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中秋节前晚

    这几日柳依若天天让小青出宫,为的是她最后一次出宫时不会遇上麻烦。她天天带些珠宝首饰类的小东西出去当,然后把换来的钱交给殷如风。

  直到,中秋节前晚。

  这天晚上,漓澈忽然来到了凤栖宫,说实话柳依若并没有多大把握能瞒天过海,只是他这一阵子对那个芳儿很是着迷,应该不会关心她才是,所以她才敢放心让小青出宫,毕竟殷如风走的极是突然,理由也不够充分。

  他依旧情意绵绵,只是她却已不再是那个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痴情女子。淡薄的笑,柳依若眼里依然是那般痴迷,心里却着急他为何还不走,他不走小青又该怎么脱身,眼看越来越晚,小青眼里的焦急也越来越明显,她也着急却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和漓澈周旋。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跑了进来,在漓澈耳边低语了几句,漓澈满腔的柔情就在一瞬间变成了彻骨的寒意,柳依若一惊,难道是殷如风露出马脚了?当下只能淡定的朝漓澈微笑着说:“漓澈,发生什么事了?”

  漓澈匆匆起身,脸上有一丝尴尬,犹豫的说:“没事,若儿,我去办点事,你先歇着吧,明日我再来看你。”

  送走他后,她长舒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小青拍了拍心口:“还好黎贵妃在乾坤宫发飙,不然今天可就糟糕了。”柳依若微微笑了笑,握了握她的手,“帮我换衣服吧,换完你就走,不然宫门得关了。”

  柳依若躺在床上,小青刚刚走时眼里满满的担心,为了让小青放心,她故作镇定的说笑。其实她心里也没底,不过只要小青成功出去,她就不担心了,毕竟她的轻功可不是花架子。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她遇见的男人为什么都是这般呢。漓澈那般冷静,冷漠,仿佛不近女色的人竟然也会喜新厌旧,唉,也许是她命中注定这么多劫难吧。

  漓澈,漓澈,这般温润如玉的男子,明日过后,也许再不能相见了吧,眼角划落一滴泪,她想,是该放下了。

  窗外的夜空中突然升起一个烟花,刹那散开,柳依若侧着头,她成功了,殷如风和小青碰头了,那她也放心了,睡吧,好好睡,明天还要应对呢。

  一早醒来,柳依若迷迷糊糊的叫:“小青,我饿了。”半天无人应声,她这才记起,是了,小青已经出宫了。

  自己洗濑,随意绾了个发髻,只用发带缠个蝴蝶结在发尾做为装饰,因为更难的她不会。

  有个小丫头端着早点进来:“娘娘,请用膳。”柳依若看了看跪在面前的丫头,她不认识,“谁让你来的?”

  她把头埋得更深,“小青姐姐昨天吩咐的,说今天她请假回去,要奴婢侍候娘娘。”

  柳依若淡淡笑了笑,小青还真细心。让她起来,她把食盒摆好,低头站着,柳依若拿起一块点心,“你是哪儿的?”

  “回娘娘,奴婢是御膳房的。”柳依若捏着点心,轻轻用力,粉末被风一吹,淡淡的香味飘开,赤幻,最为狠毒的毒药,无色无味,一旦中毒,全身麻木,失去知觉,就好比现代所说的植物人,只是植物人还可能醒过来,而中这毒的人哪怕毒解了也会一直昏迷,无法醒来,直到身体衰竭而死。柳依若心里冷冷一笑,还真是够用心的,她何德何能,能够浪费这么宝贵的毒药。

  唉,后宫中的女人永远都是这般,勾心斗角,无休无止。柳依若微微笑了,挥了挥手:“今日我没什么味口,端下去吧,我不吃。”

  那个丫鬟低低应了声就把食盒捧了出去,柳依若坐在床边,轻轻抚着冰凉的玉枕,这里,曾有过她最美好的回忆。漓澈,我终究是爱上你了。为何我总是学不乖,总是爱上让我伤心难过的人呢。

  心底暗暗叹息,漓澈,过了今晚,再见面我们就不再有脉脉深情而是敌对了。如果你现在知道这样的结果,你会不会后悔以前所对我做的一切?无论是你真的辜负还是我误会,我始终期望你能给我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哪怕依旧是欺骗,哪怕再也不能相见。

  (终于突破4000点击咯,呵呵。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我会努力更文的。)

第十六章 中秋节前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