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的左手边丢失了他的右手。

    第四十四章: 

    火炉依旧语气平淡,道:“文楠,三哥知道,太多的事情都不是你我所能掌控的。但是不管怎样,他,始终是我们的父皇。便是失去了这天下,他也是我们的亲爹。虽然他不能给我们完整的父爱,但是他的心里,始终有我们每个兄弟的一席之地。当年我娘的死,我的心痛,你的心也在痛。他呢?她的心何尝不痛呢?他不再立新后,我想,也是为了母后吧。”

    我看到身着龙袍的六皇子,孤独的背过身,无意间微微踉跄。

    昔日,他和火炉,也是很好的兄弟吧。

    走回角门,他终是轻轻吐出两个字:“拿下。”便带着便带着无奈又悲怆的气息,走了进去。我在猜想,里面,到底有什么可以让他如此的拘谨不愿。

    火炉拍了拍我的背,笑着对我说:“琳儿,没事的。有你爹爹在,他们不敢为难你的。”

    “那你了?”

    “我?我没事的。最起码,现在他们是不会动我的。”火炉露出希望我安心地笑,我从中清晰的看到了那份讲不尽的苦涩之味。

    于是,我亲眼看着身穿铠甲的士兵,将火炉带走,却不能做些什么。

    我才发现自己的卑微。拥有暗夜又怎样,那些无能为力的依旧是无能为力;富甲天下又怎样,买不到的幸福依旧是买不到。

    我落寞的走出黎琉殿。面前的夕阳已经是日薄西山,气咽息息了。而我的左手边也丢失了他的右手。

    未到宫门便有宫女过来,说皇上有请。

    皇上,指的应该是六皇子吧。他找我做什么?

        御花园中的一座小凉亭。只有他一人在亭中品茗,静心养神。恍惚中有一股仙道之风骨。

    他不应该卷入这场纷争的。

    见我来了,他起身笑迎。

    我也不多问,自是坐下随他一起喝茶。

    远处是一群奴才在遥遥的等着。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少不得又一堆又一堆的士兵。

    茶已是第三壶了。

    我笑面相对。

    他也依旧风淡云轻。

    幸而这好耐性的功夫是一名成功商人的必备之课。但他也可以如此,应是本性淡泊之人吧。

    终于六皇子放下手中的杯子,开口道:“我长你两岁,便和父皇样叫你若琳好么?”

    我微笑,点头同意。

    “若琳,我和你讲一下我的故事吧。”他悲伤的看着前方。

    “恩。”又是一个伤心的人,又是一段辛苦的命,又是一场幽怨的情。在那些悲伤和痛苦面前,我能做的,只是静静聆听。而真正的不幸带来的悲怆,只有亲身经历之人才可以完全解读其中的辛酸苦于。  

我的左手边丢失了他的右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