿石青最爱的,是他一生的心血!只是,创业之初是苏茹素娘家提供了大量的金钱和客户资源,甚至在公司拥有举足轻重的要职。

  这一切都让渐渐成熟和庞大的‘弘扬’的董事瞿石青慢慢地感到了担忧,他一手创立的集团绝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他一步一步削弱苏茹素娘家人的职权,暗地里悄悄地收购了一些散落的小股,甚至开始打起了离婚的年头!他和苏茹素结婚数年都未生育,这便是他的借口,与苏茹素渐渐冷淡的借口,也是他出轨离婚的借口!

  他知道外表娇弱的苏茹素有着极其骄傲的心,她的眼里是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她如果知道自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自然……

  恰好在这时,他遇到了初恋的情人,周淑娴。已经怀有一个月身孕的周淑娴,本是准备拿掉肚子里的孩子,但瞿石青却婉言留住,他丝毫不介意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

  他终于是成功地和苏茹素离婚了,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公司里的其他旁支股东居然将股份都转给了苏茹素,甚至超过了他所拥有的股份!

  “静风,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心喜欢曼雪?”瞿石青转眼严肃的问道。

  瞿静风抬起了低垂的头,看着瞿石青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他这么问有什么深意。思量了半刻,谨慎的回道,“是,我喜欢曼雪,我爱她!”

  这么多年隐藏的秘密,终于是在今天吐出,还是在瞿石青面前,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只是,为什么,他会先在来问他这个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静风,从现在起我不再当你是我的儿子!你,是可以追求我女儿——苏曼雪的男人!”瞿石青的一番话,让瞿静风顿时呆立,这……他…说什么!

  司徒煜晟烦躁地丢开了手中的文件,起身在窗前不停的踱步,该死的!已经有一个星期了,那个女人居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每晚强迫自己不去理会对面,命令自己不要去在意她,克制自己想念她的心!

  可是,那个女人却是一如往常的正常生活,每天照常的作息让他差点上去掐死她!他在这边烦躁不安,她却依然如故;他为了她心神不宁,她却是不为所动!

  该死的!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她到底有没有将他放心上?她到底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了?她到底……在不在乎他?

  Shit!司徒煜晟狠狠地踢了踢身旁的植物盆栽,以此来泄愤,却是徒劳无力!丝毫缓解不了他心中的气氛和烦躁,他居然为了个女人如此!真是可笑,可笑!而且,还是个不爱他的女人!

  深吸了口气,缓缓压下心中的怒气,却在下一秒抄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和钥匙,经过凌潇肃办公室前,略停了脚步吩咐道,“帮我取消下午的所有预约和会议,晚上我也没空!”

  也不顾凌潇肃在身后的呼唤,心里只有一个目的地。驾车到公寓楼下,久久没有开门下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这不是他的作风!

  抬头看向那个窗户,她现在是在午睡,他甚至可以清晰掌握她的作息时间,知道她不喜欢吃胡萝卜,知道她不喜欢芒果和番石榴,知道她不喜欢开灯看电视,知道她喜欢收集各式的杯子,知道她不能穿蕾丝的内衣裤,知道她的一切,也知道她并没有深爱着他!

  刚要推开车门,却看到了一身轻便装束的苏曼雪下了楼,跟在身后的却是应该躺在床上修养的瞿静风,她最厌恶见到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从楼上下来,是从她家里出来的吧,她是亲自送他下楼的吧!该死的!

  苏曼雪垂眼盯着鞋尖,冷淡的开口,“瞿静风,我告诉你,你如果再来纠缠,我必定会搬家!”

  这个男人是不是白痴,她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他为什么还是要来纠缠?也不知那些尽职的保安是怎么让他进来的,本不愿搭理在外面敲门的他,但是家里已经没有了可以食用的午餐食物。

  径自出门、下楼,不去理会跟在身后的瞿静风,先前他的态度已是表明了,为什么现在又来?

  沉思中的她没有注意迎面走来的司徒煜晟,直到撞进了他的怀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她才反应过来,抬头欲看他却在下一秒被他拽着手腕往前面走去。

  

心头最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