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 之 太子(上)

    第十九章:

  我是这个国家的太子,打我一出生,我的命运便是被上苍安排好的。一朝生在帝王家,终身难做自由人。

  七岁那年,母后突然病逝起,我就明白,最是无情帝王家。即便是父皇对母后的多年夫妻之情,在天下面前终是选择被抛弃的那个。

  在这个嗜血的皇宫里,要么是心慈手软的死在别人的手中,要么就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用自己的实力除掉所有阻碍自己的人。我选择了后者。

  死,很容易,但是坚强的活下去,却是母亲临终对我的唯一要求。即使再难,我也要坚强的走下去。

  我要背负着母亲的期望与祝福,走向那个终会属于我的位子。

  三年大孝过后,父皇告诉我,为了秦明的江山,我要娶月丞相的女儿做我的正妃。

  记得母亲生前就告诉过我:“泽儿日后若是要更稳的做好那个位子,怕是少不得要交换出自己的婚事,若真如此,那月丞相的女儿倒是第一人选。月丞相你是见过的,他那夫人也是个世间少有的绝色。当年的元宵大会上,月夫人素面朝天便将众浩命小姐们比的黯然无光。他们二人所出之女,想必不会是那平庸之色。女人这一生所求的也不过是相夫教子,泽儿倒是只用待她好一点,便足以。”

  现在想起母后在提起月夫人时眼底闪过的那丝忧伤,终是对那月夫人的羡慕之情了。

  月夫人生性冷淡传言说,便是对月丞相,月夫人也常是冷言冷语的。可月相一生只娶了月夫人一人,月夫人病逝后,月相便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女儿身上。见惯了父皇的三宫六院,我真是想象不出,一个男人终生只为一娇人,那会是怎样的生活。

  而今父皇有意将月相划为我用。不管他是出自对我的希望也好,亦是对母后的愧疚也罢。月相成为我的人,我势在必得。

  同父皇一起,我第一次来到月府。

  和别的官宦人家有所不同的是,月府没有那雍容的金银器物的装饰,一草一木都显示出小桥流水的素雅气息。

  月府的见到的月相少了朝堂的那身正经的官服,一身白月素衫下的月相喝着一草一木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仙风道骨。

  我想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妻子要有多么的出色才可以让他只为伊人一倾颜呢?

  传闻到底是有所来据的,月相待他的女儿,确实是宠到了极致。亲自到内堂将她抱出,直到跪下向父皇行礼时才放下他的宝贝女儿。

  我想这样一个娇宠的孩子,必是有着蛮横无理的脾气吧。若是日后到了我的太子府,怕是由不得她如此地娇惯了吧。

  我抬头看那个中人口中的那个——出生能语,下地可行的传奇女子。

  原以为她会像一般女子那样胆小的低下头,亦或是被月相宠的无法无天的一脸骄横。谁料她竟也在打量着众人,只是一晃眼的一瞬间,我便明白了为何月相会对她的母亲如此珍惜。

  想她年纪十岁,便已是出众佳色了,她的母亲,怕是当年不知迷倒了多少人的心了吧。

  父皇唤她到身边,玩笑似的向她问道:“若琳,这是朕的太子——文泽,朕今天把他送给你好么?”

  我在心中猜想了无数种她可能有的反应:傻傻的接受,高兴的拍手,胆怯的问月相的意见,亦或是哭闹的拒绝。

  谁料她竟嫣然一笑,巧妙的回话道:“谢过皇上,不过,若琳不用皇上送若琳东西,若林什么都不缺,若皇上真要送若琳什么,那皇上就亲若琳一下吧,每次爹爹想要送若琳东西,而又找不到若琳缺什么的时候,爹爹都会香若琳一下的。”

  这个回答,令我大惊,父皇也是愣了一下,恐怕这是父皇第一次听到有人向他要这样的赏赐吧。

  月相的女子,果然和月相一样与众不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但我明白,这只是我和她的开始,我们以后的交结怕是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也会有很长的时间去了解这个奇特的女子。

  【额,亲修文中,请收藏误上贼船的米虫日子,O(∩_∩)O谢谢】

番外 之 太子(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