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过去(2)

    父母亡故后虽然留给她一笔不少生活费,毕竟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那找工作养活自己是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李明宇说既然决定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去他的公司吧,也可就近照顾她。

  她也就应他的决定进入李明宇的公司,他依然尽责的照顾她,同时亦懂得什么叫物尽其用。她之所以选择学商,因父亲希望她在毕业后能继承他的事业,至于女儿不嫁商人的决定,他十分尊重,反正自己的事业最后都是留给女儿,女儿大可不必依赖男人过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为了以后经商的需要,在大学时修读了相关的工作语言,英文、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日语,这五国语言她是精通的,阿拉伯语也略懂,简单的交流翻译还难不到她。因此她真正的职务是翻译,李明宇当然希望她做他的秘书,一个懂多国语言的秘书,多省事,但她婉拒了。真正的秘书是梁美芳,只有她解决不了的客户,李明宇才会带上她与秘书一起出公差,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公司上班,处理一些翻译的合作案或者跟上司接见客户,这份差事对她来说很优越了。

  另一个她不希望做秘书的原来是她不喜欢飞来飞去,就像现在,必需寸步不离的跟着上司,多累人,所以她坚决拒绝,现在也只是暂代,只要梁秘书休假结束,她马上退位让贤。

  李明宇是个出色人才,大学毕业后与好友开办公司,凭着卓越的经商手段公司业绩不断上升,今年更将事业扩展回国内。

  一个月前他和助理先回来国内亲自坐阵分公司主持业务,作为秘书兼干妈的她就在两周前带着他的女儿来跟他团聚。

  不知不觉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收拾一下也该休息了,明天还得应付一天漫长的工作会议。

  拉开梳妆台的抽屉,映入眼中的红色锦盒分外醒目,打开锦盒内有一条铂金项链配衬着白金吊坠,磨挲着灵动而轻盈的旋转吊坠,眼圈竟不自觉的红了,这是他送她第一份的礼物,也是唯一的礼物,她一直珍惜着。

  当时他只说觉跟她很合适就买来送给她了,说得这么不经意,她却能感觉到他蕴含了无尽的情意。

  今晚之所以没有戴上,是与穿的礼服不相配,也幸好没佩戴,要是给他看到了,不知作何想法,她还是得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幻想的泡沫早已破裂。

  将项链重新戴上,在梳妆镜前借着黄色的灯光,蓝色的钻石映衬出耀眼的光芒,沉思了一会,随即把它收入睡衣内,平日上班的职业套装能很好帮她掩盖住。

  回国内已有两周了,由于原来的房子空置太久的原因,早已铺满灰尘,家私和基本的电器都不能使用,也不能直接住人,房子要经过重新粉刷和检查,要更换水电等的设施,家私都要换新的,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细心的李明宇没让她插手,只跟她说等工程完工了,才让她回去,现在要她住在他家里,明天她要问一下进度如何,有需要她还是回去看一看吧。

  想到自己原来的住所,不由得又想起他,往昔片段不断在她脑海中盘旋,躺在床上翻翻覆覆怎么都不能入眠,好不容易疲倦盖过思念的潮水,沉沉的睡着了,当年那段短暂怀念的日子,却一直萦绕在她的梦中……

过去(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