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疏离

    玲珑的铜镜前,美人端坐,身旁的侍女拿起梳子轻轻梳理着美人那如瀑的青丝,一下一下,想着如何把那梳妆盒里的翠珥钗环点缀到那青丝之上。

  女子似是看出了侍女的心思,轻声道:“小莲,不要太麻烦,简单的梳个云髻,还用我那支玉簪就好,那些首饰都收起来吧,我不用。”

  “可是,小姐,这都是公子赠与小姐的……”小莲诧异道。

  灵依看了小莲一眼,说道:“不用再说了,我不会用的。”

  已经五天,从那日逃般的离开后,慕容云天便不曾再在这房间出现过,每日问起,便是公子有事外出,很晚才能回来。

  “唉,”灵依叹息,或许是慕容公子因着自己的无礼询问厌恶自己了吧。

  小莲担忧的问道:“小姐,为何叹气?”心知灵依是为了慕容云天的避而不见才如此失神,却也不敢名言。伸手拿起脂粉,刚要为灵依上妆,就被灵依伸手打断,“莫要再施粉黛,就这么素颜很好,清爽舒适。”

  “呵呵,也是,小姐如此漂亮,不施粉黛,也美艳动人的。“小莲放下脂粉盒,笑言。

  灵依无奈摇头,有哪个女子不爱美,只是美又如何?女为悦己者容,无人欣赏,在意,又何必费那心思妆点自己。

  “咚咚,”敲门声起

  小莲连忙跑去开门,“林护卫,是你!”

  灵依闻言,倏地站起身,就见林清抱着一把古琴走了进来,走到自己面前,恭敬地说道:“灵依小姐,这是公子让属下为小姐准备的琴,公子说,小姐闷的时候可以抚琴解闷,若是太过无聊,就让小莲陪小姐到院中走走,这几日姑娘的身子有所好转,可以适当活动一下筋骨了。”

  “公子明知我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叫我如何抚琴?”灵依有些气恼的说道。

  看了一眼面露难色的林清,灵依又无奈的出声:“也是,公子这么忙碌还能记挂着我,我又有什么不满意的。罢了,就放下吧,替我多谢公子好意。还有,烦劳林护卫转告公子,灵依现在很好,什么都不需要,就请公子不必再为灵依费心了。”

  “是,小姐。”林清稍一顿,将琴放好,转身离去。

  灵依望着放在案上的琴,静静发呆,半天朝那古琴走去,伸手轻轻地拨弄了几下琴弦,古琴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

  灵依恍若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坐在案前,举起双手弹奏了起来,悠扬的曲子从灵依灵巧的指尖倾泻而出,时而婉转悠扬,时而清新流畅,听的一旁的小莲如痴如醉。

  忽然曲风急转,急速的琴声恍若湍急的流水,又仿佛是万马奔腾,灵依的双手舞动得越来越快,琴声也越来越急,而灵依的面色也逐渐变得苍白,眉头紧紧皱起。

  砰地一声,琴弦断了。

  “啊……”灵依痛苦尖叫,“扑”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落到琴上,斑斑点点。

  “小姐,你怎么了?”一旁的小莲惊慌出声,刚要上前去扶,一道白影飞快的闪过,将灵依抱起,竟是慕容云天。

  慕容云天把灵依放到床上,点了几处穴道,又掏出金针,在灵依几大要穴施针,一会儿,灵依渐渐安静下来,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慕容云天将金针拔出,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灵依,心疼不已。

  惊呆了的小莲回过神来,走上前,“公子。”

  “你下去吧,我在这守着就好。”慕容云天淡淡出声。

  “是,公子。”

  等小莲出去后,慕容云天轻轻地将手抚上灵依的脸庞,睡着的人儿毫无所觉。灵依,灵依,我该拿你如何是好?可能或许我已喜欢上你了,可是我这残缺之人又怎么能够自私的将你留在身边呢?灵依,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该放手吗?

  一脸伤痛的慕容云天缩回手,静静地的坐在床前,就这么静静“看着”,守护着床上的人。

  近中午时分,床上的人儿醒了过来,看到坐在床前的人,不由一惊,心下一丝欣喜,“公子?”

  慕容云天身形一颤,轻言:“你醒了?这就好,身上可还觉得有哪里不妥?”

  “我很好,看来灵依又给公子添麻烦了,真是抱歉的很!”看着面无表情的慕容云天,灵依淡淡的说着,就要起身。

  慕容云天听到灵依衣衫响动,不由伸手去扶,却被灵依轻巧闪开,“不敢有劳公子大驾,烦请公子唤小莲进来就好。”

  慕容云天觉察到灵依浅浅的疏离,尴尬的收回手,缩回袖中,紧紧握起,“好。”起身出门。

  她终究是嫌恶自己的残缺。

  而此时床上的灵依看向门口,亦是满目哀伤。

  两个人都在逃避,都在暗自神伤。

  

第四章 疏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