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9 争论 (一更)

    参加此次选秀的秀女们在负责此事的王公公带领下一路浩浩荡荡来到淑宁宫,在此学习进行为期一月宫中一切礼仪和规矩。

  这里亦是后宫争斗的最初开端,别以为现在参选的秀女人数为多少,一个月后,在选秀大典上人数还依然照旧,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只能说,你实在不敢该来参加选秀,只因后宫生活你只会被淘汰,更不用说会有受宠出头之日,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如你相貌出众,家世普通,也许,一个月后,你恐怕无缘去金鸾殿参加选秀大典了。

  原因再简单不过,她们来此的目的很明确,无非都是希望得到皇上垂青怜爱,但这样机会并非在此的所有秀女都可雀屏中选。故此,她们很难在此结交到可做真正的知心朋友,在这里,她们彼此之间只存在一种身份,那就是对手,是敌人,只因为她们要争的恰恰是同一个男人!!!这就是后宫的女人的全部生活,也是她们全部人生都要在此面对随时随地上演一幕幕了无休止的拼斗厮杀你死我活的后宫争宠,此生此世永远陷入尔虞我诈旋涡中。难以自拨,更是无法自拔。每天的生活就是想着如何谋算人心以及争斗竞逐,勾心斗角,除了斗还是斗。

  此刻满屋子所有的秀女正都在等候王公公安排衣服着装住宿分配等事宜,华闰月正东张西望寻找宇文慧,因自一起回到京都以来,就一直未有她的消息,更别说见面了,更何况她回来后发生那一连串的事情都让她应接不暇,以至于没顾上好友宇文慧,直到今日俩人才能见上一面,本想曾此空挡,找她偷偷的说上几句,问上几句,以便知道她的情况。

  正当华闰月远远的望见如同她一样寻找自己的宇文慧之际,耳边突传来——“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她本能的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红色绸缎,丰肌秀骨,滴粉搓酥的秀女盛气凌人的指向方才被她狠狠过重的一巴掌而摔倒在地的另一位秀女,那般恃强凌弱的大声喝道:

  “我警告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不就是刚才不小心把你玉镯给踩碎了吗,有什么大不了啊,弄的好像我杀你爹娘一般,真是没见过世面,不知轻重,你爹不过是京都一个小小富商罢了,而我爹可是堂堂兵部尚书,一品大员。怎么,凭你难道也配让我向你道歉吗?简直是白日做梦!!!真搞不懂,凭你这样庸脂俗粉,风尘味十足的女子也配穿红色?也配来参加选秀大典?真是不知好歹。你再用那种眼神看我,到时候可不是简单的一巴掌的事情。”

  那摔倒在地的那名秀女缓缓站起身,依然用那样冷的让你浑身如坐针毡的眼神直视那秀女,但神情却是楚楚可怜,强忍泪水一字一句道:

  ”那不是普通的玉镯,那是我娘亲给我唯一的遗物——怜心玉镯...........你怎么可以故意以借看为名,而却实损坏之理啊。”

  华闰月听到怜心玉镯这四个字时,先是一惊,后微微一笑,故而转头仔细打量这同样身穿红衫的但被说成风尘味的那秀女,不禁在旁叹息凝望,这般绝色真是世间绝无再有,虽看似冷若冰霜,但肤如凝脂,美目盼兮,唇如樱桃,娇媚动人,微风中红衫飘扬,犹如牡丹在百花中独占熬头,总之明艳不可方物。

  想想也难怪兵部尚书的千金会这样说她,同为女子,同样是身穿红色衣衫,但她却硬生生的给比下去了,心中难免不痛快,既然不痛快,那就要找事让自己痛快些了,而在旁的那些围观的那些秀女们无一个为她出头说句公道话,原因有二,其一,此女子这般绝色样貌必然是众秀女顾忌,防备之人,换句话说,就是眼中钉,除而快之的人选,现在既有人出头欺之,何乐而不为啊,在旁看戏就好了。其二,一个只是富商之女,一个却是兵部尚书之女,势力悬殊,孰轻孰重,众人皆知,岂会选择强出头。

  “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故意损坏啊?你还敢用那眼神看我!”

  --------------------------------------------------------------------------------

  给我一些鼓励吧,一点动力啊,精彩开始了,后宫斗争开始了,各位捧捧场哈,谢谢了,拜托大家了。还有一更。

49 争论 (一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