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6章 大结局

    “利用。”孟芙蓉一字一顿,睚眦欲裂的瞪着杨城:“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声音很轻,但偏偏让杨城不敢正视她:“是。”

  谁也没想到,孟芙蓉居然毫不畏惧的往前一送,剑尖触及肌肤,划开一道血痕,但所幸杨城及时将剑前移半寸,才没弄出人命,杨城一紧张,手便松开了柳霜,虽然剑尖仍在孟芙蓉面前,但他倒也不敢再贴着她的脖子了,他低声叹道:“小芙。”

  孟芙蓉彻底崩溃,一个劲的往前,哭着叫道:“你杀了我啊,你不是一直在利用我吗?你不就是想要漓国吗?你杀了我啊,我看你究竟要把我骗到什么时候!”

  杨城皱眉,这个孟芙蓉有些不对劲,右手仍拿着剑,左手便轻轻将柳霜推离怀中,伸向孟芙蓉..…

  柳霜忽然抬起头来,朝柳依若微微一笑,这个笑容。柳依若一滞,便听到了无数惊呼声。

  杨城的手停在半空,尤自不敢相信的低头看了一眼穿胸而过的刀尖,慢慢回过头去看柳霜。

  现在的柳霜,正微笑着,缓缓撕下脸上的人皮:“尊敬的父亲大人,我是芳儿呢!”

  父亲大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杨城怔怔的看着柳芳,声音凄凉:“芳儿,这,这是为何?”

  柳芳低下脸,笑容渐渐变冷:“为何?父亲大人可真是好记性,难道您忘了,你是怎么一步一步把我引到这个局中来的?”她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我还有那么好骗,你说杀谁我就杀谁?”

  真正的柳霜缓缓走来,看着滑倒在地的杨城,满眼的漠视,她看了一眼柳芳:“怎么,你下不了手了?”她俯下身,冷冷的看着他:“杨城,我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般绝情绝义之人,居然叫芳儿演戏,在所有人面前杀了我,假戏真做,然后再扮做我的模样骗取赵临江的信任,夺得漓国天下?”她的笑容分外耀眼,声音却冷入骨髓:“那,你以为,芳儿身上,真的流着你的血吗?”

  杨城捂住伤口,那里正冒着血,根本止不住。

  柳霜手一挥,脸上笑容愈加扩大:“放心,我给你医了,撒了血散,它会止住你的血,护住你的心脉,但你却无法动弹,除非我给你解毒,哈哈哈!”她冷冷的盯住他:“我要你死不瞑目!”

  伸手拉过柳芳,柳霜满眼恨意的看着杨城:“瞧,这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你的‘亲’女儿。”她顿了顿:“不过,她可能让你失望了,她是柳芳,但不是我生的,更不是你的女儿,她是我弟弟的女儿,刚出生就遇到了柳家出事,我刚好在愁怎么骗你,就顺手将她送到你面前了,反正你也大半年没见过我,也不会知道真假。”

  柳霜皱皱眉,想了想:“你两个儿子你都不相信,却宁愿相信我侄女,这也真是奇怪得很,不过也不碍事,至少便宜了我。”她将杨城拖起来,看向怔在原地的众人,璀然一笑:“我和他有很多帐要算,如果你们没什么事,我就要把他带走啦!”

  “慢。”柳依若走了出来,她实在有很多问题没搞明白:“你是说柳芳是你弟弟的女儿,不是杨城的女儿,他白相信柳芳了对吗?”

  “恩。”柳霜看出她有很多疑问,干脆将杨城甩到了地上,正面看向柳依若。

  “那你怎么会和赵临江有,有勾结?”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个词,本来想说奸情的说。

  “勾结。”柳霜淡淡点头:“也算不上,不过是杨城让芳儿以我的名义去与赵公子联络,以便今日攻打漓国,但是结果你也看到了。”

  “呃,那么……”

  柳霜手一扬:“哪那么罗罗嗦嗦的,回去问冰漓澈,他啥都知道。”她眸子一转,笑道:“不过我倒还真有件事情想问清楚。”她看的是冰漓澈。

  冷冷的哼了一声,冰漓澈看都没看她,直接将柳依若拉进怀里。

  也不以为意,柳霜静静的看着他:“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破掉九转宫的?”

