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 之 苍影(上)

    第十七章:

  小主子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孩子,虽然她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她出生的那天傍晚夫人的哀痛声,老爷的焦急,阿福总管的不安,都点点的弥漫在空气中。终于,夫人的最后一声撕心裂肺以后,她出世了。

  和别的孩子都一样的来到这个人世间,在刚出生的她叫出第一声“爹”时,一切便都不一样了。

  产婆的吃惊,夫人的昏迷,老爷的欣喜若狂,以及阿福那高兴中隐隐的不安,至今我都可以记忆犹新。

  抱着刚出世的她,我第一次见老爷像孩子一样笑。然后我便和众人一样惊慕于她的特别之中。

  出生能语,下地可行。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断不会相信,世间竟会有这等神奇的人物。

  晚上府中欢喜一片,老爷把我叫到书房,郑重的告诉我,以后我将担任小姐的贴身侍卫一职,小姐生便我生,小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便要替小姐承受双倍的痛苦。

  老爷对我有养育之恩。对于他的一切要求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我依命的吃下了子母盅的母盅。然后老爷示意我将下午所有见过小姐的人,全部清理干净,便抱着熟睡的小姐,到大厅给府里的众人一睹小姐尊容。

  我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府中抬眼既是的大红灯笼,我感到一股说不尽的荒凉。

  在我吃下母盅的时候,我就明白:从此以后,她便是我的一生。

  子母盅,子生母存,子伤母受。若是子死,则母蛊所成之人便是时日不长。若母死,子盅则消失于人世。那刻起她是我的全部,而我对她而言,什么也不是。

  小姐一出生便令这么多人因她而死,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子而死。我不知道跟了这样的小姐,且和她定下这样千丝万缕的生死之约,是我的幸亦不幸?

  我在迷茫和疑惑中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看着她偷偷圈养那一些相奇怪的小动物;看着她高兴的吧卖糖葫芦那人的所有家当全部买下;看着她大人一样在皇上的圣旨下来后的安慰无奈的老爷,即使那是她的封妃意旨。这么多年了,我无时无刻的待在她的身边,但我却从没走进过她的世界。

  没有人可以猜透她的心,老爷不可以,跟随了她多年的我,也只能站在彼岸和她的世界遥遥相望,她是我生命中的一朵彼岸花。

  彼岸花开开彼岸。而我只能在这方隔岸相望。彼岸花,相望,不相守。相识不相知。

  尽管如此我依旧会在这方为彼岸的她,守护一生。

  我不会忘记......七年前的冬天,我依她的命令去帮助一个被富家公子调戏,而挣扎不开的歌伶,那富家公子见我是下人打扮,倒也傲气,站在那里对我大骂不已。

  我没做声,对于这种只会依靠老子娘败类我从不屑一顾,因为他们不值,那些败类一旦没了爹娘的庇护便什么也不是,再说他说的也是事实,我是做人家的奴才,我是出身低贱,但是我离开了我爹娘我依旧还是我,

  她呢?一直在一旁不语的她却站起来指着那人大骂。

  听着童声童气的话,一种二十多年来从不曾有过的温暖包围了我,她是第一个给了我温暖的人。

  尽管老爷救了我的命把我培育成了一个可一个为他独当一面的暗卫,但是只有在她面前,我才可以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人。

  【额,亲修文中,请收藏误上贼船的米虫日子,O(∩_∩)O谢谢】

番外 之 苍影(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