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 安心

    此时满屋寂静,一下子了无声响,是如此异常的安静,静的连在旁伺候的嬷嬷,奴才,奴婢们都心底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华闰月抬眸见太后依然纹丝不动且沉默不语,环顾四周后又再一次羞涩的清清嗓子,无奈的轻声语带歉意却又有那几分撒娇的意味,言道:

  “梦姨,梦姨,闰月回来了!!!闰月知错了!!!不要不理闰月啊,梦姨,你这样,闰月好难受,好害怕啊......."

  这时候的华闰月心中无形中突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惧蔓延她全身,眼前这样面无表情,无比冷漠的太后是她自小开始第一次所见,她惶惶不安的畏惧她心中此刻那个莫名其妙冒起想法会变成真,这个念头曾对她而言是如此的遥不可及,简直可比天方夜谭.....不,不,她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

  太后闻言,这次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冷眼怔怔地望着一直跪地的华闰月,那个一袭白衣飘逸脱俗的少年装扮——实为女儿身的华闰月,自小就被她一直捧在她手心中呵护备至的溺爱中成长,她一直深切的知道,她的宝贝小月月,无论她在外是如何任性妄为,如何蛮不讲理,如何惹是生非,如何娇纵蛮横,但她本性其实依然是心底善良,是非恩怨分明,正直豁达,所以闰月所做的一切她都可以照单全收,只要她的宝贝——小月月过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有何妨?

  这次,闰月的举动却犹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刺刀深深地扎进她心口.....她真的被狠狠地伤到了.....

  望着她那无比惶惑无助的眼神,倔强的小脸始终强忍眼眶中满满的泪珠,那样的眼神是她从未在闰月眼中看到过,即使当年茹雪过世,闰月也不曾有过.....望着闰月那样的眼神似如一根尖锐无比的细针,扎得她的心好生心疼不已........更摇头惊愕此刻心中那片被她冰封起来形成一角的雪山竟如此这般轻易并悄然迅速地开始融化变回原来的大地回春。

  当再次听到她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撒娇讨饶声,她原以为她再也听不到了.....眼前的一切刹那间让她豁然大悟,原来先前一直停留心中那久久不散的伤心,绝望,懊恼,气愤等等,其实就是害怕,恐惧眼前的人真的从此真的消失,从此真的天人永隔,从此真的遥遥无期永无相见.....纵使先前已有皇儿告知她平安无恙,但心中仍然不安焦躁,但此时亲眼看到她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且听到她独特清脆的撒娇声后心中所有一切不适也霍然散去!!!

  这时,下意识的起身弯腰扶起跪地的华闰月,抓住她的手,前行几步,让她一同与她巍然而坐,顿了顿,用一贯优雅温和却又不失威仪道:

  “哀家有事要跟闰月谈,你们都退下吧,不用在旁伺候了,在外候着吧,没事不要来打扰我们。”

  “是,奴才/奴婢告退。”

  不一会,屋内只剩下她们两人,太后转眸盯住在旁的闰月,无奈懊恼道:

  “闰月,现在无外人,只有哀家与你,现在哀家正等着你的解释,你这次所做所为真的太令哀家伤心失望了........”

  -----------------------------------------------------------------------------

  尽量再加一更,没什么好说,也许是我写的不好,看着数据就让我信心大减,无力继续。哎!

40 安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