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5 记仇

    御书房

  风天掣自早朝后就一直都在御书房批改奏折至今,终于处理好今日的公文奏折。

  故而去了御书房偏厅宫殿正躺下闭目养神,耳边突传来门外喧扰声?

  眉头微皱,开口询问道:

  “小安子,何事如此喧扰?是何人在外喧闹?”

  “奴才该死,奴才改死,惊扰皇上歇息,罪该万死,望皇上赎罪!”

  御书房门外的安公公听到屋内传出主子淡淡没带任何情绪的询问声,脸色微变,双腿跪地,他非常明白,此时的主子其已然不悦,其他人不知道,但对于作为伺候主子二十年来的他来说,却是相当熟悉的,虽说他无法摸清他主子十分心思,但他自信他最起码能理透三四分,其他人哪怕如能猜得一分主子的心思。此人将来官途必会青云直上!!!

  “回皇上的话,是-----是-----”

  他该如何说华大小姐求见,在永圣王朝选秀期间,凡是要参加选秀大典的名门闺秀,在大典前夕,都不可进宫参加宫廷各类宴会,更不用说——私自求见皇上,否则后果——?

  更何况今日华小姐还一身男装打扮,故更不能透入半点蛛丝马迹。万一走漏消息,对华小姐将来在宫中绝对是有害无一利的,他一直深知,从华小姐她第一次进宫遇见主子那刻起,她便已走进主子的心。现在他该如何不点破华小姐的真实身份而又能让主子知道且召见?

  “回皇上,是一个手持金----“

  “回皇上,是刚马不停蹄的从南都城赶回京都,来皇宫求见皇上的草民。因草民行色匆忙,未回府更衣就直接来面见皇上,故而被御前带刀侍卫——秦侍卫误认为是可疑之人?拔刀直对草民,安公公见此,帮草民解围。但秦侍卫仍然对区区一介文弱书生且手无寸铁的草民不放心。可见秦侍卫‘忠心护主之心,日月可鉴’。因此惊扰圣驾,草民难辞其咎,罪该万死,望皇上赎罪。”

  华闰月勃然不悦冷眼直瞪那个秦侍卫公然越级禀告,一而再二的无视安公公,让她断然不留情面的自顾自地大声回禀,看似诚惶诚恐语带歉意,但却末曾到达眼底,她只是不忍看到真心为她着想的安公公受到不该有的轻视。

  “----你进来吧。”当风天掣听到自己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时,微地一怔,不自觉的嘴角微微翘起,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心绪不宁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心中其实还是不能百分百确定她是否归来,惟恐------,直到听到她的声音,心安落地。

  “小安子,你在外候着吧,除了紧急状况外,都不要来打扰朕谈事!!!”

  “草民准旨!”

  “奴才准旨!“

  这时,华闰月轻轻淡然一笑,突伸出手持金牌相当嚣张的重重挡住那直对自己心口那把让她不舒服刺眼到极点的佩刀,须臾之间,华闰月正气凛然怒视早已目瞪口呆且傻傻站在的秦侍卫,用轻到只有她,安公公,秦侍卫三人听的到的声音,言道:

  “秦侍卫,我想你必然知道,此金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如有人敢公然漠视且亵渎金牌者,如同蔑视皇上,你对我拔刀直对,我可理解是你职责所在,忠心护主,你越级无视大内总管—安公公,让我突然心中起疑!!!刀剑无眼,我一介文弱惟有用金牌挡住这锋利无比的佩刀,但你竟然对金牌依然是拔刀直对!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只身为一个小小的御前带刀侍卫连皇上都敢蔑视,这也让我这才恍然大悟,难道在你心中真正的主子只是--风擎陆一个吗?难道这是你主子教的你吗?

  安公公,草民认为御前带刀侍卫责任重大,关系到保护皇上的安危,皇上一人的安危关系到整个江山社稷!!!所以人不是单单武功高强就可以的,对吗?安公公,我想没人比安公公更知皇上需要怎样的侍卫?想必一直都有所留意吧,早民认为现在该是时候了。“

  想必安公公对此人容忍至今,必有所顾及之事,那就让她做一回投桃报李吧!!!更况且谁叫女人都是爱记仇的。特别是在心情已经郁闷到极点的情况下。

  “是,奴才也觉得是时候该重新跟陆王爷谈谈这个问题,想来这次陆王爷会接受奴才的建议,奴才不会让您失望的!!!”

  华闰月闻言,笑而不语,收回金牌,昂首挺胸,故做姿态地大摇大摆的在新上任的御前带刀侍卫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中推门进入御书房。

  ---------------------------------------------------------------------------

  失落中,自己给自己打气中------

  

35 记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