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 华家难题

    三百年来永圣王朝最显赫的名门旺族,无疑就是华家,是永圣王朝五大家族之首,其弟子们都任职于朝廷各个重要官职,更拥有三代天子皇恩器重信任,如此莫大殊荣。放眼永圣王朝,谁与之匹敌。华家这股庞大势力绝对是永圣天子要紧紧掌控的在其手心且要控制拿捏恰当,容不得半点差错。

  于文,华家出了两名左宰相,正一品,平章政事,从一品:一名右宰相,正二品,参知政事,从二品;两名太傅,正一品,从一品掌以道德辅导太子,而谨护翼之,赞相礼仪,规诲过失。更甚于有数个史部尚书,殿阁大学士。宗人府丞、通政使司通政使、大理寺卿等等高职,

  于武,上有出了三名战功卓著的将军,下有领侍卫内大臣,掌銮仪卫事大臣,兵部尚书。

  这些显赫功勋都是华家子弟真才实学所得,这个事实永圣王朝众所周知,人人心悦诚服。

  华家这代新宗主就是当今太傅华儒学,他向来行事温和有度,不趋近小人和逆臣,也绝不轻易与人结怨,但也是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情况下,但一旦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不然今日的华家还能如此鼎盛显赫吗?再加上他为官一直都是清正廉洁,公正清明,因此在民间声誉鹤起,受到永圣王朝万民的爱戴仅跟在当今皇上的后面.

为人正直,心地无私,他从来不打压和排挤有才志士。反到是不遗余力的推荐上报,希望能得到圣上知人善任,才能人尽其才,所以在永圣王朝单单京都重臣中一半都是由他推荐而得到重用的,更不用说在其他地区任职的官员,可谓真是桃李满天下啊。并在朝野中享有良好的声誉,受到文武百官一致的敬重,但他更深知为官之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从不好大喜功,功高盖主,永远都是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他比任何人都想的明白,主子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做奴才的再有能力也只是奴才,万不可走错一步,不然当今皇上还能容他华家一族吗?今天的华家还能如此繁荣显耀吗?早就是一堆废墟罢了。

  但今日华儒学早朝后被太后召见,回府后就一直眉心微蹙至今,良久后幽幽的叹了口气,但仍没开口。

  这可急坏了坐在他右边的六长老,也就是华儒学的三弟——威武大将军华正浩,他一直远在关外镇守边疆,此次回京,就是因为前段时间有一群不自量力的蛮夷小国妄想进攻他们泱泱大国,简直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他只用了不到半月时间就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惨败而归,更从此以后要年年进贡给他们永圣王朝,他本以为,正想活动活动筋骨,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没想到,他们实在太--太令他失望了,他太高估他们了,他还没做完热身运动他们就高举投降诏书了,所以他这次回京一来是凯旋而归,且面见圣上,报告战况。二来是皇恩浩荡,知道他大哥不久就要六十大寿了,特恩准他回京休假二月,以方便他能参加他大哥的寿诞以及共居天伦,永圣王朝人人都知道他们华家是亲情至上,兄弟间感情更是好的让人嫉妒。

  今天他一直在军营训练新兵时,突然大哥府上的总管华诚到军营来通知他,要召开宗亲会商议,他们华家但凡要开宗亲会,那一定是天大的事情要商议,所以他立刻快马直达。

但从他到来,到大家都到齐后,聚在议事厅,摒退了所有的下人。至今已过两个时辰了,他大哥只是蹙眉,最多就加上刚才的叹息,就是不开口,这让一直快言快语的他心急火燎的受不了,漠视他四弟给他的暗示。忍不住脱口道:

  “大哥,你到是说话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想必是今日早朝后,大哥被太后召见有关吧,难道是关于选秀吗?是闰月吗?”五长老,华学儒的四弟——华清风见自己的长兄不吭声,料想到应该跟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理十,只因能把他大哥烦恼成这样的,天下间,除了他们华家的掌上明珠华闰月外,无二人选!!!!!