  冰漓澈眼睛晃过一些东西,声音沉静:“小夭是母后身旁伺候的人,即便改了容貌,我也认得他的声音。”

  小夭,柳依若忽然想起进到九转宫后看到的那两个人,一个声音极尖,想来就是那个人了,太监,常年伺候在孟芙蓉身旁,冰漓澈自然一看到就会想到是孟芙蓉了。

  “他走路的步法像极了父皇教我的一部剑法走势,我依着父皇教的步法走,竟然真走了出来。”冰漓澈淡淡的。

  父皇当年教他,想必也是想到了这方面了,却不好点破,只能以这样的方法来告诉他。

  沉默片刻,柳霜声音轻柔:“如果他当年是想娶我,我一定会用心爱他的。”那样一个奇男子,真的被孟芙蓉错过了。

  看着她半拖着杨城扬长而去,柳依若心里一声低叹,做情人,做到这份上也算是极致了。

  她低下头,依进冰漓澈怀里:“澈,我还是有很多事情不明白。”

  “别想太多。”冰漓澈将她拥紧,轻声道:“至少,我还能抱着你。”

  “恩。”柳依若笑了,轻轻闭上眼,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心慢慢平静下来。

  孟芙蓉仿佛才回过神来般,颓然坐在地上,声音凄厉:“棋恒——”泪如雨下,想来她也在后悔,那么爱她的一个男子,就因为她那所谓的爱情,生生错过了一生。

  柳芳静静的走上前来,在离冰漓澈他们两米处站定,微微一福身:“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也要走了,就此别过。”说完转身就想走。

  一个身影晃过,却是赵临江将她拦了下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里带了些许笑意:“怎么,吃干抹净就想跑?”

  一个趔趄,柳芳差点没摔倒,她满脸通红的瞪着赵临江,手指着他俊帅的脸:“你,你太过分了!”

  看着柳芳被强行带走,柳依若与冰漓澈对视一眼,笑了。

  于是,各回各家。

  一屋子人坐在一起,这才叫热闹哇。

  昨天才传来孟芙蓉出家为尼的消息,说是想为民祈福,应该是心里有所悲痛,想逃避这一切吧,冰漓澈也没为难她,允了。

  刚好是除夕,柳依若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两对,真是越看越对眼,忍不住拉拉冰漓澈:“澈,你给他们赐婚算了。”

  此话一出,招来了两个白眼。

  柳芳瞥了眼赵临江:“依若你少来,这种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别害了我。”

  冰清狐深情款款看着的江祺莲也没好气的道:“对啊,他太花了,我可不想老跟别人争风吃醋,你别害了我。”

  冰漓澈刚想开口,一大帮子人惊惊慌慌的跑了进来。

  居然都是熟人。殷如风和殷如锦,还有许久不见的小青,小蝶她们。一大群人跑进来,虽然很大的房间也一下子就被塞满了。

  一向成熟稳重的殷如风的脸色也带了抹焦急,他用力抹着汗,气喘吁吁的样子:“皇,皇上,不好了,大殿闹起来了!”

  冰漓澈和赵临江对视一眼,慢条斯理的道:“怎么了?”

  殷如风气息仍然有些不稳,显然是一路急冲过来的:“鬼王带了十几个人,说皇上不是皇室血统,要求皇上退位于先皇遗孤。”他看了眼赵临江,嘴角一勾:“赵公子。”

  冰漓澈心里暗笑,表面却震怒的样子,一拍而起,看向赵临江:“赵兄,只能委屈你陪朕走一趟了。”

  拉着柳芳,赵临江神色平静,他看了眼众人,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不过,这些人得全部留在这里。”他二十万兵马仍然在城外,况且他又带了三千精兵进宫,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些人跑了,虽然未必会跑,以防万一总是好的。

  “这是自然。”冰漓澈镇定自若的与他周旋,并肩走了出去。

  柳芳似乎看出什么,却也没有出声,回头朝柳依若笑了笑,柳依若回以一笑。这一别,便是永恒了,再见了。

  他们脚一踏出院门,这里头就忙活起来了。

  该带的金银细软一样不能少,这可是柳依若一早准备好的,自然不会少了。看着众人个个包袱款款的样子,柳依若就忍不住想笑。

  小蝶靠着柳逸站着,抬起头看她:“掌门,我们真的跑吗?”

  殷如风冷笑一声:“我们演得这么好,连你都相信我们真心想留在朝中为天下苍生?如果你想留下没人拦你。”

  微微一笑,柳依若眼里淡淡的笑意分外耀眼:“当然要跑,这皇帝推给赵临江了,他那三年之约老娘是真不能约了,不跑能怎么办?更何况我也受不了这宫里乱七八糟的规矩,我们跑了,去找你们那什么末剑门的麻烦去。”

  推开窗,站得笔直的精兵们立刻警觉的看过来:“娘娘。”

  话没说完,就瞪大了眼睛倒了下去。

  这一下,他们完全没了后顾之忧,大大方方从正门走。

  一路上无论碰到了谁,也全部用迷药迷倒,有柳依若在,没有摆不平的人。

  一路直接跑到城外约定好的地方才停下,柳依若回过头,便刚好看到冰漓澈以轻功飞奔而来,他一把揽起她,低声道:“快跑!”

