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离别

    一整天,漓澈都没有来,她想他应该在陪他的芳儿吧,心里淡淡的凉。门外来了几个丫鬟,低头说是皇上派来的,只是不见了早上那个女孩子。她们想给她换衣服,柳依若手轻轻一抬阻止了,微微低头,白色长裙,飘逸而淡雅,她不觉得有何不妥,一个粉衣丫鬟欲语还休,柳依若看了她一眼,她终于期期艾艾的说:“这次虽是家宴,但好像皇上有事要宣布,所以朝中大臣都会来,娘娘这身,白色,不太适合。”

  她明白了,以往宫中是不允许穿白色的,无论是谁,因为孝服也是白色的。柳依若思索片刻,决定依自己的想法行事。这是她最后一次和漓澈见面,为什么就不能任性一回呢?

  柳依若微微笑了笑,说:“不必换了,我这身挺好的。你过来,给我绾个发髻吧。”

  她还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说,给柳依若绾了个蝴蝶发髻。柳依若冲她微笑,真诚的说:“谢谢,你的手真巧,我们走吧。”

  她马上跪下来:“娘娘饶命!”柳依若知道,她和她的身份不同,所以不能用你我相称,但今晚她就是不想再拘束自己,她要做回原本的自己。所以皱了皱眉,并不跟她计较,让她起来后,柳依若就自己走了出去。

  门外有凤辇,柳依若坐在上面,思绪却飘得很远。现在小青他们应该在等待她的消息吧,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月明星稀的夜,空气非常清新。柳依若回头看了眼离她越来越远的凤栖宫,微微叹了口气,别了,凤栖宫,我不会再回来了。淡淡的扫过沿途路过的风景,再迷人的景色也不过是移植来的别处风光,终究不属于这皇宫。

  “皇后娘娘驾到。”太监尖细的嗓音把柳依若唤回了现实,漓澈一身米白色的长袍,站在我数米开外的台阶上微笑着看她。月光照在他身上,温润淡雅,这个她爱的男子,今晚就彻底的离开她了。柳依若朝他微微一笑,慢慢走向他。台阶很高,很长,他们就那般凝视着彼此,此时此刻,柳依若宁愿她不曾知道芳儿的存在,她宁愿被他这般骗下去,但她也知道,只是此刻,一旦明天一梦醒来,她仍旧无法在他身边一直这样呆下去,因为她的骄傲不允许她留下来。

  漓澈轻轻握住她的手,手心的冰凉让柳依若清醒过来,是了,她今晚就要离开了,实在不该这般优柔寡断。随漓澈拥着她坐上首位,在他右手边多了一个女子,她很美,温柔而美丽的女子,是惹人怜爱的类型。柳依若在心底微笑,表面却不动声色,装着看不见。

  倒是她先忍不住,娉娉婷婷的起身,低眉顺目的行礼:“奴婢柳芳参见皇后娘娘。”柳依若看着漓澈,他的眼睛始终在她身上,她的心就这么一寸一寸的凉了下去。微微一笑,轻轻抬手,她站起的时候身子一歪,柳依若看见漓澈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他回头看着她,好像是在笑,但那笑却让她很想哭。柳依若端起酒杯,朝漓澈微微一笑,“皇上,今晚如此好的月色,何不叫些歌舞来助兴呢?来,我敬各位一杯。”

  “娘娘此话差矣,您贵为皇后,怎可敬大臣酒?未免有失体面。”柳依若眼角扫过去,是柳芳,她的笑容堪比三月桃花,眼波流转,好一个绝色佳人,漓澈喜欢的是这种女人么。也难怪,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朝漓澈微微一笑,只是,漓澈,你喜欢这样的女子,却是我未曾料到的,我一直以为你会是不同的。

  反而是坐在下面的大臣们开始站起来:“多谢娘娘恩典,多谢皇上恩典。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喝完杯中的酒,柳依若手一甩,衣袖翻飞,谁也不曾看到有一抹淡淡的青色消失在空气里。这是她今天辛苦一天的成果,名叫青烟未了。很厉害的迷药,会令人手脚受束,虽然一时半会不会发作,但一旦生效,想动也动不了,不过神志是清醒的。

  酒过三巡,漓澈欲言又止,柳芳冲他嘟着小嘴,脸上挂了抹泪痕,他终于忍不住,端起酒杯,朝她一抬手:“若儿,来,我敬你一杯。”他亲自给柳依若倒满酒,她端起酒杯,酒香扑鼻,但她只觉得心头酸涩不已,漓澈,你就要为了她来逼我了。仰头喝下酒,柳依若缓缓站了起来,微微一福身:“澈,我想跳舞给你看。”漓澈冲她微笑,他的唇形似乎在说对不起。柳依若也朝他微笑,心里涩得发痛,澈,再见。

  在众人惊异、惊艳的眼光中她旋转,她起舞。美人,长袖,落花,满月。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漓澈,这是我们的离别。

  

第十七章 离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