  “是的,太后今日话中含义就是希望闰月能进宫,能成为皇后,你们也知道的,太后一直都希望闰月能成为她媳妇。希望我早日呈上闰月的名册和图像,但——”华学儒幽幽的语气中带着无奈道。

  “不行,绝对不行,闰月百分百不能进宫,更不能成为皇后,万万不能啊!!!!!”三长老,华学儒的二弟——华劳勤如大敌当前般惊恐道,说起他的那个侄女,华家的掌上明珠他就一个头两个大。

  “二哥,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家闰月怎么了啊,为什么不能进宫啊?她哪里不好啊?虽说我们早就决定不参于此次秀女大选,但再说,太后的意思肯定也包含有皇上的意思,我们王朝谁都知道。皇上和太后的感情不同于其他母子,太后都这么跟大哥示意了,我们做臣子的怎么能推搪啊?”华正浩见他二哥如此神态和语气说他的宝贝侄女小闰月,实为不满,再也按捺不住的怒道。

  “三哥,二哥不是那个意思,历代帝王后宫,波谲云诡,为了争宠尔虞我诈,你也知道我们闰月的个性,怎么可能适应后宫生活啊?如果闰月一旦参选,没选上到是还好,怕就怕选上,那就关系到我们华家一族的未来了。”华清风连忙开口缓和道,他二哥迂腐,他三哥火暴,两个向来都是——但这并不阻碍他们兄弟之间的情谊,现在问题的确如他三哥所言,主子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他们做臣子的还能如何啊?

  “老四,你糊涂了啊,连我这个大老粗都知道,百分百闰月会中选,你不用担心啊,老四,就凭皇上对咱们闰月的情义,太后的宠爱,以及我们华家一族做后盾,谁敢不顾忌啊!!!!!到时候闰月再生一个皇子,那就地位稳如泰山了。你们不要杞人忧天了!!!!!”华正浩闻言不已为然的挥挥手道。

  “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无药可救!!!!”华劳勤撇看了一眼他三弟,不屑的嗤之以鼻道。

  “华劳勤,才是愚不可及。”华正浩气得口不择言,明明知道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明知道他就因为这原因自卑差点就错过他那美貌如花,人称“女诸葛”的老婆——华劳勤每次都要重重踩一下他的软肋不可。

  “你-----你--------”

  “好了,够了!你们两个都是儿女成群的人了,明明感情非常好,为什么每次都如此,幸亏今天下人和孩子们都没看见,不然成何体统。”华儒学终于拿出做大哥的权威,一派语重心长的出声制止规劝道。

见两个都安分的闭嘴,又言道“正浩如此说也是有道理的,我们做臣子的怎能忤逆主子啊?但劳勤和清风担忧的也不是没有依据的,所谓伴君如伴虎,天危难测啊。谁能料想到将来如何啊?更何况我们的少年明君岂能是我们可以估摸到的?天枫,你怎么看啊?“华儒学徐徐扫向坐在末端一直沉默没出声的五弟——华天枫问道。

  “——大哥。也许了空大师的断言没错,现在情况无论我们愿不愿意,闰月都要进宫参选!!!“二长老,华学儒的五弟华天枫淡淡的回复道,华家五爷向来都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千万不要误会他曾遭遇过什么惨事才让会如此怪异,其实原因很简单,他只是懒的开口,但一旦开口,往往都是一鸣惊人,必击重点!!!

  众人闻言,都想起了当年的那件往事,在闰月一周岁诞辰时,当年在机缘巧合下,闻名各国的那个博古通今,预知天下事的了空大师正在府上坐客,在诞辰当天他铁口预言闰月将来的命是贵不可言,其显赫富贵荣华一生不断,所嫁之人必是真龙天子,保其族人荣耀地位。一言一行左右帝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之主,必将母仪天下,坐稳后宫。

  曾经大家对这个预言相当的兴奋高兴以及期盼,但随着闰月一次次给予他们的打击,让他们彻底绝望,不再抱有任何一丝希望。就是唯一觉得愧对于了空大师,因为闰月让他一世英明一朝尽丧!!!可现在如此看来,也许真是注定的天意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民间百姓对华家的高呼声和质疑声均得到最高的的原因!!!!!

  “——还有就是现在派谁去跟闰月说?我先申明,宁可让我不停说话,我也不去,“华天枫突然冷不叮出声补上一句。

  此话一出,威力之大,让在座的向来遇事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各位的脸孔顿时一僵,面面相觑,-大家都是已意会,却任谁都不开口,反正都摆明了谁都不接这个烫手山芋,彼此兄弟间都可以为对方做任何事,包括失去性命,但除了这件再别人眼里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换句话说,如果一定要选择,那宁可选择让皇上下旨给他们一刀来的痛快干脆。

  正当议事厅里面在进行“持久战”之迹,外面那一直鬼鬼祟祟趴着门窗偷听的两个脑袋已悄然消失了——  

  ------------------------------------------------------------------------------------------------------------------------------------------------------------

  收藏,评价,推荐啊,动力动力,要加油写,重新开始的故事,希望各位能喜欢,谢谢

  这章将近4000了,多些收藏,评价,推荐。我就加更,一更,二更,三更,谢谢

2 华家难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