  一行人飞快跑过前方的桥,到了对岸才刚刚好看到气极败坏的赵临江追赶而来的身影。

  “赵兄,天下苍生就劳驾你啦!”冰清狐声音拖长,笑意甚浓的道,然后,弯腰点燃了火药。

  整座桥都被炸掉了。

  赵临江气极,站在江水湍急的那一端跺着脚:“冰漓澈你这个混蛋!我以为你是君子!”

  微微一笑,冰漓澈拥紧柳依若,也扬声叫道:“君子是娶不到老婆的!赵兄后会无期!”

  一行人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丁丁有些黯然的趴在萧漠北背上,低低叹道:“这桥被毁了,可要修很久咯。”

  “越久越好!我们也就有更多时间足够跑路!”柳依若神采飞扬:“现在来分配!丁丁和萧漠北要回漠北成亲,就让他们先去准备,小蝶她们要回末剑门报仇,由清狐带她们回去,他们加上江氏兄妹的功夫,足够了。”她轻声一咳:“我呢,带着殷如风殷如锦先跑,我们六个呢有点事情要做,所以就这样了,有意见没?”

  众人都没做声。

  谢虹轻声的道:“我要和丁丁分开了吗?”声音真的很轻。

  但刚说完就倒了下去,殷如锦非常任劳任怨的把她背起来,镇定的站直。

  这一下,更加没声音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这样决定了。”柳依若眨眨眼,很无辜的笑:“大家就此别过,三个月后到漠北会合,一个都不许落哦!”

  一行六个人,数柳依若最兴奋了,谢虹还没醒,小青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情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一个人生着闷气,殷如风怎么劝都没用,所以,只有柳依若是最高兴的。

  “对了,你们怎么都不拦着杨城啊,就让他逼宫了,清狐带来的人马应该也够了啊,再说,清狐怎么会跑去把赵临江拉过来啊,一拉就二十万兵马,吓死人。”她叽叽喳喳的问。

  “不这样,怎么才能把那不想当皇帝的家伙骗到漓国来?”冰漓澈懒懒的躺在马车上,不当皇帝就是好啊,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那柳芳怎么会和赵临江弄到一起啊,乱奇怪一把的。”她揉揉头。

  “他们的私事,我怎么知道,不过弄到一起,应该是这样子吧?”冰漓澈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恩,松开啦,唔……那,柳芳是怎么……呃。”再没出声的机会了。

  车里有响动,谢虹趴在殷如锦怀里,两辆车相隔最近,然后,什么声响都大概能听清楚。听着听着,谢虹耳根子都红了起来,刚醒的她根本不敢让殷如锦知道她醒了,啊,让天上砸个雷下来吧,把她劈死算了,让她处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别装啦。”殷如锦带了抹笑意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就算真想吃你,我也会挑地点的,不会委屈你的。”毕竟她没尝过男女之事,第一次是得温柔些。

  什么叫,吃你!谢虹干脆利落的点了自己的睡穴,再睡一会吧,现在不适合醒。

  剩下一脸好笑又好气的殷如锦哭笑不得的看了看睡过去的她,也低下了头,唉,也睡一会吧。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果然是适合睡觉的好天气啊!

  ~~~~~~~~~~~~~~~~~~~~~~~~~~~~~~~~~~~~~~~~~~~~~~~~~~~~~~~~~~~~~~~~~~~~~~~~~~~~~~~~~~~~~~~~~~~~~~~~~~~

  在这最后,木木也只能如此说一句了。。。。。新年快到了,预祝亲们新年快乐!!!

  文文至此算是结束了。但是有些东东可能没完全交代清楚。(木木很自觉滴!)

  1江祺莲和清狐滴爱情,是怎么样滴纠缠哪。。。。猫咪亲是最喜欢狐狸滴,应该很感兴趣哈。

  2柳芳最后还是当了皇后,虽然皇帝换人了。。。。嘿嘿。她也挺可怜的,最后给她一个好点的结局吧。

  3在幕后操纵许久,却啥都没捞着的杨城,大概真会死不瞑目了哈。。。这个,也许会在清狐滴番外中写吧。。。。

  最后,没有了。

  

第156章 大结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