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猜疑

    天黑了。柳依若站在窗前发呆,刚刚太医已经走了,说殷侍卫伤口已经处理好,只是失血过多还需调整多日,并且似乎曾受过内伤还未痊愈,此番又添新伤,能不能熬过来就要靠他自己努力了。

  小青低着头叫她:“娘娘。”声音里带了些鼻音,柳依若转过头,温和的说:“怎么了?”小青眼晴红红的,“殷如风他,他会不会醒不过来了?”柳依若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别难过,他会醒过来的,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怎么会醒不过来呢?”

  小青眼泪掉了下来,柳依若揽着她在桌边坐下,她一直哭,“他说过等我的,等我可以出宫了就带我回杭州,说带我去看西湖,去坐船的,他不会死的对不对?”柳依若鼻子一酸,“对,他怎么会死呢,他还没有带你去游西湖呢。”

  “他,他说过,杭州的花草与京城不同,比宫里的更美,说要带我去看。”小青眼泪成行的掉了下来。

  柳依若把小青揽进怀里,她哭得很无助,像个小孩子,喃喃的道:“他一定是怪我,去年我及笄,娘娘叫我出宫,我却说以前的都不算数,还再也没理过他,他一定是生气了,所以才不理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娘娘,他会不会死?娘娘,我不要他死。”

  “他不会死的,就算他想死,我也不会让他死。他的仇还没报呢,那想让他死的人都没死,他怎么能死。”柳依若坚定的看着前方,心里很清楚,这话被人听去定是惊涛骇浪,但她就是这般想的,能把人伤到这个地步的人,死有余辜。

  小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她这样,柳依若也忍不住落了泪,那温热的液体滴在她冰凉的手背上,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多少年没流过泪了?似乎从很早开始她就不知泪为何物了,是因为没有真正在乎的人了吧,而现在,她是真的,为殷如风担心,为小青伤心,原来,在她心里,小青和殷如风已经被列为亲人了。

  柳依若轻声安慰着小青,她哭累了,慢慢睡着了。柳依若把她放到床上,进入里间。殷如风还在她的床上睡着,本来侍卫准备把他放到他的房间,但柳依若执意放到这里,她必需时时看着他,不能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他和小青。看了看他身上微微渗出血的纱布,柳依若叹了口气。若不是她一时鲁莽,他怎么会身受重伤。看了看敷的药,嗯,是止血的良药,那太医还不是庸医。柳依若转回身准备走,但蓦的惊住了:她怎么会知道这是止血的?她以前见都没见过这个药,更别说是碾成现在这样的一团糊糊。难道那个老头子没骗她,真的给了她轻功和下毒的能力?心下一转念,那岂不代表她现在可以飞起来?暗自运了运神,努力的想要到屋外去,忽然觉得脚下一轻,人竟然飘了起来,脚一动,就往前去了一点,手一扬,又往上升一点,柳依若感觉轻飘飘的,就一直在屋内飞来飞去,直到自己想去哪就能熟练的用轻功飞到哪儿才觉得有点累。这才发现天竟已微亮了。喝了杯茶,嘴角的笑意未曾敛去,就感觉有目光如炬直视着她,她一抬头,原来是殷如风醒了。

  柳依若惊喜交加的走过去,笑道:“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微微开口,却是:“你不是皇后,她不会轻功,你是谁?”声音很轻,眼睛却很清澈,他就那样看着她,似乎若她的回答不能说服他,就算拼死他也会杀了她一样。事实上,她并不怀疑他会做不到。

  柳依若屏住了呼吸,他看到了。随即她便释然了。看向他清澈的眼眸,看着这个她第一次把人当亲人对待的人,她决定把一切和盘托出。至于要不要杀她,是他的事。

  “如你所见,我只是个灵魂。”柳依若淡然的笑,笑里有苦也有甜,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孤儿,自从1岁父母过世后,被叔叔领养,又被他们嫌弃,小时候最疼她的外婆死后,就再没有一个人真的对她好过。18岁那年生日惟一一次和他们同桌吃饭,吃完她还傻傻的跟着他们去签了转让书,签了以后她很开心,以为从此叔叔和阿姨会待她像姐姐一样好,因为那天他们让她叫了爸爸妈妈。结果,一回家就被赶了出来,说养了她17年,要点东西不过分。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一份转让书,让她失去了所有遗产,无论是房子还是钱,都转让给了叔叔。而在这里,有小青对她真心实意的好,连殷如风这个本来不关他事的人都为了她受了重伤,她感觉够了,她很幸福。至少她真的感受到了亲情。所以,直视着他的眼睛,柳依若缓缓的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说完以后柳依若闭上眼睛,说:“动手吧,我并不是你们的娘娘,也不值得你们为我付出这么多。”

  

第六章 猜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