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真的让他很缺少安全感吧。

    第十一章:(疏疏一树五更寒(下))

  “是。”在他回答时,我清晰的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萌动。

  “知道,为何我会给你改名叫柳无痕吗?”我低头翻看着手中的账本问他。

  “所留下的,只有烟过无痕。主子是希望属下可以忘记以前的过往烟云,因而为属下更名为柳无痕的。”

  “那今天若琳倒是想问问无痕,当年的仇恨,真的烟过无痕了么?”

  “属下会尽量的。”

  “无痕,忘记伤口——只是我对你的希望,没有人是会永远活在伤痛之中的。还记得我母亲过世的那段时间么?”

  “记得,是三年前。”此时的无痕也放下了警惕的谦卑,在不知不觉中和我一起回忆。

  “是啊,三年过去了,三年前的月若琳失去了一位这个世上可以丝毫不求回报,丝毫不求利益,而会永远全心全意的去爱我的人。

  就算那个女人要亲手杀掉我的父亲,就算她总是愤愤的抱怨着我和爹爹日益相像的容貌。但那是我知道,她的心里我永远比她的仇恨更重要。那些夏夜清凉的小风是她,那些稀奇古怪的莲藕荷叶养颜羹是她,那些梦中隐约的小调和细细的呢喃....每一丝清风,都是她那个不合格但却永远是最好的母亲。

  面对那么一个让人心动的女人,就算我再怎么坚强,也始终是个孩子。最爱我的那个女人离开了我,留给我了一地的悲怆。

  那时的我要每天在爹爹的怀里才可以睡着,然后细听着爹爹的心跳,听着他无声的低吟着那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女子。对于帮里所有的事物我更是无心理会。

  后来还是你,告诉我——若琳,你要坚强起来,因为,你答应过无痕,以后要保护无痕的。所以,你不可以让自己软弱。——于是我命令自己坚强。

  因为还有好多人需要我,爹爹,无痕,阿福,还有好多好多人都都需要我坚强的活下去。我不能因为娘亲的离去就让他们都为我担心。

  直到今天,你当年的那句话还是令我记忆犹新的。你说,人可以怀念过去的悲伤,但是,不能永远的停留在那里,因为时间不会等你。”

  “知道么?若琳,只有三年前,我只有那时的你才像个孩子,你的无助,你的伤心,你的悲痛像一把利剑,刺进了所有人的心中。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么的无助,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是可以被需要的,也是可以向残灯一盏的照亮一些什么的。

  平日里的的你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信,永远都是那么的时局在握,总是在默默地照亮着一些人的世界。这种光芒让人人感觉耀眼,然后被光满刺的睁不开眼睛。感觉你和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只是努力与否得人这么一两步。”无痕静静地地诉说着。

  原来一直镇定如他的无痕,内心深处也有真么多的恐惧。尽管外表再怎么的稳重,其实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已,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暴露着自己的伤口。或许我真的让他很缺少安全感吧。

  我平静的看着他的双眼,嫣然一笑,“不会的,无痕。若琳会永远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而且,若琳今天让你来主要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见我一脸正色,无痕也恢复了他的恭敬:“主子请吩咐,属下定当全力做到。”

  “我又不用你去上刀山下火海,所以不要拿一副判官脸来吓我。”见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不禁打趣道。

  他见我打趣他,也不解释,只是无奈的一笑。唉,还没阿福好玩。如果是阿福的话一定会七解释八解释的说个一长通。

  “好啦,说正事。无痕,我希望,无论你做出了什么决定,都要告诉我。要让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要单独行动,因为我答应过你——会保护你的。知道么,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暗夜会是你最强大的后盾。”

  听了我的这番话,无痕久久没有出声。

  我不知道他是在思索还是在犹豫。但是我隐隐的听到了很不好的声音,阿福气喘吁吁的声音打破了黎明的宁静。

  【额,亲修文中,请收藏误上贼船的米虫日子,O(∩_∩)O谢谢】

  

我真的让他很缺少安全感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