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宝宝妈写的书评——麦芽糖的爱情

    麦芽糖的爱情 ---宝宝妈

  三儿的文,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初恋,是人生最美好的感觉,像,麦芽糖,淡淡的甜,还有种自然的清香。

  十年漫长的岁月,只为一个人,只为一句爱的承诺,默默守候,等待自己的成长,融化成蝶,在他的面前翩翩起舞。

  十年蹉跎,只为博君展欢颜。

  十年啊,够得上一场轮回了,若你是男人,面对这份情意,你能不动心吗?

  三儿的文,从来都不虐,轻松欢快,好像一场小夜曲,优雅流畅。

  开篇倒叙出场,展示貌似悲剧的结果,然后从容着笔,一点一点拨开谜团,这种写作手法也是网络惯用的一种方法,本身不足为奇,着重描写爱情,几对男女之间感情纠葛,虽有伏笔,但相比于四儿老奸巨猾的文文来说,很容易看穿,大体猜得到剧情脉络,所以,能否吸引观众眼球,全仗作者功力了。

  三儿似乎深得其法,引导剧情波折不断,环环相扣,使人有阅读的欲望,我个人认为,三儿是比较成功的。

  能否带动读者,最重要是引起共鸣。

  三儿写的是豪门,其实我看,除了文中有“豪门”两字之外,其他的大都与“豪门”无关。写的感情倒像是我们普通百姓人家。我向来不喜“总裁”与“豪门”。

  情爱一事,本是人生常态。

  出水芙蓉,

  纯粹天然。

  任单,一个情感缺失症患者,为什么我要这样称呼他呢?因为在心理学里有这样一种说法:在应当被关爱的时期缺失的爱,在成长后,也就是不再需要关爱的这个时期会过度索取。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幼年时期的任单由于在父母身上没有得到足够的爱,所以,在他的青春期表现为极为嚣张的叛逆,甚至于无法真正长大,是指心理上的成长。

  父母对家庭的冷淡,使他感受不到爱,从而导致安全感的缺失,不能够学习信任,而信任是爱的基础,所以,他不了解如何去爱。

  他有强烈的控制欲望,也是基于安全感的丧失,在他看来,只有事情处于被控制,而且是被他控制的状态,才是足够的安全。

  当爱情遭遇挫折,当他遇到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时,当事情是他再也无力掌控时,他选择逃避。

  我们是不是因该责怪他的自私?他的确很自私,他吝啬自己的感情,只肯贪婪地向朝阳索取。这是因为,在他不幸的童年时代,曾无数次向父母付出过自己的爱,但是,他们不肯和他说话,不肯陪他玩,不肯带他去游乐场,也就是说,父母对于他的爱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回报,这对处于心理成型期的小孩子来说,是致命的,他的社会观从此扭曲——我不能付出爱,我付出的爱不会有任何回报,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

  更致命的是,随之到来的青春期,心理定型时期,他发现了一种可以得到爱的途径——我做坏事,我不好,但是,我可以索取到爱,我可以得到童年时期费尽心力讨好也得不到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条件反射的建立。

  所以,他霸道,所以,他任性,所以,他逃避责任。

  他不会信任,信任是奢侈品,对他而言。

  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注定会受伤害,朝阳是个天真的女孩,以为包容和爱会改变一切。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爱,朝阳不惜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性格,改变自己的习惯,甚至慢慢要改变自己的立场。

  我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喊:停,停,停。

  爱情在高速公里疾驰,刹得住车吗?她在沦陷啊,如何自拔?为了这一份爱情,她坚守十年,等待十年,陈年老窖,迷香四溢,就算是地狱油锅,她也会义无反顾。

  身在局中,睁眼如盲。

  爱情是盲目的。

  每一次隐忍,每一次让步,只会让他更加得寸进尺,他像个小孩子,吃了糖,还要糕,最好还得抱抱。

  我相信,忍耐是有限度的,他自私的性格,无度的索取,是在为压断骆驼脊梁的陆续添加的一根根稻草。

  我们再来看看朝阳,这位个性爽朗的女孩,大胆,执着。

  要知道为爱情投资是最大的危险——你可能根本抓不到他,十年,他结婚了怎么办?他遇到真爱怎么办?你不是他的真命天子怎么办?

  所以说她大胆,这场赌局,十年之约,暂时是她赢了。

  她赢得好辛苦,她赢得很可怜。

  他是风流的阔少,是烟花场里的老手,是拿女人心的惯偷。她要提防好多竞争对手,最致命的是,那男人口口声声说,要她包容自己这些诸多毛病。

  列位看官,你们也是女人(我认为都是),你们看这事成吗?

  那肯定不成。

  偏偏,朝阳,就忍了。

  朝阳有自己的办法,她耍了一点小聪明。

  我开始读的时候,觉得相亲晚会这段有些不妥,首先,她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个性,在已经引起误会愤然退场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另外一个男人,靠着他的肩头,寻求单纯的安慰。

  其次,在这场纯“友谊”式的拥抱被记者披露后,她居然又跑到给她带来绯闻的男主角家里,寻求“保护”。

  你们说任单有没有让人给点着了的感觉啊?

  朝阳是十七八岁的无知少女?非也非也。

  她不知道对她倾慕已久?非也非也。

  她不明白这是会让任单妒忌成狂?亦或是作者的疏漏?

  非也非也,她对所有的一切了然于胸,她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让他妒忌,她要他的爱,她要他的回报。她不肯说,不肯承认这桩罪行。好吧,是潜意识让她这样做的。

  这招有没有用姑且不论,我来讲个温瑞安小说的片段:

  有位大将军的独生女儿,被父亲属下两名得力干将同时喜欢上了。两个人各有各的好处,她一时拿不定主意,又或者她觉得被两个人同时喜欢是一种荣耀,所以她一直不表态,时而对这个好一点,时而对那个好一点。

  她一直不知道谁喜欢她多一点,一直渴望能有机会试验一下,终于这个机会来了。一次三人同往执行任务,她逞强不按计划,自作主张袭击敌人,这两个男人都想表现自己,所以谁也没有反对。

  生关头,难道不是最好的炼金石?

  温瑞安对这个女子的狡猾和任性,只写了五字评语:

  “真心的,先。”

  悔之晚矣。

  其实,爱情是很简单的东西,很自然,它经不起考验。

  朝阳啊朝阳,你姗姗来迟的爱情自诞生之日便危机四伏,如今你又要来试它,看看你惹出什么乱子吧。

  嘿嘿,诸君,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三儿原文分解。

  

宝宝妈写的书评——麦芽糖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