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0章 忏悔有用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柳逸咬牙。

  殷如锦微微一笑,看向柳依若:“很早以前,只是你的身份太尴尬,也没有人会想到你身上来,我也是在无意中,发现你内力高深才有所察觉。”他轻轻一顿,咧嘴一笑:“不过想必柳公子也是这么想,所以竟然对饭菜毫无防备,殷某在此感谢柳公子的信任了。”语气却是带着淡淡的不满的,因为他的隐瞒,让他们错过了多少机会,又制造出多少麻烦。

  “逸儿。”柳依若轻轻走向他,眼里含泪:“逸儿,为什么?”

  “你们一直在骗我,明明杀父亲的就是这个狗皇帝,还在这里演什么戏,想骗我,不可能!”知道结局已定,柳逸也不再做垂死挣扎,睁着通红的眼瞪着冰漓澈。

  却是孟芙蓉先出声:“柳逸。”轻咳一声:“是柳定初的儿子柳逸么?”她看向柳逸的眼里带了丝怜悯:“可怜的孩子,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脖子上应该戴着一个玉锁吧?那还是哀家赏给柳丞相的呢,柳家是哀家的后盾,又怎么可能让澈儿毁了你家?”

  柳逸一怔,想起脖子上从未离身的玉佩,不可能,这玉佩他从小一直贴身戴着,皇太后怎么可能知道?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了吗?

  看着他的神色,孟芙蓉明白了几分,低叹一声:“如若不是柳霜插手,我早就替你家平反了,只是她好像与季将军有些关系,季将军一直咬定柳家有罪,又奈何已经死无对证,所以便一直拖到今年。”

  怔了怔,柳逸忽然想起那一晚,父亲挽着他的手,遵遵教诲:“皇太后于柳家恩重如山,如有需要,当倾之一切助之。”

  他早该想到的,以父亲的忠心,就算皇太后真要他的命,他也会双手奉上,绝无二言,如自己报仇,父亲可能还会帮皇太后,但,柳逸不免有些彷徨的看向一脸平静的冰漓澈,眼里带了些意味不明的歉意,那伤害已经造成的话,忏悔有用么?

  “哈哈!狗咬狗啊,真好笑!”一直不曾出声的杨城忽然大笑起来。

  众人都有些惊异的看着他,孟芙蓉更是一脸惧色,以为他受不了这现实走火入魔了,她抬起头看他:“城,你怎么……”

  杨城忽然站了起来,柳依若这才想起,不对啊,她的毒应该能控制半个时辰,他之前就开口了,她一直没注意,但现在怎么还能站起来了?

  杨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嗤笑道:“还在奇怪为什么我不受你毒的控制?”袖尾一甩,人已飘往屋外:“你毒虽奇,但毒性不烈,能压住我半盏茶工夫已经算不错了!”

  

第140章 忏悔有用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